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南柳乡欢迎你
    第二天一早,凌正道就驱车前往南柳乡,调查南柳乡的乡委书记钱磊阻挠环保工作的问题。

    叶霜在指派工作时,并没有对凌正道要求什么,就只是让他去调查问责,甚至这件事就只让凌正道一个人去做。

    领导的意思凌正道是明白的,可是问题该怎么解决,他想了一夜也都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中平县的下属乡镇,凌正道都很熟悉的,之前在环保局、招商局时,他可没少往各乡镇跑。

    近一年多没有南柳乡,这个中平县第一贫困乡,也是有了不小的改变。一进南柳乡地境,就能看到一面大广告牌,“南柳乡绿色养殖基地”。

    发展绿色养殖同时进行养殖加工,这是当初凌正道给钱磊的建议。

    可惜的是,凌正道当时在县招商局副局的位子上并没有坐太久,由于资金缺乏,南柳乡的绿色养殖加工现在才刚刚起步。

    可是这刚要起步,又遇到了环保政策,这对南柳乡来说真的出师不利。

    很多时候,凌正道都觉得自己的调动有些频繁,以至于很多事情都只做了一半而已。

    很快,凌正道就熟门熟路地来到南柳乡街道,相比安宁乡翻天覆地的变化,南柳乡却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是那副破烂不堪的模样。

    乡政府乡委的办公处,同样还是八十年代的平房,如果不是门外挂着牌子,还真难看出这里就是南柳乡领导干部的办公地点。

    比安宁乡还要穷的南柳乡,是任何人都不想来的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来到这个穷地方,估计这辈子都很难挪一挪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待个十年八年平调到县里,然后熬到退休就算了,所以南柳乡可以说是仕途的埋葬之地。

    当然以前的安宁乡也是这样,当初凌正道当乡长时,大家都觉得他是被发配去的。

    不过凌正道年轻,就算在安宁乡待个十年八年,也还是有很有机会的。可是钱磊就不同了,他在调任南柳乡时已经三十八岁了,等到调离的时候,距离退休也就不远了。

    像南柳乡、安宁乡这种贫困乡镇,更适合一些年轻干部基层锻炼,或者是很有能力的干部去改变贫困的面貌。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无论年轻干部基层锻炼,还是有能力的干部任命,领导首先的都是潜力相对不错的基层,而并不是贫困基层。

    贫困之所以贫困,这其中包含了地理、交通各方面的硬件原因,如果一个贫困地区没有大力的扶持,或者是全面的改革,永远都会落后一步的。

    政绩是什么,考验地方官员政绩第一条就是当地经济的发展,无论什么时候,这都是最首要的一点。

    领导把有能力的人放在潜力乡镇,会让当地发展更上一层楼,同时也会为自己的政绩添彩。反之,把有能力的人放在贫困乡镇,就应了那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所以从任何角度来说,人才都是放在最重要的地方,才能发挥最大潜力。很显然这种做法没有错,可是却始终很难解决贫困问题。

    钱磊有治理一个乡镇的能力吗?在凌正道看来,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毕竟钱磊是刑警出身,所从事的工作和地方工作根本就不搭调。

    沈慕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同样是警察出身的她,在担任成州市经济市长时,显得很是菜鸟。可是把她放在市公安局,能力瞬间就提升了百倍。

    所以并不是钱磊能力不足,而是乡镇工作并不适合他,更何况这个乡镇,还是贫困县里的贫困的乡

    说起来,凌正道一直都很为钱磊惋惜,省级优秀警察到最后不仅没被重用,还被发配到了南柳乡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很大的遗憾。

    有些话其实说明,谁也能看出其中的原因,钱磊这是得罪人了,才落得如此的地步。

    凌正道心里还是很佩服钱磊的,因为这个人虽然官场失意,可是却没有心灰意懒,即便是不适合这个工作,却还是处处为南柳乡百姓考虑。

    就凭这一点,就值得去敬佩去拥护。可是现在南柳乡的好书记,却再次遇到了麻烦。

    将车停在南柳乡政府的门外,凌正道便径直走了进去。他倒是也想开车进去,可是南柳乡政府实在太里面根本就没地停车。

    “你是干什么地?”门口传达室的大爷,看到凌正道要进来,便走出来问了一句。

    “大爷你好,我是”

    “俺认得你,你就是那个县里招商局的凌局长吧?”不等凌正道自我介绍,那位大爷就先开口说了一句。

    “哦,大爷你还记得我。”凌正道点了点头,难得南柳乡还有人认得自己,这很是让他高兴。

    “当然认得,钱书记以前常说,凌局长对南柳乡的帮助很大,大家都没有忘了你。”

    “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凌正道笑了一番,却无疑中看到门卫大爷手里,竟然还拎着一个铁镐,不禁又问:“大爷你拿个铁镐是要干什么去?”

    “不干什么,我就是在门口守着,听说市里派人来查钱书记,等他们人来了,我上去就给他来一镐,反正我都快八十了”

    凌正道听得那是一个张口结舌,敢情这位大爷是拿着铁镐准备打人的,还是市里来的人,不过那个人不就是自己吗?

    “大爷你可不能这么干,有些事还是要和平解决的好。”凌正道心虚地说了一句,他还真担心这快八十的大爷,真给自己抡这么一下,到时候说理都没出说理去。

    “谁也不想这么干,可是那些人太欺负人,钱书记这么好的干部,还有啥要查的。反正我就不管了,今天不管是谁来,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拦下他!”

    至于吗?凌正道倒吸了一口凉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弱弱地问了一句:“那大爷,我这能进去吗?”

    “当然能了,你可是南柳乡的恩人,南柳乡政府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听到这里凌正道不由松了口气,暗想自己幸亏没说是市纪委派来的,不然今天搞不好就要吃一铁镐了。

    “行,您先忙着,我先进去找钱书记。”凌正道说着,就连忙往里走,这大爷看起来挺暴力的。

    “你先等一下。”凌正道刚迈了两步,却又被那大爷喊住了。

    “您老还有事?”凌正道虽然在笑,可是笑的很不自然。

    “我听说你现在不在县招商局了是不?”大爷上下打量着凌正道。

    “对,去年就调动了。”凌正道越发不自然起来。

    “那你现在干啥呢?”

    “这个”凌正道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门卫大爷手里的铁镐。

    “想起来了,我记得钱书记说过,你好像也去乡镇了是吗?”

    “太对了大爷,您忙着,我这有急事”凌正道连连点头,而后转身就是一溜小跑。

    “你在哪个乡镇哎,人呢?”大爷拎着铁镐一脸茫然,这才发现原本还在眼前的凌正道,早已经不见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