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坦荡的老徐
    宁斌是什么意图,凌正道是很清楚的。

    其一就是想借此公报私仇,处理那些之前拆自己台的地方干部其二就是在亡羊补牢,全力支持环保工作,继续执行之前的环保政策。

    这种事说起来也很正常,毕竟有仇不报非君子,及时改正错误也是没有错的。

    可是这两件事现在对宁斌来说,却是百害而无一利,前者肯定会让宁斌大失人心。你一个领导这么坑下面的人,以后谁还会站在你的队伍里?

    后者就是宁斌的判断问题,叶霜想的是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可是宁斌却完全接受被动局面。如此一来,叶霜一旦翻身,宁斌就会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这时候去做亡羊补牢的事,还不如跟以前那样置身事外的好。

    凌正道很想去提醒宁斌,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这位市长的,同时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与宁斌的做法也是相反的。

    “宁市长你好自为之吧。”又叹息一番,凌正道便向隔壁的纪委去了,他得搞辆车去中平县看一下老徐。

    中平县医院的病房中,徐建平躺坐在病床上,看起来倒是很轻松的模样,并不没有对调查自己的中平县纪委工作人员发火。

    倒不是老徐修养高了,而是他刚刚把李刚给骂走,这会儿需要休息一下。

    “小伙子,给我洗个苹果去,我这口有点干了。”老徐指了指面前的县纪委科员,老神在在地说了这么一句。

    那科员自然是不乐意了,可是想到这位徐局长大骂李书记的模样,却还是从旁边的果篮里摸出一个苹果,拿到了洗手池边。

    “徐局长,咱们也是老交情了,这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你就全当走个过场配合一下我们工作吧。”

    纪委的一个中年干部,讨好地对徐建平说着,那样子看起来还真不像是要调查徐建平的什么问题。

    “走个过场,我为什么要走这个过场,老子行的正坐的直,少给我来这没脚后跟的事,我也没空搭理你们!”徐建平很是不客气地说了一句。

    其实这会儿老徐已经很客气了,之前李刚在时,那是一个张嘴就骂,这要不是躺在床上起来,动手估计都有可能了。

    中平县纪委调查徐建平,就是因为环保的事,因为这事老徐也再次被人举报了,原因就是涉嫌受贿,纵容几家工厂污染问题。

    这事说起来倒也是冤枉老徐,那几家厂子的负责人,都和老徐是老乡。老乡上门求助帮忙,老徐自然也不会推辞,虽说没收什么钱财却收了两箱酒,吃了两顿饭。

    乡里乡亲的交往,吃饭送几**酒其实算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就算老徐是干部,这种交情上的来往那也是不可厚非的事情。

    可是官场之上,如果不较真你收个十万八万都不见得有人管你,可以一旦较真你收条烟收**酒那也是受贿。

    徐建平是个坦荡的人,李刚带人过来一问这事,老徐也不藏着掖着,酒也收了饭也吃了这都没有毛病,可是你要说老徐因为这个袒护谁,老徐可就不干了。

    怎么地逢年过节的家里的老哥们来看自己,送**酒吃顿饭有错,谁家没个礼尚往来什么的?

    李刚本来就对徐建平不满,将老徐老实交代了问题,便开始上纲上线地套话,这么一来可是惹恼了老徐。你特么的不跟老子讲理,老子凭什么惯着你?

    就这样,老徐一顿大骂,硬生生把李刚给骂跑了。最后就只留下县纪委的几个人,好生伺候着徐建平这位大爷。

    以前徐建平在中平县确实是出了名的刺头,因为有功劳在身,又和上面几个领导关系匪浅,谁都不敢去招惹他的麻烦。

    但是这几年,中平县的官场差不多都换了一个遍,老徐也是快退休的人,所以肯给他面子的人也是越来越少,比如李刚就是其中之一。

    “徐局长,你这样让我也难做呀,这是不是李书记要为难你,而是市里让查的”

    “谁说要查我,你就让来找我!别他娘的在我这磨磨唧唧的,老子可不管你们饭吃!”徐建平有些不太耐烦了,估计是歇过来了,这会儿情绪也又上来了。

    了解徐建平的人都知道,这位真要上了火谁都压不住。县纪委的那个干部一看情况不妙,便招手示意几个科员,先来一个战略性的撤退。

    看到纪委的人走了,徐芸关切地走进了病房,“爸,你别生气了,不值得的。”

    “哎我不是生气,我是算了,干了一辈子,临近退休惹了一身的臊,那个李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徐建平摇了摇头,此刻他的脸上才露出几分无奈,“对了小芸,他们没找张政的麻烦吧?”

    “这我也不清楚。”徐芸摇了摇头。

    “你这丫头,这样可不行,你两口子就要相互帮助,互敬互爱。你不要觉得自己现在比张政好了,就看不上人家了,咱做人要本分”

    “爸,我没有看不上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徐芸连忙摇头解释。

    “怪爸多嘴了,爸知道你是好孩子。”徐建平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便向徐芸道了一声歉,“你先给张政打电话,别因为我这点事给他招惹什么麻烦。”

    “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徐建平的确看不上张政这个女婿,没事也是经常数落张政,之所以如此其实还是希望,这个女婿能不走歪路,跟自己女儿安心过日子。

    虽然人前从不说女儿的不是,可是私下里老徐却是经常提醒女儿,该如何如何去维持这个家庭什么的。毕竟作为父母,最希望的还是女儿能过的幸福和睦。

    徐建平的担心有些多余,张政这种滑头那是一看风向不对就果断脱身的主,昨天得知省纪委调查叶霜,他随即就把程斌给放了,而且还特意宴请了程斌一番。

    至于徐建平的事,张政更是借故不露面,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就差说自己不认识徐建平了。

    “徐芸,咱爸那边你多受累,我这边走不开,事情挺多的。”

    “你整天都忙什么?我爸住院你一共就来了三次,三次加起来还没有两个小时,你真是比县长都忙。”徐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她还是第一次对张政说这样的话。

    徐建平听到这里,连忙对女儿摇头挥手,示意徐芸不要因为自己的事和张政吵架。

    徐芸挂断了电话,缓和了一下情绪才说:“爸,我有时候觉得他做的太过份,真的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没事的时候他比谁都闲,一遇到事比谁躲的都快!”

    “小芸你不要这么说,张政现在也挺不容易,这次每被扶正,不多努力下怎么行。”

    徐建平虽然在张政说好话,可是心里却也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徐芸对张政的态度,难道女儿心真的已经不在自己丈夫身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