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管天管地管空气
    中平县医院的问题凌正道可以置身事外,因为这个问题有的是人去管。

    可是安宁乡的问题他却不能置身事外,不仅是因为这事没人管,还有就是凌正道对安宁乡的眷恋。

    在安宁乡担任乡长的时候,凌正道是心怀抱负的,遗憾的是还没有去施展自己就离开了。所以对于安宁乡,他至今还是带着之前的那种感情。

    似乎崔立勇也是如此,即便凌正道已经是成州纪委监察局副局,可是他还是习惯称呼其为凌乡长。

    跟徐芸打了一声招呼,凌正道就带着崔立勇去县公安局去了。

    这件事找张政最合适不过,不过张政向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凌正道也没有把握让张政放人,能多少照顾一下就挺好的了。

    “凌乡长,我最服的人就是你,你一出面这事就好办了。”崔立勇有些崇拜地说了这么一番话。

    “得了吧老崔,我没你说的那么好使,咱们还是先看情况再说吧。”

    凌正道摇了摇头,现在他也只能尽力而为,毕竟环保政策摆在那里,谁也不能去违背这个政策,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去妥协。

    很快两人就来到县公安局,张政这位副局长,听说是凌正道来了,也是很快就来迎接了。

    两人的关系先不说,就凌正道现在的职位,张政也绝对有讨好的必要,毕竟市纪委是可以管着他的。

    “刚才他们说市纪委的领导找我,这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心说我这也没犯错误,这找我干什么?”张政一如既往的笑脸相迎,和凌正道开了句玩笑。

    “大哥,我这次来可以来求你的。”凌正道陪着笑了笑,招呼了崔立勇一下,便很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你求我?你们市纪委这会儿在中平查这个查那个的,我不求你就好了。”张政连连摇头,这会儿他还真想巴结巴结凌正道。

    “一码归一码,中平县的事我不管,我这都请假照顾老徐了。”

    “怎么地,你这时候请假,那不是把功劳都给别人了吗?”张政很是不理解,他可不觉得凌正道这女婿有多孝顺。

    “咱不说那个,这位是安宁乡的崔乡长,以前我当乡长时,他是我助理。”凌正道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向张政介绍啊一下老崔。

    “安宁乡,小凌你不会是为安宁乡的事来找我的吧?”张政也没装糊涂,主动道出凌正道的来意。

    “就是这事,我听说你的人把乡委书记都给扣了,这影响不太好吧?”

    “兄弟,你可别给哥哥戴着这帽子。”张政连忙摇头,一如既往先把自己撇清再说,“我们就是配合工作,这是领导要求的,可不是我们局里的意思。”

    “我知道,不过就这么把人给抓了,也是那么回事吧?”

    “这个我真没办法,你得去找程斌,人家现在是红人,我们这边就是全力协助。”

    “领导知道这事了吗?”凌正道现在就怕,县里的领导因此会处分赵刚。

    “肯定是知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也是个例,之前我还拘留了钱磊,也就是做一下思想工作,人就给放回去了。”

    “南柳乡的钱书记,这又是怎么回事?”

    凌正道对于钱磊很有印象,这位南柳乡的乡委书记,以前是县局的优秀警察,还是张政的领导。只是后来因公负伤,去了南柳乡担任乡委书记。

    那会儿凌正道为了抓捕王立,还特意跑到南柳乡去了,最后还是在钱磊的帮助下,才成功将王立抓捕归案,当然后来王立又越狱了。

    说起来,钱磊也算是凌正道的救命恩人了,所以他自然记在心里。

    “南柳乡这两年不是一直在发展养殖业吗?那些鸡鸭猪牛的影响环境,程斌就带人给强拆了,结果这事就闹了起来,没办法最后只能把钱磊给拘留了。”

    “怎么现在环保局管的这么宽,连养殖都管了?”

    凌正道之前听说环保局管烧火做饭,如今又管养鸡养猪,这还真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了。

    “现在的政策就是这么回事,空气就是归人家管的。”

    南柳乡养殖业,那还是凌正道在中平县招商局时,为南柳乡引进的项目,为了就是让同样属于贫困乡的南柳乡,摆脱贫困发家致富。

    中平县两个贫困乡,安宁乡倒数第二,南柳乡倒数第一,南柳乡那是比安宁乡还穷的地方。全乡百分之八十属于盐碱地,说句不好听的,南柳乡至今才刚刚解决吃饭问题,因为那地方种庄稼根本就不怎么长。

    钱磊绝对是个办实事好官,在南柳乡几年也是颇受百姓爱戴的,后来在凌正道的帮助下,南柳乡的经济水平明显提升。

    可是这眼看着就要脱贫致富了,环保政策就跟着来了,这一来就是恨的,立刻停止污染养殖,一周时间不整改的强行拆除。

    好不容易看到点盼头,南柳乡老百姓不同意,钱磊更不同意,可是这政策在眼前谁又有办法。

    钱磊跑县里说明情况,希望县里给整改时间,可是县里没人管这事,县环保局更是不给整改机会,连合县公安局等执法部门,带着铲车推土机就去拆养殖场。

    据说当时南柳乡十几个养鸭棚,一气就才推土机给平了,数千只肉鸭就这么被活埋了。就因为这事,钱磊当时就动手了,后来就被拘留了。

    凌正道很明白,南柳乡怎样都不会影响到钱磊,毕竟政策就是这样,钱磊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大多数地方领导干部,面对这种事也都是默不作声的。

    钱磊这样公然对抗政策,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心里有老百姓,知道这样那是要老百姓的命。

    “钱书记没被处分吧?”凌正道不禁又问。

    偌大的一个成州地区,各地的领导干部一大把,敢这样去质疑去反对的,恐怕十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果这样的好官被处分了,那真的太让人寒心了。

    “本来县里的意思是要处分的,可是南柳乡的人跑到县里闹,再说了钱磊那是省里的优秀警察,县里也多少给照顾,最后就没有追究什么。”

    听到这里,凌正道也是松了口气,“现在南柳乡是什么情况。”

    “能什么情况,虽然那些养殖场没有全拆,可是也在整改。我估计这事还得闹起来,程斌那小子玩的可真是够狠,咱老丈人因为这事,都差点受了处分。”

    徐建平和程斌闹僵了,就是因为南柳乡的环保问题。当时若不是徐建平站出来制止,恐怕南柳乡的养殖场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向来不吃亏的老徐,因为这事却吃了大亏被通报批评,还被暂停了工作,不过倒是没人敢撤他这个局长的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