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疯狂的源头
    “有什么思想工作可做的,对待这些胡搅蛮缠的刁民,就应该用强硬的手段!”

    程斌没有忘记,凌正道当年为了环保工作和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在他看来权力是可以震慑一切的,眼前的刁民根本不值一提。

    特么的你程斌动动嘴,就想让老子去送死吗?栗强在心里骂了一句,却还是迟迟不带人上前。

    “栗强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副队长不想干了?”程斌很是不满地又问栗强。

    “啊不是程局,主要是他们情绪都比较激动”

    “栗强你被停职了!”程斌怒吼了一声,再次看向周围的监察队员,“都跟上我,把那个带头闹事的抓起来。”

    程斌或许是被凌正道“毒害”太深了,此刻他竟想亲自去动手,解决那些阻挠环保工作的刁民。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阵阵警笛声,栗强见状忙对程斌说:“程局,公安局来人了,咱们还是采取正规执法程序吧。”

    程斌虽然执意已决,却也明白有些事情警察比自己好使,把问题交给警察处理的确更合适一些。

    不过终究还是让程斌失望了,赶来的三辆面包警车,并不是中平县公安局的警车,而是南柳乡派出所的警车。

    紧随在警车后的是一辆老款桑塔纳,那是南柳乡乡委书记钱磊的专车,凌正道也坐在钱磊的车上。至于钱小宝的那小轿跑,跑这种乡村公路是会托底盘的。

    还不等车停稳,凌正道便和钱磊匆忙下车,二人隔的老远就看到要起冲突了。养殖户一旦和环保局的人动了手,搞出个人命什么的,那就麻烦大了。

    “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回事,把铁锹都给我收起来!”钱磊一气跑到情绪激动的养殖户面前,厉声阻止养殖户们不要去暴力抗法。

    考验一个地方领导能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百姓聚众时,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情按下去。这不是权力可以办到的,关键要看你是否被百姓信任。

    钱磊这位南柳乡父母官的确深得民心,看到钱书记来了,百余号养殖户都很是自觉地放下了手中的铁锹和锄头。

    程斌冷眼看着那些放下铁锹、锄头的养殖户,心里么怒气却是更盛了,在他看来这是南柳乡官员对自己的挑衅。

    总算是没有酿成大祸,钱磊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回头看向县环保局的人,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程斌的身上。

    “程局长,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钱磊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县里明明已经暂停了强制拆除工作,可是这个程局长为什么还要把南柳乡养殖户往死逼?

    “钱书记,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一而在地阻挠环保工作,你还有原则和觉悟吗?”

    程斌并没有掩饰心中的怒意,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这个钱磊,南柳乡的环保整顿工作早就完成了。

    “你跟我提原则和觉悟?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原则,原则就是逼死老百姓吗?觉悟就是这种如土匪般的行径吗?”

    钱磊发火了,他就不明白所谓的原则和觉悟,怎么就成了坑害老百姓了。

    “这是政策!上至环保部下到地方环保局,都要严格执行的政策!钱磊我奉劝你一句,不要为了一己私利去对抗政策!”

    凌正道因为身份原因,并没有急着上前过问这件事,特别是他知道这是程斌个人所为时,便更不想去质问什么,毕竟程斌也是自己的朋友。

    可是程斌那极度偏激的话语,还是让凌正道没有忍住。

    “程局你这是什么意思?县里已经要求先解决当前问题,再去说环保整顿工作,你总应该服从领导的指示吧。”

    凌正道一边说,一边走到了程斌的身边,他始终不明白程斌好好的一个人,如今怎么就变得如此不可理喻了呢?

    “凌局”程斌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他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遇到凌正道。

    凌正道点了点头,又说:“中平县环保局在环保工作中存在的暴力执法,已经属于违规行为了,我希望程局长你能好好检讨一下。”

    昨晚徐建平写的检举信,凌正道看了好了几遍,可是越看他越不懂,程斌为什么会如此吹毛求疵,甚至病态般地去做环保工作。

    在凌正道看来,程斌这不是造福于民,还中平县一方净水一片蓝天,而是真正的把人往绝路上逼。

    程斌也没有想到,向来重视环保工作的凌正道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还是当年那个力排众议,赌上自己前程也要处理污染问题的凌正道吗?

    “我个人对于程局长的工作,还是表示理解的,不过理解归理解,我还是希望程局长不要蛮干,最起码也要遵守领导的指示吧。”

    凌正道的话语虽然显得有些冷漠,可是他心里还是把程斌当做朋友来看的,所以更多的还是良言相劝,不想把问题搞大。

    然而凌正道却没有想到,他的这番苦口婆心在程斌看来就是一个笑话。遵守领导指示,试问你凌局长以前有遵守过领导指示吗?

    果然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凌正道也不过如此!

    “请问凌局长是以成州市纪委监察局局长的身份,对我说话吗?”程斌直视着凌正道,他感觉以前的那位凌科长已经变了,变得都有些忘本了。

    程斌的这句话,更是让凌正道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朋友之间如此说话,是不是已经到了决裂的时候了?

    “可是说就是这样,我现在要求中平县环保局停止对南柳乡的环保整治工作,另接受市纪委的工作调查!”

    凌正道更不想把这句话说出口,可是现在他觉得程斌已经有些疯狂了,更需要的是冷静下来,认清楚自己。

    “请问凌局长,我违纪行为吗?”程斌反问了一句,随即又说:“我自认为自己堂堂正正,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你凭什么查我?”

    这还是那个曾经踏实低调的程斌吗?凌正道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程斌,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位程局长。

    凌正道并不知道,现在程斌是活在自己的影子里的,更不知道程斌的这些举动都是在效仿当日的自己。

    人最难看清楚的就是自己,所以凌正道是无法在程斌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的。

    程斌同样不知道,自己和凌正道本质区别是什么,更没有去想过凌正道所做的那些事情,其实是和他解散相反的。

    凌正道猜的没有错,程斌的确已经疯狂了,让他变得疯狂的不是别的,只是对于权力的渴望,他太渴望能像凌正道那样平步青云了。

    人的另一个缺点就是这样,看别人永远只看结果而不是看过程。

    “凌局长很抱歉,你想查我没有关系,但是今天我一定要铲平南柳乡的养殖场,完成我份内的工作!”

    “程局长,我也很抱歉,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已经通知中平县政府,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只能将你暂时拘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