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神棍县长
    “人呢,小凌人呢?”吴小莉春光满面地端着饭菜走了出来,却不见凌正道踪影,脸上不由流露出失望之色。

    “还什么人,人走了,你少在这里骚情了!”赵正义不满地瞪了吴小莉一眼。

    “姓赵的你干什么,说谁骚情呢?你自己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计生办的狐狸精”

    “够了!我警告你,别给我没事找事!”赵正义怒声打断了妻子的话。

    “说我没事找事,你敢说你没和那狐狸精睡过?”吴小莉一叉腰,活脱一副悍妇模样。

    赵正义还就真降服不了吴小莉,见这阵势他便主动示弱,“行了,我不和说这个。”

    “你不说我还要说呢,要不是我,你这个县长能扶正吗?现在你了不起了是不,以前怎么不见你叫唤?”

    赵正义默不作声站起身子,从旁边桌子抽屉地摸出一柱香,很是虔诚地将香点燃,然后双手捧着走到了屏风的后面。

    吴小莉在一旁看的直撇嘴,显然有些看不上这种拜佛求神的举动。

    徐建平看不上赵县长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觉得赵正义净搞些封建迷信的事。

    以前赵正义在政府办公室时,就特别在意风水什么的,办公桌怎么摆,桌子上该放什么等等,弄的玄玄乎乎的。

    不过还别说,这么一搞还真管用,在办公室两年,赵正义就被提拔了办公室副主任,而后就更一发不可收拾了。

    就拿县里分配的这小将军楼来说,当时赵正义这副县长还没有资格享受这待遇,可是他就是看重了小将军楼的风水,之前住在这里的一位副县长,后来就高升了。

    为此他是极力争取,找门路托关系,总算是住进了那套“风水极佳”的小将军楼,这不才过了几年,自己又被扶正了。

    当然赵正义被扶正,各种原因很多的,其中包括他负责的中平县开发区,给他带来的一些政绩,以及让妻子吴小莉帮自己的走动等等。

    但是在他自己看来,却还是占了风水的优势。

    因为在家搞得那些辟邪开运的东西太多,赵正义很少请别人来自己家,甚至连保姆都不用,就是怕别人拿这个说事。

    上完一柱香后,赵正义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摸出三枚铜钱,这些年他对命理风水研究颇深,其水平远胜中平县火车站的那些摆摊算卦的。

    自己有这方面的本事,所以赵县长也喜欢给自己算吉凶,这是他要算的是该站叶书记的队伍,还是该站宁市长的队伍。

    三枚铜钱落在桌上,赵正义眉头紧缩,今天的这个卦象看起来是大凶之兆,着实不易轻易站队表态。

    “你就算吧,也没见人家算过,还不是该升官的还升官!”吴小莉不屑地又说。

    “你懂什么,这几年那次不是我为你化险为夷。”赵正义看着桌上的铜钱,叹息了一声,“你最近给我消停点,有一个劫。”

    “什么劫?”吴小莉嘴上说不信,可是心里还是挺服赵正义的,毕竟老赵这些年可以说算无疑漏。

    “把你那个建材市场的门面转让出去。”

    “咱一大家子就指着那门面了,转出去你吃什么喝什么?”吴小莉一听这个就不干了。

    “总比要吃牢饭来的好吧。”

    “怎么就吃牢饭了,我又没干违法乱纪的事,赵正义你好歹是个县长,有点出息行不,我当年怎么跟了你这么一个窝囊货!”

    “你还没违法乱纪,你是干部家属,在中平县做生意,这事要是被查,我这县长也干不了了!别的事能让你这事绝对不行,不退一步就要家破人亡。”

    赵正义之所以会娶吴小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妻子,说起来也是挺搞笑的。当时任县文化局局长的赵正义,偶遇吴小莉就发现这女人有旺夫之相。

    为此他不惜和原配妻子离婚,冒着严重作风问题和吴小莉搞在一起,结果还被吴小莉的新婚丈夫给抓奸了。

    按理说赵正义这样的生活作风问题,就算不免职也不能升职。可是事事实上,他刚和吴小莉结婚不久,就升职为副县长了,这不是旺夫是什么?

    这么一说,还真不得不服赵正义的本事,那绝对是一神棍县长。

    吴小莉生活向来不太检点,赵正义也是视而不见,反正自己就是指望着妻子旺夫,至于别的事那都是浮云

    后来吴小莉做生意,赵正义又给算财运,又给看风水的,结果那建材市场的门面,生意也是出奇地好,当然这其中关系门路也很重要。

    吴小莉可能也是被赵正义带的有些迷信,别的事她看不上丈夫,但是这个风水气运之类的事,她还真就信了。

    “你不是能吗?想办法给我化劫呀!”吴小莉撇了撇嘴,一想到自己那年利润过百万的门面,她就有些心疼。

    “煞星挡道,这个必须要破的。”赵正义神神叨叨地嘀咕了一番,“去,给我拿黄裱纸来。”

    吴小莉连忙从旁边桌子抽屉里,摸出一把黄裱纸递了过去。“干嘛,你又要烧纸呀?”

    “破煞星!”赵正义说着,就将几张黄裱纸叠在一起,歪歪斜斜地叠成三个小人的模样,又用旁边的朱砂笔,在三个小人身上各写了名字。

    三个小纸人身上,分别写着“宁斌”、“王殿军”以及“凌正道”的名字,好像赵县长特别照顾凌正道,还在凌正道的名字上,画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

    “你写王殿军和宁斌就算了,写凌正道是什么意思?”吴小莉有些不解。

    “宁斌和王殿军是小劫,我可以轻松破了他们的气运,但是凌正道却是煞星,我以前就觉得此子不善,现在看来更是煞气道,要破他实在是难。”

    “人家不是说了,不是来查你的,怎么就成煞星了呢?”吴小莉对凌正道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会儿也忍不住为凌正道说话。

    赵正义看向妻子,眼前突然一亮,“对呀,我怎么把你给我忘了?”

    “干嘛?”吴小莉有些不解。

    “凌正道是涧下水命,而你是天上火命,涧下之水遇天火必枯!”

    “别说这种听不懂的话。”

    “很简单,水火交融,你可以断他气运,甚至还能断他生机!”

    “赵正义你装什么装,就不能说的简单一点吗?”

    “你傻呀,水火交融你不懂?”赵正义有些恼火,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用这种法子。

    “我又不会算卦,我懂什么懂!”

    “就是跟他睡觉,跟他好,这你总懂了吧”赵正义心里那是一个不甘心,可是为了破凌正道这个煞星,他也不在意头上有点绿了。

    “赵正义,你就这么卖你老婆是不,你还是个男人吗?”吴小莉面露怒色,可是心里却在暗暗窃喜。

    “我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吗?命理上说了,过了这劫,你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了。”

    “我享你奶奶个腿,要睡你自己找他去睡吧!”

    “那不行,我是土命,他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