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陌生的丈夫
    两人来到雅间中,凌正道点了几道菜,便和赵丽然相对而坐,认真地看着这个让自己思念的女人。

    赵丽然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既希望凌正道这样看着自己,却又不希望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自己身上。

    “你上次打电话说去中平县环保局,是怎么回事?”

    “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些环保上的事情,现在那里已经变了,总之就算你回去,也很难找到以前的老人了。”

    “这很正常,毕竟现在环保工作很被重视,不像以前那样难做。”

    “是啊,可是我总觉得变化太大,特别是程斌,感觉他都要疯了似的。”想到程斌,凌正道心里就不由感慨。

    “这也很正常的,官场上的追名逐利太多了,很容易就会让人迷失自我的。”

    赵丽然虽然是一介女流,如今更是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可是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

    如果不是因为怀孕得缘故,她现在进修学习回来,最少也应该是副处级干部了,甚至还要更高。

    不过她并不是叶霜那种看重事业的女人,很多事情,都可以让她轻易放下自己的前途与事业。

    “现在也好,你回到成州少掺和这种事,真的比什么都强。”

    赵丽然内心是有小女人心思的,她没有太多奢望,只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能够平平安安。

    凌正道很理解赵丽然的是怎么想的,虽然他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不过在赵丽然的面前,他并没有把自己冒险的一些想法说出来。

    “还有就是宁市长,虽然我和他只见过几次,可是总觉得他不是那种可靠的领导,你还是应该多想叶书记靠拢比较好。”

    或许是习惯,赵丽然不知不觉地又开始为凌正道的仕途之路参谋了起来。

    “你总是为我考虑这个考虑那个,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也为你考虑一下?”

    凌正道看着赵丽然,此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来了以前,以前她总是这样处处为自己着想。

    “我?”赵丽然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说:“我除了在家看孩子,现在是没有什么事的。”

    凌正道点了点头,赵丽然说的没错,有胡展程在,她的确不需要自己去做什么。可是一想到她是胡展程的妻子,他的内心就有些酸楚。

    “我真的很想回到过去,回到我们在中平县环保局的时候。”不由地,凌正道说出了这句话。

    赵丽然的心被触动了一下,以前那的确很让人怀念,那可是说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恋爱吧。

    “你有没有生过我气,就是和林薇薇结婚的事情?”凌正道突然又问。

    “我没有,我知道你是有原因的,其实林薇薇真的好可怜。”

    想到林薇薇,赵丽然心里也是有些惆怅,原本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竟然落那般下场,真的很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我觉得她后来应该很幸福的。”赵丽然看着凌正道,她知道他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一度为他义无反顾。

    “可是我没有保护好她。”凌正道低下头,一想到林薇薇,他的心就隐隐作痛。“其实我现在很害怕,害怕会伤害到你,可是我”

    赵丽然的手落在了凌正道的手背上,他的伤心让她也很是难过,“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没有任何的相拥而吻,凌正道和赵丽然坐在一起,只是静静地说着一些心里的话,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似乎已经很平淡了。

    只是这种平淡并不是相互间的遗忘,而是彼此之间早已有了更深的了解,就像是老夫老妻那样,表达爱意的方式并不是肢体上的,而是彼此默契的心灵。

    晚间十一点钟,赵丽然与凌正道道别离开,他们的道别看起来依旧是普通朋友的样子,只有他们自己懂得,这样的道别是多么的依依不舍。

    独自驾车返回市政府家属区,赵丽然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原因无他,在和凌正道的交谈中,她感觉到了他的成熟,也相信他可以越走越远。

    真正的爱情不就是这样的吗?只有另一半很好,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推开家门,赵丽然刚脱掉鞋子,却惊讶地看到客厅沙发上坐在一个熟悉的人,胡展程!

    胡展程坐在沙发上,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视机上那无趣的广告,也不知他是在看电视,还是在想什么事情。

    “你怎么回来了?”看到胡展程,赵丽然心里莫名的慌乱。

    胡展程没有立即回答赵丽然,足足等了近十秒钟,他才微笑着回过头,“我有些想你,便赶了回来,明天一早就走。”

    “哦。”丈夫的话并没有让赵丽然有太多感触,她总觉得他的的微笑有些可怕。

    “我听家里的保姆说,你有事出去了,干什么去了?”胡展程站起来了身子,接过了赵丽然手中的包。

    “我出去和朋友吃了个饭。”赵丽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她的声音还是有些发颤。

    “挺好的,你也不能总在家里闷着,多出去走动走动还是有好处的。”

    “嗯,我去看孩子了。”赵丽然应了一句,便想逃离胡展程的视线。

    “孩子都睡了,有保姆照顾着不用担心的。”胡展程拉住了赵丽然的手。“跟我上楼去吧。”

    “干什么?”赵丽然想挣脱开胡展程的手,可是他这次用了很大的力气,让她怎么也无法挣脱开。

    “丽然,你是我的妻子,难道夫妻之间就不等在一起吗?”胡展程虽然还在微笑,可是他的微笑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赵丽然并不知道,胡展程是得知自己外出后,才特意从省城连夜赶回来的,更不知道,这个丈夫一直都在监视着自己。

    楼上的卧室中,胡展程关闭房门,便有些粗鲁地将赵丽然推倒在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看到丈夫向自己扑了过来,赵丽然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她似乎已经忘了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

    胡展程毫无不理会赵丽然的挣扎,他粗暴地扑到她的身上,面容狰狞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啊”伴随着一声惊叫,胡展程的手如触电般地收了回来,他的手背上有一道深深的牙印,那是被赵丽然给咬的。

    “你干什么?”胡展程咆哮地怒吼起来,“我是你的丈夫,难道就不能碰你吗?”

    赵丽然没有说话,她只是惊恐地躲在床角处,仿佛完全没有把胡展程当做自己的丈夫。

    “赵丽然你够了!你宁可和别人睡,也不和我睡是吗?”胡展程的胸膛一阵起伏,他的情绪看起来很是激动。

    “我没有”

    赵丽然连连摇头,她突然觉得与自己生活了很久的胡展程,变得是那么的陌生。“如果你不想这样,那我们就离婚吧。”

    “那不可能,想离婚除非我死了!”胡展程怒吼了一声,便愤然拉开了卧室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