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不正常的规则
    凌正道并没有去追郭军解释什么,跟徐庆春说了几句话,他便返回了徐建平的病房中。

    整个下午,凌正道也没有离开徐建平的病房,看那样子,倒真是特意请假,照顾岳父的模样。

    看似无所事事的凌正道,其实整个下午都在想郭军反映的问题。郭军举报的虽然只是徐庆春,可是这种所牵连的到人,却绝对不知徐庆春一个人。

    首先肯定的是,中平县纪委存在失职问题,郭军曾数次匿名向中平县纪委举报,可是中平县纪委,却始终没有落实调查。

    当然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凌正道也不能冒然去查,还是先向领导反映情况后,由领导决定该怎么办。

    晚间时分徐芳来到医院,凌正道现在看到徐芳就尴尬,索性借故离开了,正好他也准备去拜访一下郭军。

    虽然郭军在徐庆春面前,表现的并不是太信任凌正道,不过他却给凌正道留下了地址。

    凌正道在中平县也待了好几年了,对这座县城不能说是了如指掌,却也是找起地方来不费劲,可是郭军的家却着实让他一番好找。

    郭军住在中平县城南的一片平房区,周围都已经拆了,这片平房区就隐于高楼之中,找起来还真是不容易。

    独门小院三间瓦房,这就是郭副院长的家,看起来与其身份很是不符,最起码也要住个楼房吧。

    凌正道进门见屋子里空荡荡的,似乎就郭军一个人住,便忍不住问:“郭院长,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对,这地方清静。”郭军苦笑了一番,显然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你妻子?”凌正道觉得郭军不可能是个单身汉,毕竟也是快四十的人了。

    “离了,年前刚离的,我这是净身出户,一个人住的也自在。”

    难怪郭军堂堂一位副院长,竟住在这种地方,原来是离婚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年头离婚也是司空见惯,凌正道也不想多问什么了。

    “不瞒郭院长,我这说起来和徐庆春还有也关系,你知道徐芸吧?我以前和她妹妹订过婚,所以也算和徐庆春是亲戚了。”

    凌正道也不想对郭军隐瞒什么,便如实说出了和徐庆春之间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徐芸以前是妇科的,人挺随和的,不像徐庆春那样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郭军点了点头,看起来是表示理解凌正道了。

    “叶书记对于你的举报很重视,目前纪委调查组,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举报人是你,所以请你相信我,一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徇私的。”

    “我相信你,如果不信我也不会把地址给你的。”

    郭军很是爽快地点了点头。“说起来,我也听说过你,以前也是在中平县的吧?”

    “对,我在中平县待了好几年,去年才去的成州。”

    “好干部啊,我老家在安宁乡郭庄,去年闹洪水,我听说还是你救了安宁乡。”

    “哦,原来你是安宁乡人,这我还真不知道。”凌正道听到这里,也顿时觉得亲切了许多。

    虽说凌正道这个乡长并没有干多长时间,不过他一直都对安宁乡有一种眷恋,这种眷恋,正是因为他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

    也多亏了凌正道在安宁乡抗洪抢险工作中,留下了一个好名声,不然郭军恐怕还真就不信他。

    郭军整了点小菜和酒,两人就在院中坐下,步入了正题。

    “凌局长,别人都说我不合群,可是我为什么不合群?就是看不惯那些人也都作派。你就比如这外科吧,动手术收红包,那简直就成应该的,这事就没人管过!”

    凌正道一阵点头,郭军的话让他深有体会,而他也有相同的经历。

    早前在国税局的时候,凌正道就对一些情况看不惯,结果怎样?最后处处被排挤打压。

    一些原本不正常的事情,现如今却成了必要的准则,敢说话敢指出问题的人,反而成了众矢之的,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凌正道后来也是看透了,也知道有些事情,仅凭他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为此他很多时候也是假装看不见,保证自己不昧良心就行。

    别的不说,就说以前的红运村,那就是一个权钱交易的地方。凌正道最应该做的,就是直接举报红运村,让有关部门将其查处。

    可是真的就那么简单吗?凌正道相信当日自己真要这么做了,别说查不出什么问题,恐怕自己也会惹上大麻烦。

    难道那些违法乱纪的事堂而皇之的摆在面前,就没有人敢说话吗?其实是有的,只是这些话刚说出口,就被某些人压了回去。

    经历了这么多,凌正道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能太急,要一步一步地来,不然到最后只会吃力不讨好。

    虽然凌正道的态度有了改变,但是对于郭军这种敢于直言的人,他还是很佩服的,这就是一种血性,而凌正道身上的血性早已收敛了起来。

    “徐庆春负责中平县医院的药物、以及医疗器械的采购,我最先发现的问题,就是医院的药物存在以次充好,明明采购的大药厂的药,结果却是一些小厂的药,你说这如何保证疗效?”

    凌正道之前听徐芸说过,郭军曾经和徐庆春在医院大打出手的事。这会儿听这位郭院长一说,他便明白了为什么两个人会打起来。

    原因就是郭军的一个病人,在用药后没有什么效果,他特意看了一些药物,从中发现药物与实际采购药物存在很大差距。

    为此郭军就找上了负责人徐庆春,和其一番理论后便打了起来。后来这事,还是被院方内部给压了下来,外人并不知情。

    “别的的东西假也就假了,可以你这救人命的药都假,这是开玩笑的事吗?”

    说到愤然之处,郭军将半杯白酒一饮而尽,“院领导后来也没有处分徐庆春,我心里就不服,就去举报他,结果却没有什么结果。”

    “除了药物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吗?”

    凌正道起初对这件事并不太重视,毕竟他来中平县主要是查那五十亿的事情。可是现在听郭军一说,他便觉得这不是小事。

    郭军给凌正道倒了一杯酒,叹了口气又说:“我这个人就是喜欢较真,发现这个问题后,我特意看了下医院的一些医疗器械,很多也都是以次充好,甚至还有一些二手器械存在,却是按照新器械的价格采购的。”

    徐庆春有这么大胆子?凌正道越听越惊讶,同时也觉得,这种事徐庆春一个人是做不出来的,这其中肯定还涉及其他人。

    “我这次实名向市委举报,就是因为新院的医疗器械采购。这个事我是偷摸着查出来的,那些所谓的进口医疗器械,都是人家大医院淘汰下来的东西!”

    “郭院长,这事你确定吗?”凌正道不禁又问,要说有个别以次充好也就罢了,如果出现大量这种问题,那问题就很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