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为民做主
    调查程斌在环保工作的违纪行为,这是凌正道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

    本来他是想用谈话的方式,去做这件事情的,可是程斌此刻的表现却让他意识到,如果不对其行为及时制止,恐怕以后就会受到更严重的处分。

    凌正道一直是重感情的人,对于朋友从来都是以诚相待,即便程斌所做的一些事情,与他是背道而驰的,可是他还是想去拉朋友一把。

    程斌没有想到,今天被县公安局带走的人不是南柳乡滋事的养殖户,也不是一直阻挠环保工作的钱磊,而是一直严格执行政策的自己。

    凌正道在赶往乡北的养殖场时,特意给赵正义县长打去了电话,说明了程斌擅自带人来南柳乡强制拆除整顿的问题。

    赵县长被叶霜批了一上午,心里本来就气不顺,一听程斌这时候去给自己惹事,火气随之就上来了,直接就让张政带人去把程斌拘起来。

    “程局,你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呗。”张政撇了一眼有些灰头土脸的程斌,脸上竟还带着几分得意之色。

    看了看手上的铐子,程斌真的有些无法接受,为什么自己严格执行环保政策,如今却成了被调查的对象,而且始作俑者竟然还是凌正道。

    果然官场上都是踩着别人上位的吗?难道自己就这样被凌正道踩在脚下了吗?想到这些,程斌心里有怒火更有不甘。

    吩咐人将程斌塞进警车,张政笑呵呵地从身上摸出烟,递给了凌正道一根,“小凌你放心吧,程斌那小子落我手里,不会让他好过的!”

    “大哥,我和程斌没什么过节的,你没必要这样的。”凌正道摇了摇头,他并不希望张政去难为程斌。

    “我听你的。”

    张政爽快地点了点头,以前他就处处讨好凌正道,如今这个妹夫身在成州纪委,自然更要客客气气的,能用着妹夫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那就麻烦大哥多照顾了。”凌正道笑了笑,如果不是因为徐芳、徐芸的关系,他是绝对不会与张政这笑面虎打交道的。

    张政的人品到底如何,从他对钱磊的态度上就能清楚地看出来。

    钱磊以前在县公安局时,张政对其那是前倨后恭,因为那时候钱磊是他的上级。后来钱磊去了南柳乡,张政还是刑警队长,见面说话也还算客客气气的。

    如今张政是副局副处级别,职位比钱磊高了半头,对这位老上级的态度已经差不多是无视了,甚至连烟都没有给钱磊递一根。

    类如张政这样的人,其实在官场上是屡见不鲜的,而这类人也是凌正道最反感的人,只是因为某种关系,凌正道和张政的关系还算融洽。

    程斌被县公安局的人带走了,环保局剩下的一众人也有些傻眼了。这段时间县环保局工作一向顺风顺水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还真是让人有些措不及防。

    凌正道看了一眼栗强,没好气地问了一句:“怎么你还准备继续强行拆除养殖场吗?”

    “不是凌局长,我们都服从领导安排的,您说怎样就怎样。”

    栗强连忙摇头,他本来就怕凌正道,这会儿见程斌都被戴了铐子,更是生怕这位凌局长再拿自己开刀。

    “带你的人回去。”凌正道也不想和栗强多说什么,只想打发了这人,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县环保局的人匆忙离去,钱磊再次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凌正道在帮忙,仅凭自己是不可能抱住南柳乡养殖场的。

    百余位养殖户看着要强拆自己心血的“土匪”,灰溜溜地走了都是不由欢呼,纷纷走到钱磊面前,满怀感激地说:“钱书记,俺们要谢谢你呀!”

    “大家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凌局长吧,为了南柳乡的事情,他昨晚跑到成州见了市委书记,又一大早赶回南柳乡,应该是凌局长帮了咱们一个大忙。”

    “钱哥,你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你一再坚持,恐怕南柳乡的养殖场早就被强拆了。”凌正道从内心觉得,自己所做的相比钱磊所做的还差了很多。

    “我们有福气,遇到两位好领导。”众人纷纷点头,谁说老百姓从来不信政府,如果政府肯处处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老百姓又怎么可能在背后骂人。

    “凌局长,听说你是市的大领导?你可得为俺们做主。”一位脊背佝偻,面膛黝黑的老大爷,上前握住了凌正道的手。

    这是一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肤色在经年的风吹日晒下变得黝黑而粗糙,一双大手的指关节因为多年的劳作变得很粗大,被拿双紧握着的时候,凌正道不由想起自己的父亲。如此熟悉的感觉让他倍感亲切。

    农民无疑是最勤劳纯朴的人,可是这本应该是受人尊重的称谓,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却成了一个贬义的词汇。

    农民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了肮脏、丑陋、素质低下的代名词,甚至还觉得农民就是下等人,不值得去尊重,更不值得去为他们考虑什么。

    然而那些人却忘了他们的吃和穿,甚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离不开农民的汗水。

    凌正道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感到过什么自卑,反之他的内心中更多的还是骄傲,而且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农民到底是怎样的。

    有一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多年,可是凌正道依旧记忆犹新,那是他儿时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他去成州市的时候。

    当时父亲一直都在不厌其烦地提醒着自己,不要随地吐痰,不要去闯红灯等等,父亲的衣衫虽然破旧,脸上手上也沾着泥土,可是却比许多衣着光鲜的城里人更干净。

    “大爷,有困难您就对我说。”凌正道深深地点着头,这一刻他仿佛又看到父亲对自己的期盼。

    “俺们村的七个养殖棚,都被那个县环保局的局长让人给拆了,有人想不开都要去上吊自杀了,还有人被他们环保的人打伤”

    这些问题,凌正道已经从钱磊的口中基本都了解了,可以说要不是钱磊一直在做大家工作,指不定就真的会有人想不开寻了短见。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凌正道才找到徐建平,让其写检举信检举程斌。

    “大爷你放心,养殖户的损失我一定会给大家找回来的。”凌正道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百姓去蒙受这种不明不白的损失。

    “还有那个叫程斌的局长,他就不是个人,凌局长你一定要为俺们讨个公道!”

    程斌!想到当日那个踏实本份的程斌,凌正道就有些痛心,难道一个人的改变真的会有这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