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官病
    当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一个好官就更加不容易了。

    贪污**不作为官员固然可恨,然而如程斌这种两袖清风,不将百姓死活放在眼里的官员,却是同样的可恨。

    程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始终都觉得自己没有错,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贯彻政策与指示。

    身为环保局副局的程斌,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单位,每天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单位,他自信如自己这般遵守纪律的干部并不多。

    为了能更快地落实环保政策,这段时间程斌更是起早贪黑,一心都扑在了工作上。即便是没有功劳,那也是有苦劳的,可是为什么领导一句话,就将自己的工作全盘否决了?

    难道领导眼都瞎了吗?难道自己的努力就要这么付之东流了吗?坐在县公安局拘留室的程斌,始终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没什么。

    拘留室的房门突然打开了,程斌的目光随之向外投了过去,他希望来的人是县里领导,毕竟县委县政府一直都很认可自己的工作。

    有些让程斌失望了,走进拘留室的人不是中平县领导,而是他以前的领导凌正道。

    因为程斌的事情,凌正道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南柳乡了,中午匆匆吃了点东西,下午就回到了中平县。

    本来凌正道是不想亲自过问程斌的事情的,可是今天程斌擅自跑到南柳乡的事情,却让他觉得很是不妥,作为朋友他并不想看着程斌仕途尽毁。

    不管怎样,程斌的问题说起来,也只是工作方法不当,失职等一些原因。这种事说起来并不算是太严重,最多也就是批评处分而已。

    可是程斌公然违抗领导指示,擅自强拆南柳乡养殖场,这个问题就有些严重了,搞不好程斌就会因此被免职。

    为此凌正道以成州市纪委监察局副局的身份,亲自去处理关于程斌的一些问题,他还是想给这个朋友一个机会的。

    程斌看到凌正道,不由地将视线移到别处,他并不想和这位凌局长多说什么。

    “大哥,人都在你这里的,你怎么还给戴着手铐?”看到程斌手上的手铐,凌正道回头问了张政一句。

    “你看我,一忙起来就把这事给忘了。”张政摇头自责了一句,便吩咐身后的警察打开程斌手上的手铐。

    张政的记性可没有那么差,他这是故意在为难程斌。

    之所以这样做有两个原因,其一张政个人很不喜欢程斌,之前自己这个公安局副局,被其指使来指使去的,实在太不给自己面子。

    张政的内心,可远远没有他的外表那般和善,不然他有一个“笑面虎”的绰号。

    再者就是张政觉得程斌这次是作死,不仅是得罪了凌正道,还得罪了赵县长。这样的人以后肯定没有什么前程了,所以干嘛要对这种人客气。

    不过张政还是有些搞不懂凌正道是怎么想的,这个妹夫看起来,似乎没有要整程斌的意思呢?

    凌正道看了一眼张政,便又客气地说:“麻烦大哥了,我要在你这问程斌点事情。”

    “这有什么客气的,你随意就行,有事你就照顾一下我。”张政的笑容,这会儿显得格外亲切。

    看着张政离开拘留室后,凌正道才关门坐了下来,看向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程斌。

    “程哥,你也别生我气,今天的事情错都在你。”凌正道开口说了一句,他的本意还是好的,就是尽量让程斌免收处分。

    程斌的一些做法固然有错,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来说,其实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不是有新出台的环保政策,程斌也不可能会那么吹毛求疵地去整顿环保问题。

    所以说这一切是否有程斌个人原因且不说,实际上他也是在严格执行上级领导指示,对于这种事,凌正道还是可以理解的。

    凌正道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即便他面对不是程斌这个曾经的朋友,也会同样就事论事的。

    没有办法,凌正道不管办什么事,首先讲的就是人情,显然这并不符合官场的规则,只是这种性格要改却是改不掉的。

    “凌局长,我就不理解了,我错在什么地方?是因为我没有听领导的指示吗?”

    程斌摇了摇头,他的话语显得有些陌生,“就在前天,省环保厅下达了红头文件,就是要求对各地的污染问题进行一刀切!”

    凌正道听到这里,眉头也是不由皱起,他实在是不理解省厅是出于什么下达了这种指示,难道就没有考虑一下这其中存在的隐患问题吗?

    “老实说,程哥你觉得省厅的指示对吗?你以前也跟我去过南柳乡,那地方有多穷你应该也很清楚的,可是你上来就要毁了人家养殖场,你知道这对南柳乡百姓意味着什么吗?”

    “凌局长你也应该清楚,中平县的污染问题有多严重,现在无论是空气还是水源环境,都已经到了不治理不行的阶段!”

    “我当然清楚,毕竟我也在县环保局待过一段时间。可是正是因为我清楚,才知道盲目的关停取缔,根本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怎么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现在中平县的环境比之以前就是有了很大改善,这是得到省领导认可的!”

    “那你告诉我改善了什么,林镇的地下水污染问题有改善吗?还是其他乡镇的土地盐碱化有改善吗?我告诉你一点儿改善都没有,污染是长期形成的,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得到显著改善,这需要很长时间。”

    凌正道以前在县环保局任职时,对中平县环境污染问题进行过深入调研。

    在他看来中平县的环境,就如同一个得了重病的人,虽然可以治好却并不是药到病除,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中平县的这个病需要时间去医治。

    别的地方如何就不说了,可是在凌正道担任安宁乡乡长时,上河村的地下水污染问题并没有任何改善,吃水都要跑很远的路。

    当时凌正道找人问过,上河村地下水污染问题,至少也要五六年之久才会得到改善,并不是你不让烧火做饭就能解决的问题。

    然而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自上而下就没有人懂呢?是真不懂还是怕担责任这且不说,最重要的是,凌正道发现程斌真的有些疯狂了。

    那种疯狂就好比是被传销组织洗脑,认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变成千万富翁一些不切实际!一个干部如果变成这样,他怎么还可能做好本职的工作。

    “凌局长,我很感谢你的衷告,可是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任何错,也不怕接受任何调查!”

    程斌依旧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偏激了,偏激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个环保局副局长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程斌,你给我醒醒!环保工作是为了利国利民,可是你的这些做法,有多少是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