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 灵活运用
    !

    凌正道心里的女诸葛,自然就是苏澜了。和苏澜“同居”了这么久,凌正道也是越发觉得这个女人聪明,就没有她不明白的事情。

    虽然苏澜的身份说起来与凌正道是对立的,但是这却并不影响凌正道对苏澜的信任,这就是苏澜身上最独特的地方。

    既然是求人帮忙总要有所表示的,凌正道特意买了一**红酒,苏澜有什么爱好,他是真不知道,不过她好像很喜欢红酒。

    看到拎着红酒回来的凌正道,苏澜脸上露出几分惊讶,“这是怎么回事,特意给我买的酒?”

    “当然了,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凌正道满脸笑容。

    “不喜欢,太没有诚意了。”看了一眼那很是普通的红酒,苏澜摇了摇头,显然是看不上眼。

    凌正道也算了解苏澜,知道这个女人特别会享受生活,自己花五十买的这**红酒,说起来实在是寒酸了许多。

    “不好意思,还没发工资,等发了工资再送你一**好的。”

    “算了吧,你那点工资能买到什么好东西。”苏澜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又对凌正道一番打量,“你知道吗?如果你很没有诚意的时候,眉毛都会不由地上挑。”

    “是吗?”

    凌正道愣了一下,苏澜的话让他不由想起凌珊,自己这个毛病似乎也只有凌珊知道,却没有想到苏澜竟然也发现了,可见这个女人的洞察力真的很不简单。

    “你自己都清楚,还这么问我做什么。”苏澜慵懒地坐了下来,“你这还是第一次讨好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没错我是准备虚心请教的。”

    “你确定?”苏澜脸上的惊讶又浓了几分,“凌局长你要搞清楚,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私下里我们还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应该互相帮助吗?”凌正道毫不在意,如果有顾虑,他也不会想到让苏澜给自己出主意。

    “这话说还真是让人无法反驳,什么事你就说吧。”

    “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让你给我参谋一下。如果领导把你你推到风口浪尖上,你又不想太过招摇,那应该怎么做?”

    虽然是有求于苏澜,不过凌正道还是留了一手,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状况,并没有细说其中的缘故。

    当然凌正道也知道,有些事即便自己不说,苏澜也能猜的到是什么事情。

    “你是怕到最后自己无法全身而退吗?”苏澜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就事论事地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毕竟是领导把我推上去的,我就这么下来,肯定是不好吧。”

    “自古以来当官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不管你是清官还是贪官,不能审时度势都难得善终。你现在有这想法,还真是不错的。”

    “这是夸我吗?”凌正道笑着问了一句。

    “也算是吧,不过这也是为官的基本,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的话,你就没有必要继续当官了。”

    “还请苏澜小姐指点迷津。”凌正道装模作样地抱了抱拳,摆出一副江湖气。

    “其实很简单,你可以托病啊。”

    “托病?”凌正道有些不明白。

    “自古以来,托病都是官场上明哲保身的不二之选。不过这种事情有利有弊,托的好就是司马懿,托的不好就是王安石。”

    司马懿托病厚积薄发一统三国,王安石托病,心灰意懒变化失败。这其中虽然有很多时代原因,然而王安石显然不及司马懿那般会审时度势。

    凌正道点了点头,苏澜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让自己灵活作用,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应对之策。

    《孙子兵法》可以说是最典型的兵法教科书,也一直倍受人推崇。

    可以说《孙子兵法》是人尽皆知,套路大家都懂,然而为什么有人能借此运筹帷幄,而有人却是纸上谈兵呢?

    原因很简单,就在于一个灵活运用。还是那句话,道理大家都懂,套路也都见得多,所以要用老套路套,就必须要把这个套路搞的自然灵活,而不是生搬硬凑。

    “我明白了。”凌正道茅塞顿开,毕竟他自己就是玩套路的能手,只需要苏澜指个方向,他就知道路该怎么走了。

    苏澜为之一笑,她对凌正道很放心,因为她知道他也是个聪明人。

    “为了感谢苏澜小姐的帮助,我要好好敬你一杯。”凌正道说着,便要起开那**有些劣质的红酒。

    “算了,你的这支酒我留下,还是不要喝的好。”苏澜一阵摇头,似乎是看不上那**劣质红酒。

    凌正道尴尬地笑了起来,不过他也不觉得难为情,还为自己圆了一句:“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少来这一套,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苏澜白了凌正道一眼,双明眸中流露出些许的温柔。

    苏澜以前一直好奇,凌正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凌正道又何尝不是,他至今都搞不清楚,这个女人是个怎样的女人。

    领导要求前往中平县,凌正道自然是要执行的。下午上班后,他安排了一下工作,就带着张蓓蓓前往中平县去了。

    高志强去中平县带走了二科室的人,三科室的赵吉安又在调查期,凌正道也只能把邢米等人留在成州,总要有人看家的。

    至于带上张蓓蓓,主要还是因为高志强的缘故,毕竟高书记对这个旧友的女儿很是照顾。

    这次凌正道没有用纪委的车,而是独自开车带着秘书张蓓蓓去中平县的。凌局长开车,张蓓蓓坐在副驾驶上,二人看起来实在不像领导与下属。

    “还是和凌局长单独在一起的好。”张蓓蓓伸了个懒腰,看起来没有什么下属的觉悟。

    “怎么,是觉得小米太严肃了吗?”凌正道笑了笑,私下里他是从来不摆谱的。

    “倒也不是,只是看大家那么严肃,我都不敢说话的,还是凌局长最好。”张蓓蓓的语气,完全是一副涉世未深的小孩子性格。

    “嗯,平时你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然很容易留下诟病。”凌正道颇有语重心长地说。

    虽然凌正道对张蓓蓓还是有些防范心的,但是更多的还是关心,毕竟这个女孩很可爱,而且还是自己的秘书,总不能坑了自己的下属吧。

    另外凌正道也很清楚,其实张蓓蓓的处境并不太好,这其中原因就是林建政。

    林建政的姐姐以前跳楼自杀,这件事和张蓓蓓的外公有没有关系,凌正道也不敢做结论。不过以他对林建政的了解,林县长绝对不是善罢甘休的主。

    以前凌正道觉得林建政就是白脸的小受,可是几番接触后,他却发现这个小受心机很深,真要出手那可是比谁都狠的。

    所以凌正道觉得,林建政不会放过张蓓蓓的外公,甚至还有很大可能会做出针对张蓓蓓的事情。

    好在林县长现在身在青县,暂时抽不开身,可是难说他那一天会来成州市,毕竟他还有叶霜这层关系,而且自身也很有能力。

    凌正道不怕别的,就怕到时候林建政会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