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麻烦事
    纪委绝对是个非常有权力的部门,不管你是什么部门什么领导,哪怕是一把手领导,也在纪委的监察之内。

    当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地方市纪委却还是受市委管理的,所以地方纪委有时候也挺尴尬,明明有那么大权力,还真就无法对一把手领导做到监督职责。

    更多时候,地方纪委只是领导的马前卒而已,很多事情还是要由一把手定夺的。

    如今是环保先行的政策,上级领导要求,对于存在的环保问题,地方纪委要协助环保部门,对相应的干部进行问责处理。

    不知道是不是叶霜和宁斌,都对现在的环保政策不满,对于上级的这个指示,并没有要求市纪委却刻意的针对。

    成州经济现在处于新兴期,两位领导谁也不想看到,因为环保政策而影响到经济发展。

    不无论是叶霜还是宁斌,谁也不敢公然违反政策和指示,特别是这次上级领导打电话,点名指出中平县的问题后,两位一把手领导更是不得不重视。

    为什么要让凌正道负责这件事呢?其一就是叶霜说的,凌正道对中平县的情况比较熟悉其二就是凌正道在环保和经济建设中的表现不错,应该可以做出合理的解决办法。

    叶霜虽然没对凌正道明说什么,可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既要配合好环保工作,又要确保经济发展的稳定。

    很显然叶霜这是把难题交给了凌正道,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得到理想解决,凌局长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挂断了叶霜的电话,凌正道脸上露出几分惆怅,他自然知道领导交给了自己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现在凌正道最不想惹麻烦了,不然也不会借着徐建平住院的事请假。可是费着心思地躲麻烦,麻烦却还是来了。

    “凌乡长,你这是怎么了?”崔立勇见凌正道满脸愁容,不由问了一句。

    “没什么,现在安宁乡的环保问题我负责了。”凌正道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有凌乡长在,那什么事也不是事了。”崔立勇听到这里,脸上尽是喜悦之色。

    “别这个高兴,领导让我负责的是处理你和赵刚。”

    “啥?”崔立勇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凌乡长,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你们阻挠环保工作,问题已经反应到了省里,现在市委要求严肃处理你们。”

    “这”崔立勇有些傻眼了,“凌乡长这怎么说的,我们这也是为了公家的事。”

    见崔立勇有些慌乱,凌正道随即又笑了起来,“行了老崔,你以为我还真会处理你吗?”

    “这可不太好说”崔立勇随口嘀咕了一句,凌正道的性格,他还是了解一些的。别看平时跟随和,可是却满肚子坏水,整的你服服贴贴的。

    “你什么意思,对我有意见吗?”凌正道对崔立勇的这番表现,很是不满意。

    “没意见,绝对的没意见,我相信凌乡局长是个好人。”崔立勇把乡长的称呼改为局长,已经说明他有了警惕之心。

    凌正道看到这里,也不想继续吓崔立勇了,不然今晚老崔玩睡不着觉了。

    “说句交心的话,安宁乡现在的情况,正是我最想看到的情况,我就是丢了这个官,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阻挠安宁乡水利项目的!”

    这是凌正道的肺腑之言,安宁乡水利项目那是关系着整个安宁乡民生的,就这样因为环保问题被叫停,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凌正道也会竭尽全力确保项目的正常施工,更不会去因此问责赵刚和崔立勇,在这件事情上两位乡干部没有错,而且还做的很对。

    崔立勇愣了半天后,才小心地问了一句:“凌乡长,这事有那么严重吗?”

    “没那么严重,你也说过了,什么事能难得到我?”凌正道随之一笑,很显然这是一句吹牛的话。

    崔立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清楚凌正道会为此承担什么责任,但是他却清楚现在的安宁乡好与坏,都与凌正道毫无关系。

    “凌乡长,说真的以前我挺不服你的,不过看看现在的安宁乡,我特别佩服你,而且安宁乡父老乡亲也特别佩服你,你是一个干实事的好领导。”

    崔立勇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非常的认真,这同样是他的肺腑之言。

    安宁乡父老乡亲的认可,对凌正道来说就是最大的成就,如今自己虽然已经不是乡长,可是他知道安宁乡父老对自己还是充满期望的。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份期望,这一次他也要全力去为安宁乡争取。

    本来凌正道还想在安宁乡多逗留一会儿,晚上和大家吃顿饭,回忆下以前的事情什么的,可是徐芸却打来电话,说徐建平闹着要出院。

    没有办法,凌正道只能告辞急着返回了中平县。

    来到医院还没进病房,凌正道就看到满脸愁容的徐芸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怎么回事?”凌正道见徐芸如此模样,便忙问了一句。

    “下午有人来医院找爸爸,说是什么南柳乡的人,还和爸爸吵了起来,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地,爸爸就闹着非要出院还不吃饭,我劝他都不听。”

    “没事的,我跟他去说说。”凌正道见徐芸始终带着愁容,不由又安慰:“放心吧,我肯定能说服他的。”

    徐芸信任地点了点头,事实上父亲闹情绪,她首先想到的不是张政也不是妹妹徐芳,反而却是凌正道。

    “你等我一会儿,我先去进去看看。”凌正道说着,就推开了病房的房门。

    徐建平这会儿正一言不发地躺在病床上,不过他并没有休息,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房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您觉得您现在这情况能出院吗?站都站不起来。”凌正道在徐建平床前坐了下来。

    “你是来笑话老子的吗?老子躺着都比你站着强!”徐建平如同受到刺激般,扭头怒视着凌正道。

    “这是没错的,没人能比你强,你在战场上打越南鬼子的时候,我都没出生呢。什么五六式、六零火对你来说,就跟玩二踢脚似的”

    凌正道说的这些话,都是徐建平喝酒后最爱说的一些话,而且老徐每次说这些时,脸上都带着深深的骄傲。

    “少在这里糊弄老子!”老徐瞪了凌正道一眼,语气却缓和了很多。“是小芸让你过来的?”

    “大姐身体也不太舒服,还在这里天天照顾你,你说你还发脾气闹着要出院,这让大姐心里多难受。”

    徐建平默不作声,看那样子似乎也是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了,毕竟对于女儿特别是徐芸,他连大声说话都舍不得。

    “有事您对我说,虽然我还是不成器,可是替您跑个腿,说说话还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