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过敏
    凌正道不信命,也更不信什么吉凶风水,不过从赵县长家出来后不久,他就时不时打喷嚏

    “谁大晚上的还惦记着我?”凌正道揉了揉鼻子,走下车,在淅沥的小雨下歇了一会儿,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告别了赵县长,凌正道没来得及吃晚饭就赶到了医院,一时担心徐建平,二是想为徐芸减轻下负担,毕竟这样天基本都是徐芸在忙前忙后的。

    不过刚下了车,凌正道就看到徐芸从医院走了出来。

    “小凌,你来的正好,芳芳在照顾爸爸,你快上去吧。”

    本来凌正道还真想上楼,可是一听到徐芳的名字,他却是连忙摇头:“我还是先送你回家吧,这都下雨了。”

    “我没事,打车回去就行,你最近和芳芳也很少见面的。”

    何止是很少见面,凌正道现在恨不得永远都不和徐芳见面,那丫头吃人的眼神,前几天吓的凌正道都差点做噩梦。

    “没关系,还是先送你。”凌正道连忙又说。

    “那好吧。”徐芸见凌正道如此坚持,便没有再去推辞什么。

    “阿嚏”还没上车,凌正道就又打了一个喷嚏。

    “你感冒了?”徐芸看到这里不由问了一句。

    “应该没有吧,不知道怎么搞得,总是打喷嚏。”凌正道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便打开了车门。

    徐芸见凌正道精神还算不错,也稍稍放心了些。

    本来打喷嚏这种事,凌正道也没有太在意,可是接下来他就感觉有些不对了,痒!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痒的,就好像身上爬了一层蚂蚁似的。

    将徐芸送到所在的住宅区楼下,凌正道停下车,忍不住地在身上抓挠了起来。

    “怎么了?”徐芸发现凌正道情况不对,忙又关切地问了一句,而后就不由惊呼,“你的脸怎么了?”

    “脸?可能是让虫子咬了吧,就是有点痒。”凌正道有些心烦意乱地在脸上抓了几下,此时他的脸上、手上已经布了一层红色小斑点。

    徐芸本来是医生,一看这个就知道情况不对,“你刚才去干什么了,身上怎么起了这么多红斑?”

    凌正道此刻才意识到,一双手臂上有一层红斑点,看上去就好像被成千上万的蚊虫叮咬了般,不仅是身体上不舒服,看的心里也很是不舒服。

    “就去了赵县长一趟,这怎么搞的?”凌正道满脸惊讶,暗想难道是自己不小心冲撞了赵县长家中的满屋神佛不成。

    “看起来像是过敏,你接触或者闻过什么东西吗?”徐芸毕竟是医生出身,已经大约看出了一些症状。

    “不会是赵县长家的那熏香吧,反正我一出他家门就打喷嚏。”凌正道想了一会儿,就觉得那熏香味儿让自己不舒服。

    “很有可能就是,你跟我上楼,我给你看一下。”

    “没事不用看,就是过敏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凌正道摇了摇头,一副很不放在心上的模样。

    “过敏严重了也是很危险,你现在的情况就很严重,不行还要去医院的。”

    “这”凌正道有些迟疑,他怕见徐芳,同样也怕与徐芸有过多的接触,免得一错再错。

    可是身上这么痒,凌正道估计自己连开车都开不好了,见徐芸又很执意的样子,他便点头说:“那好吧,你给我看一下。”

    徐芸对凌正道的关心,总是那么不由自主地从心里流露出来,这会儿见其身体有恙,更是伸手将其搀扶着上楼,搞得凌正道是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徐芸的家在三楼,标准的三居室,在中平县绝对是小康之家了。家里的装饰比较素雅,看上去和徐芸的性格很搭。

    “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凌正道坐在沙发上,看着到处找药的徐芸,不禁问了一句。

    “他很少回来了。”徐芸应了一声,便又继续翻找起来。

    徐芸现在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了,可是平日里她的装束还是很简单朴素的。

    很普通的女式短袖衬衣,样式简单的浅灰色长裤,低跟的鞋子,以及别着发卡的长发,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可是徐芸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是绝佳的,即便她素面朝天,也是天生丽质,远比那些花几个小时去打扮的女人更漂亮。

    凌正道看着徐芸寻找的背影,心里不由想起当日在南海市的一幕,特别是当她矮下身子,从衣摆中露出的纤纤玉腰,更是让他的心跳快了几分。

    “找到了,你先把这抗过敏的药吃了”

    徐芸欣喜回头,正看到凌正道那带着邪念的眼睛,心不由猛烈地跳了起来,脸也随之变红了,手更是下意识地拉了下身上的衬衣。

    “对不起,我”凌正道连忙慌乱地转移视线,同时在心里骂自己,凌正道你个混蛋,想什么呢!

    徐芸稍稍平静了下,便将药放在凌正道的面前,“这个吃两粒。”

    凌正道点了点头,拿起药就送入口中,水都没有喝就直接吞了下去。

    “你怎么不喝水,这样吃药不行的。”徐芸看到这里,也顾不上别的了,连忙递给了凌正道一杯水。

    “谢谢。”凌正道慌乱地接过水杯,他很少有这种慌乱的模样,可是在徐芸面前,却时常表现的如此手足无措。

    “吃过药,先观察一下,如果不行还要去医院。现在我给你涂药膏止痒,你不要乱挠,不然很容易感染的。”徐芸说着,就拿起了旁边的外涂药膏。

    凌正道没有说话,只是连连点头,看上去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小媳妇。

    徐芸轻轻地将白色的药膏涂抹在凌正道的脸上,原本很痒的脸,被她的手一触,瞬间就感觉到一种舒适的清凉感。

    凌正道的眼睛不由再次看向徐芸,她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脸上,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白皙安静的面容上,一双黛眉微蹙,秀目中带着深深的关切,漂亮的鼻头微颤,柔美的唇线犹如精心修饰出的般。

    凌正道移了移视线,他觉得这样盯着徐芸的脸看实在有些不妥,可是一低头,他却觉得更不妥了,他的目光正好落入徐芸的衬衣领口内。

    无瑕的玉颈下,纯白色的蕾丝内衣中间,呈现出字状的弧线,淡淡体香随之飘出,让凌正道不由贪婪地抽了抽鼻子。

    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心思敏感的徐芸瞬间就感觉了什么,她连忙直起身子,手也随之扶在领口处,俏容带着慌乱之色,红唇微启,秀目似怒还羞。

    “还是我自己来吧。”凌正道伸手去接徐芸手中的药膏,同时又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句,在徐芸面前,他真的很难保持心中的那份镇定。

    “我去给你倒杯水。”徐芸把药膏递给凌正道,便匆匆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凌正道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