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纠结
    !

    凌正道刚回到县招待所的住处,邢米就过来找他了。

    “凌局,徐庆春从临山市回来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找他谈话?”

    “这件事你负责吧。”凌正道随口说了一句。

    “我负责?”邢米有些惊讶,她知道这可不是凌局长的性格。

    “对,徐庆春和徐建平是亲戚关系,而我以前又是徐建平的女婿,所以这件事我要避嫌。”

    凌正道表现的很是坦然,他主动说出已经与徐庆春的一些关系,就是不希望有人拿这件事做自己的文章。

    再者这事要是自己亲自负责,难免会惹了徐建平,还不如把事情交给属下人去做,到时候老徐翻脸也好有个说辞。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凌局。”邢米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那要不要向高书记汇报一下。”

    “这个回头我会亲自向高书记汇报的。”

    身在成州纪委,尔虞我诈的事情凌正道也算是见多了。

    这时候他最应该做的就是,主动申请回成州,让其他人负责调查徐庆春的事情。可是他这次来中平县是另有目的,绝对不能就这么回去。

    给邢米等人安排了工作后,凌正道便回到房间睡觉去了,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身子一沾床就着了。

    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除了中途吃了顿饭,凌正道就一直没离开过床。

    休息了一夜,凌正道又有了精神,至于邢米等人调查徐庆春的事情,他很有原则地一言不问。

    可是这件事,凌正道却是想躲都躲不开的。原因很简单,只是他知道举报人是谁。没有举报人的证据,徐庆春自然不会承认什么的。

    现在凌正道要见一下那位郭副院长了,没有办法,市委那边要求尽快查清楚问题。不过为了举报人的安全,这种事还不能太明正言顺。

    徐建平在住院,这对凌正道来说是个不错的借口,第二天他便又来到医院来照顾老徐了。

    “你整天往我这跑,不用上班吗?”徐建平见凌正道来了,表现的却很是不耐烦。

    倒不是徐建平讨厌凌正道,而是觉得这小子有点不务正业,没见人家张政,整天都忙的站不住脚吗?

    徐建平在官场上待了这么年,一些事情也很清楚,你工作干的好不好先不说,最起码也要天天点卯吧。

    凌正道这个样子,有人要是使坏,可是要受处分的。

    “我请假了,这两天就专门负责照顾您了。”凌正道满脸的无所谓。

    “请假,没事你请什么假,老百姓养着你就是让你请假玩的。”徐建平听到这里,反而更不乐意了。

    凌正道暗暗叹息,心想自己这辈子估计都很难在徐建平心里落个好了,这左右不是的,实在是难伺候。

    “你不是来中平调查问题的吗?查你问题去,别在这里碍老子眼!”徐建平说着,这就准备要赶人了。

    凌正道看这情况,反而更是直接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您知道我这次来中平查是谁的吗?”

    “难不成你还想查老子?”徐建平瞪了凌正道一眼,显然不满这种故弄玄虚的作派。

    “虽然不是查你,可是查的却是你亲戚,就是昨天那位徐院长……”

    “怎么地,庆春犯什么错误了?”徐建平听到这里,脸上随即露出惊讶之色。

    “这个还不确定,不过有人实名举报了他,是市委叶书记让我过来的。”

    徐建平听到这里,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这实名举报可不是一般的举报,这肯定是有充分的证据才会这么做的。

    “庆春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他。”好半天,徐建平才说了这么一句。

    “这我也是不希望庆春叔有问题,可是这事领导很重视的。”凌正道看了看徐建平,他看到老徐的脸上写满担忧和纠结。

    “那你……是什么意思?”徐建平想打听下消息,可是又想到这事违反原则,话到最后便换了词。

    “我现在也没辙,毕竟有你这关系,我只能避嫌,这才找领导请了假。”

    “唉……庆春不是那样的人。”徐建平又是一阵摇头,可以看的出他真的很是担心。

    “您也别着急,问题这不是还没查出来嘛。”凌正道安慰了老徐一番,心里却清楚徐庆春是肯定有问题。

    “这个事……你……算了,我相信组织。”徐建平是想给徐庆春求情,可是他也知道原则的重要性,所以此刻显得格外纠结。

    就在这时候,徐芸走进了病房,“爸,庆春叔过来了。”

    徐庆春来的还真是巧,凌正道和徐建平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庆春叔你过来了。”稍稍调整了下情绪,凌正道笑面迎向徐庆春。

    “小凌也在呀。”徐庆春点了点头,随即便将手中的饭煲放在桌上,“建平哥,我今早特意从菜市场买的鱼,这刚给炖好的。”

    “好。”徐建平点了点头,脸上明显带着有心事的样子。

    “建平哥,你这是怎么了?”徐庆春不禁问了一句。

    “没什么?”徐建平勉强笑了一下,却又对徐芸说:“小芸你先出去,我跟你建平叔说几句话。”

    “那好,我正好有事要出去下。”徐芸体贴地说了一句,便向病房外走去。

    凌正道也想跟着出去,可是刚要迈步,却听徐建平招呼了一句,“你别走!”

    徐建平不想让凌正道走,就是想让他放心,我不会通风报信的。

    凌正道坐了下来,看了看徐建平和徐庆春,等着两人之间的对话。

    “建平哥,到底什么事?”徐庆春很是不解地问。

    徐建平沉吟了片刻,才语重心长地说:“庆春呀,咱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能有今天那要感谢国家,感谢老百姓……”

    “这个我知道,建平哥你以前经常对我说的。”

    “以前你刚上班,我还能指点你一下,可是现在你也干了这么多年了,肚子里的墨水也比我多,我也指点不了你什么了。不过你要记住,不管你是干什么,都不能干那昧良心的事。”

    凌正道还是第一次听徐建平说这么有水平的话,平时老徐张嘴就是老子、孙子的,完全一副土匪形象。

    “建平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徐庆春听了半天,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希望你不要忘本。”徐建平始终都没有提及,成州纪委要调查徐庆春的事情。

    凌正道在一旁看的难受,索性就直接说了:“庆春叔,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关于成州纪委调查组找你谈话的事。”

    在凌正道看来,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邢米几个最近一直都在医院调查,昨天还问过徐庆春话,这都已经是明面上的事了。

    “哦,原来是这事。”徐庆春恍然点头,“昨天调查组的是找过我,不过建平哥你放心,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