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钱小宝
    凌正道着实没有想到南柳乡的人民群众竟然如此的“好客”。

    好处是凌正道的调任实在是太快,快的让大家以为他还在中平县,不然的话,这南柳乡政府大门,他就很难进的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凌正道先是给钱磊打了个电话,让其来迎自己一下。

    虽然钱磊已经被免职,可是他还是照常在乡里上班,不是他贪恋什么权力。而是他准备带南柳乡群众,与县环保局反抗到底,在他看来自己这书记也到头了,如今也只能尽最后一份力了。

    钱磊已经知道纪委来问责自己了,不过他并没有太声张这件事,甚至还要求乡政府里的人,不要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就是怕会出现什么冲突,情绪激动的群众做出违法的事情。

    这会儿钱磊正在开会,安抚大家的情绪,就在这时候凌正道的电话打了进来。

    别人不知道凌正道现在是干什么的,可是钱磊很清楚,作为朋友,他之前还去成州市看望过负伤的凌正道。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市纪委派来的人竟然会是凌正道。

    迟疑了片刻,钱磊便接通了电话,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问“凌局,你这是来南柳乡了吗?”

    “对,我这刚到。”

    “那我去接你一下,你先别进来。”显然钱磊是担心门口那位暴脾气的门卫大爷。

    “我已经进来了,这你就别担心了。”凌正道苦笑了一番,“不过你还是不要说我身份吧。”

    “我理解。”钱磊同样苦笑,说起来他也不想让凌正道为难。

    不长时间,钱磊就从会议室走了出来。身材笔挺的钱书记穿着衬衣西裤,看起来很是不错的样子,可是走进一看,就会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白衬衣的衣领已经都磨破了,可以清晰地看到领子上起了一层毛边,显然这件衬衣不知已经穿了多久了,裤子看不出什么,可是脚上的皮鞋却已经脱漆了,一看就知道是老物件。

    虽然钱磊这身打扮看着有些寒酸,可是那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样子,却并没有损坏一个乡委书记的形象。

    “怎么是你?”钱磊走到凌正道面前,有些无奈地伸出了友谊之手。

    “钱哥,别来无恙?”凌正道和钱磊握了握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怎么?就你一个人。”钱磊已经注意到,成州纪委派来的调查组,就只有凌正道自己,

    “对,就是自己,所以钱哥你别担心什么。”凌正道说了一句不见外的话。

    钱磊理解地点了点头,他明白凌正道只身前往,那是来帮自己的,不然调查组怎么可能就会一个人。

    想了一会儿,钱磊才说:“凌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跟我回家去说吧。”

    “怎么你不先安排下工作?”

    “没有什么好安排的,咱们先去聊。”钱磊如此做,就是不想让凌正道为难,自己已经被暂停工作,这会儿不应该出现在乡政府的。

    “也好,不过钱哥你别多想,我这没事的,就我一个人,谁还能怎么地我?”

    钱磊看了看凌正道,他知道这个朋友的意思是什么,这不是来问责调查的,而是来帮自己的。

    想到这里,钱磊不禁又问:“凌局,我明白公事公办的道理,所以有些事情你认真对待就行。”

    “钱哥,你不觉这一口一个凌局,叫的很生份吗?还是以前那样,你叫我小凌就行。”

    虽然凌正道的职位现在要比钱磊高,可是对于朋友,他还是喜欢用朋友的方式说话。

    “那我就不客气了。”钱磊笑了笑,他就是喜欢凌正道这种坦诚随和的样子,“走,回家先去喝两杯。”

    钱磊的住处就在距乡政府不远的一处独门小院,三间瓦房看起来很像以前的普通家属院,这对于一个正科级干部来说,实在艰苦了些。

    虽然同时贫困乡,可是凌正道当乡长的待遇却比钱磊强太多了,当然那主要得益于前任乡长马立坤。

    “说真的,就现在要说乡委书记还住这种地方,估计都没有人信。”看着那屋脊已经有些垂的瓦房,凌正道感觉这地方最少也有三四十年历史了。

    “这也没办法,南柳乡穷嘛。”钱磊边说,边推开低矮的大门,对着院里喊了一句,“小宝,家里来客人了。”

    “谁来了?”脆生生的女孩声音,传入了凌正道的耳中,随着淡淡的香风,一个活泼妙龄姑娘小跑着来到凌正道面前。

    这姑娘看上去最多也就是二十出头,白色恤牛仔短裤,束着俏皮的马尾辫,看起来充满的青春的活力。小巧的瓜子脸,黛眉明眸显得特别可爱。

    “小凌,这是我丫头小宝。”钱磊指了下眼前女子,随即又对那姑娘说:“这位是你凌叔叔”

    “叔叔?爸,他看起来可不像个叔叔。”姑娘皱眉打量了凌正道一番,显然是觉得这个叔叔有点年轻了,最起码和父亲并不同龄。

    “小宝你怎么这么没礼貌?”钱磊摇了摇头,又对凌正道说:“小凌你别见外,这丫头让我给惯坏了。”

    “没事的,钱哥你别这么客气。”

    凌正道不在意地笑了笑,却忍不住地在眼前小妹妹身上又打量一番,青春漂亮不假,可是这显然还没长开,只能算是含苞欲放。

    “请问您今年贵庚,还跟我爸称兄道弟的?”那姑娘似乎是察觉到了凌正道的眼神,水嫩的小脸上露出几分不满之色。

    “我三十一了,可能长的有点年轻,看起来才二十出头”

    “爸,这个人的脸皮怎么比城墙都厚?”姑娘撇了撇嘴,显然是没看出凌正道什么地方,像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小宝你怎么回事,凌叔叔是客人,怎么能这么没礼貌。”钱磊连连摇头,果然父亲对于女儿,永远都是溺爱的。

    凌正道向来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虽然眼前的姑娘也已经成年,可是在他眼里就是一小孩。

    虽然只有三十一岁,在官场上这个年纪也是非常年轻的,可是凌正道的心态,却随着他的职位一直在长,如今他差不多已经有了一颗中年的心。这种变化并不是刻意的,而是官场的环境造成的。

    人在拥有的时候也会失去,凌正道失去的就是一些属于年轻人的东西,所以在面对一个二十出头成年人,他会不由自主地将其视为孩子。

    凌正道眼中的这个小姑娘,名叫钱小宝,是钱磊的掌上千金。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是一个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如今闲着没事就在南柳乡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