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受伤的男人
    “没想到成州竟然有这么高档的饭店。”宁斌打量着手中的象牙筷子,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呵呵这可是市长大人的失职,竟然不知道自己管的地方有什么。”

    吴月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柔和的灯光下,她的笑容如少女般动人,“这个食为天中华楼,在临山市也有一家,可以说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饭店了。”

    “食为天?不会是那个谢小雨搞出来的吧?”宁斌听到这里不禁又问。

    “应该是吧,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就特别喜欢这里的格调,还有这里的菜绝对正宗,即便是燕京,也找不到这么好的饭店。”

    吴月双邀请宁斌共进晚餐,特意选择了食为天中华楼,其一是这地方绝对高规格,其二就是环境比较清静,不会让市长的身份引人注意。

    “这里消费是不是很高?”宁斌不由问了一句,在很多事情上,他还是很洁身自好的,就怕被人抓住什么诟病。

    “我们只是朋友之间吃个饭而已,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的。”吴月双摇头一笑,看的出她很了解宁斌。

    “也对,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不然我可吃不起这里的饭。”宁斌释然地笑了笑。

    “又跟我客气了,你这个人做事总是太小心,这是好事,可是我更希望你能大胆一些。”吴月双说着,就有意无意地向宁斌探了下身子。

    为了今晚的晚餐,吴月双也是特意打扮了一番,长发侧梳到一侧,充分体现出成熟女人温柔多情的一面。

    白底印花连衣裙,紧紧地裹在她丰腴的身体上,开的很低的领口,将洁白的玉颈以及大半个胸膛都露在外面,在灯光下散着柔玉般的光泽。

    食为天的雅间极有宴席圆桌,又有居家餐桌,同样也有属于情侣的双人座位。吴月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特意把宁斌拉到了情侣双人座位上。

    本来两个人就相距很近,再加上吴月双有意无意地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显得越发亲密起来。

    淡淡的芬芳扑入宁斌的鼻息,加上吴月双那很有内涵的话语,宁市长这会儿心神都有些飞了。

    宁斌生的是一表人才,毕竟他妹妹宁雪就是个尤物般的女人,哥哥的相貌自然也是非常帅气的。事实上,一直以来宁斌身上都有投怀送抱的女人,吴月双就是其中的一个。

    女人要勾引一个男人,远比男人要撩一个女人要简单的多,宁斌很多时候,也是常常为这种诱惑所动心。

    只是宁斌虽然有贼心,却没有那个贼胆。别看曲雅静自己生活作风不好,可是对宁斌看的却是跟紧的。

    宁斌这些年一直都是仰仗于妻子的家世,自然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吴月双那句“希望你大胆一些”,也是一语双关的。

    “你是了解我的,我”宁斌有些心神不宁地想要解释几句,可是吴月双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手背上。

    “这个雅间很大的,而且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吴月双说着,就很是主动地亲吻了一下宁斌。

    “月双不要这样,你是有家庭的人。”宁斌想把吴月双推开,可是却不忍心去用力。

    “可是我心里有的只有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只有一次我也愿意。”吴月双的双臂缠在了宁斌的脖子上,火热柔软的身子更是紧贴在宁斌身上。

    这样的投怀送抱几乎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更何况吴月双这样的成熟女人,也更懂得如何去勾引男人。

    一直处于压抑中的宁斌,心中的**吴月双被释放了出来,他反手将这个柔情似水的女人搂抱在怀中,有些粗暴地在她身上亲吻了起来。

    食为天中华楼的雅间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用于休闲的沙发更是适合做很多事情。

    宁斌将吴月双的身体,放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女人那娇弱的呻吟声,更是激起了他身为男人的本能,来不及脱掉身上衣服,他便扑了上去。

    这种征服的感觉让宁斌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他甚至希望吴月双的声音可以再大一些,然而刚刚感受到征服快感的他,很快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感觉到宁斌没有了动静,吴月双随之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那张写满痛苦的脸,她随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宁斌脸变得红了起来,而后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吴月双的身体。

    不知是不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自卑和压力,宁斌的一些生理情况并不是太好。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妻子曲雅静才对他冷眼相对,在外面寻求想要的生活。

    恐怕每个男人都无法接受那种可怕的生理问题,毕竟这是最伤男人尊严的事情,即便是拥有金钱与权力,也无法找回这方面的自卑。

    吴月双整理了一下衣服,见宁斌低头坐在一旁不语,便温柔地靠在他的肩头上,轻声说:“没关系的,你不要多想什么,慢慢来就会好的。”

    宁斌没有说话,此刻他如同受到了天大的打击般,变得格外的消沉。

    吴月双没有继续说话,她用纸巾为宁斌擦拭裤子上的污秽,她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

    “我要走了。”沉默许久的宁斌,突然推开了吴月双的手站起了身子,此刻他心里有的只有“逃避”这两个字。

    吴月双迟疑了一下,而后便连忙站起身子,伸手抱住宁斌的后背,“多陪我一会儿不好吗?”

    “我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的。”宁斌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冷漠,此刻他特别害怕面对吴月双。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难道我喜欢你有错吗?”吴月双的声音如哭如泣,让人听了不由心生怜意。

    宁斌的脸再次被痛苦所占据,吴月双此刻的软弱,让他原本就自卑的心变得更加自卑,“我是什么样子,你都看到了”

    “不是的,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不是别的东西。”

    吴月双抽泣了起来,“难道你连这些都不明白吗?我们都不是年轻人了,我在意也不是那种事情。”

    不得不说,吴月双是一个很会安慰人的女人,不管她的这番话是否真诚,却足矣抚平宁斌心里的一些伤口。

    重新走到宁斌的面前,吴月双温柔地扑入宁斌的怀中,“那些事情我真的不在意,只要你肯陪着我,心里有我就比什么都强。”

    这是多么巨大的反差,宁斌的心被触动了,不由地他又想起曲雅静那冷嘲热讽的嘴脸。

    “窝囊废,你也配做个男人吗?老娘找条狗都比你这种窝囊废强!”

    曾经那些击溃自尊心的话语,与眼前吴月双的理解与关怀,让受伤的宁斌不由地就落下了泪水,此刻他有感激也有痛恨。

    “没有关系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吴月双主动将宁斌搂入自己的胸怀中,话语中充满了女性的慈爱,这无疑是抚平男人伤口的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