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余地
    “哥,我觉得你应该听小凌的,你和叶书记之间和睦相处不是挺好的,为什么总是要争个高下呢?”

    宁雪见宁斌送走了那位中平县委书记后,便坐下来对哥哥说了这么一番话。

    “这些事你不懂。”宁斌摇了摇头,看起来并不想对妹妹多说什么。

    “我是不懂,可是你刚刚受到批评处分,我觉得还是能让一步就让一步的好,我真的有些担心你。”宁雪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她总觉得哥哥现在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嗯,我有事要出去下,你早点休息吧。”宁斌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刚要迈步却又对宁雪说:“把你的车借我开一下。”

    “你早点回来,这几天你一直都是快天亮才回来,要多注意身体。”宁雪也不想再多问什么,因为这些事情她真的不懂。

    官场上的明争暗斗,说白了就是为了一个“权”字,就是这个“权”让很多人都变得有些疯狂,这一点无论官职的大毕竟人往高处走。

    上位永远是残酷的,最为简单的做法,除了要保证自身的政绩,还要想尽办法去击败已经的竞争者。

    宁斌的理想是进省常委,去让那些嘲讽轻视自己的人看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可是这一步并不好走,职位是有限的,竞争是激烈的。而且按照官场上的规则,市长这个位子,原不及市委书记容易上位。

    宁斌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恐怕也只能在市长的位子上坐下去,想更进一步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大多数在他这个位置的干部,恐怕到了退休也很难再动一步,原成州市长郭胜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宁斌不想成为第二个郭胜利。

    对于宁斌来说,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叶霜,自己只有打压了叶霜,才会有真正的出头之日。正因为明白这一点,宁斌到任成州后就不断去展示自己的权威。

    成州市长一职,对于宁斌来说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他不想错失这个机会,他要与曾经的耻辱说再见,不,应该是永别!

    宁斌这个市长做的很努力,当然也很累。可是论能力,他比擅长基层工作的叶霜相比,明显还是差了一些,这种差距让他内心充满了恐慌。

    是所以他不惜用一切手段,却打压自己的这个对手,包括那有些不耻的陷害。

    自信满满的宁斌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与叶霜两败俱伤。而在那一刻,宁斌也有些怕了,他发现这个女人的手段要比自己高明。

    以宁斌谨慎小心的性格,他的确是想退一步的。可是他同样明白,自己如果退了这一步,叶霜就会进一步,到最后自己将再无与其博弈的资本。

    已经站在了路上,绝对没有再回头的理由,宁斌知道自己必须要走下去。当然神仙打架,百姓遭殃这个道理,宁斌比谁都清楚,这些年他可是没少为领导背黑锅。

    因此宁斌也是给自己留有余地的,这个余地就是凌正道。

    人总是有些迷信,凌正道给宁斌感觉就是一员福将,即便自己在这场博弈中败下阵来,只有还有凌正道在,宁斌就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所以即便是凌正道没有按自己所期望的去做,王殿军也特意跑到自己面前打小报告,宁斌却从来没有想过去针对凌正道。

    只要有凌正道在,成州地区的经济发展就不是问题,这便是宁斌给自己留的一条退路。

    凌正道在中平县招待所住下,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是他并没有休息,而是趴在桌上上奋笔疾书。

    现在成州地区的干部都在重新站队,不过无论是叶霜的队伍,还是宁斌的队伍,凌正道都不想去涉及其中。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何保护这场博弈中的最终受害者,700万成州地区人民群众的利益。

    凌正道算不上那种标榜式的好公仆,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当官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去世的父亲,以及家乡父老的期盼。

    成州市是一个比较大的地区市,要想汇总所有县市存在的问题,这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可是凌正道没有那么多时间。

    所以他选择了自己最熟悉,最了解的中平县。小小的一个中平县,对东岭省这样大省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不过中平县存在的问题,绝对是最典型的。

    凌正道要把这些典型问题一一汇总,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些问题上报,对有些盲目的环保政策提出质疑。

    不过即便是中平县一个县城所存在的问题,也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说服领导除了提出问题,还要去制定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扭转局面。

    点燃一支烟,凌正道感觉已经的脑袋有些发沉。苏澜说的没错,凌正道不适合当官,他这官当的实在是太累了。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宁雪的来电,凌正道连忙接通了电话,“你,怎么还没有休息?”

    以前每每于宁雪说话,凌正道总会亲切地叫一声“姐姐”,可是虽然两人关系上一些变化,他已经不再称宁雪为“姐姐”了。

    宁雪显然也是接受了这样的称呼改变,姐姐虽然亲切,却不如“你”这个字更显亲密。

    “我睡不着,突然好想和你说说话。”宁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是因为大哥的事情吧。”凌正道很了解宁雪,随即就猜到了她的心事是什么。

    宁雪沉默了片刻,才有些担忧地又说:“小凌,你一定要帮我哥,他其实也很不容易的,这些年看似风光,可是过的却一直都是寄人篱下的生活。”

    宁斌以前是什么处境,不看别的,仅仅从曲雅静那个目空一切的女人身上就不难看出来。当然这是宁斌自己选择的路,也怨不得别人。

    “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帮大哥的。”凌正道没有在宁雪面前提什么宁市长,就是不像把这关系扯远了。

    “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和我哥出现什么矛盾,今天中平县的王殿军跑来告你的状了,还好我哥没有说什么。”

    中平县委书记去打自己小报告了?凌正道听到这里,就明白这肯定是程斌把自己给告了。本来他还希望程斌可以理智一些,现在看来这位程局长是真不想回头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

    凌正道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宁斌没有因为王殿军追究自己,那是因为宁市长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倒不是说凌正道自认为有多大能力,宁斌不追究他的事,他就能挽救一个市长的前途什么。而是到时候,凌正道有理由在叶霜面前为宁斌去争取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