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相敬如宾
    !

    凌正道跑了,徐建平却又开始数落起徐芳。“二丫头,你别整天没心没肺的,自己的事就不考虑了吗?”

    “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的。”徐芳随口说了一句,她也不想再去谈这个问题。

    “成家立业,先成家才能立业,你这整天跑来跑去的,就不嫁人了吗……”

    “我出去打个电话。”不等徐建平把话说完,徐芳就借故走出了病房。

    “哎~你这孩子。”看着徐芳离开,只能躺着的徐建平也是满脸无奈。

    “爸,你就别说芳芳了,她也不是小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事你就别操心了。”徐芸摇了摇头,这些话正是她的一些心里话。

    当年自己和张政结婚,就是听了父亲的话,可是结果又怎样?所以在徐芸的内心中,更希望徐芳能够有自己的主见。

    “我这不是担心吗?”徐建平叹了口气,“我这一辈子,也没啥能耐,不过我很有成就感,因为我有两个好女儿。”

    “嗯,这次我不回去了,就留下来安心照顾你。”徐芸已经有了决定,她想放弃自己的成功,安心照顾好父亲。

    “这怎么行,你现在有出息了,说起来都是爸爸耽误了你,这以后说什么也不能再耽误你了,我这没事的。”

    徐建平连连摇头,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希望女儿能有一番作为的,哪怕他心里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

    “你现在岁数大了,身边总要有个人照顾你的。”

    “这不是有凌正道吗?一个女婿半个儿,他不照顾我谁照顾我……”

    徐建平说到这里,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便认真地又问:“小芸,你和张政有矛盾了吗?”

    “没有啊?我们挺好的。”徐芸摇了摇头,面色很是平静。

    徐建平这心思还是很细的,徐芸突然离开中平,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她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这其中原因或许就和张政有关系。

    “小芸你别怕,张政那小子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我找他算账去。”

    “没有的,他对我挺好的。”想到那个与自己名存实亡的丈夫,徐芸的眼睛中流露出几分失望。

    “没事就好,爸爸没有别的愿意,就是希望你们姐妹能够安安稳稳的,再有一些事业,别像我这样在中平县窝一辈子就够了。”

    “爸,你放心吧,我和芳芳都会很好的。”徐芸点了点头,为了不让父亲担忧,她也不会离开张政的。

    “张政还是有些前途的,你现在有你周阿姨照顾,我也放心,以后踏踏实实过日子,那比什么都强。”

    徐建平当初把女儿嫁给张政,就是觉得张政的父亲是个好人,对于张政却并不是很了解,为此他也很是自责,感觉没给女儿找到一个好丈夫。

    可是木已成舟,徐建平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因为女儿的缘故,他也是处处想帮一下张政。

    别看徐建平整日对张政没有好脸色,可是他心里还是很在意这个女婿的,那种训斥可以理解为一种鞭策吧。

    这些事情,徐芸都是有看到眼里的,父亲所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哪怕有些事情并不对,她也不想让父亲失望或者自责。

    徐建平被探望的人打扰了一上午,这会儿也倦了,下午很快便睡着了。

    见父亲睡下,徐芸轻轻地起身走出了病房。

    “芳芳你想什么呢?”看到妹妹站在走廊的窗前发呆,徐芸走过去轻声问了一句。

    “姐……”徐芳有些恍然地回过头,看着满脸关切之色的姐姐,心里却是一阵酸楚。

    徐芸自然能看出妹妹有心事,只是她并不知道这心事是什么。拉住徐芳的手,徐芸爱怜地抚摸着妹妹的秀发,“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一直以来,徐芳都把姐姐当做自己最好的倾诉对象,很多事情或许不会对父亲说,但是绝对会对姐姐说的。

    可是这一次,徐芳却不知道该如何向姐姐倾诉自己的心事。

    “爸爸现在没有问题的,主要是休养,有我在你不必担心的。”

    徐芳点了点头,她知道姐姐做事情向来都比自己细心,相反自己似乎处处都不容姐姐,不会做家务,也不如姐姐生的漂亮。

    “姐,你和姐夫还有感情吗?”徐芳有些冒然地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了?”徐芸有些惊讶地看着徐芳,她有些搞不懂妹妹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说真的,我一直都不喜欢姐夫,感觉……感觉你嫁给他有些委屈了。”

    “瞎说什么,你姐夫他还行吧,我有什么委屈的。”徐芸摇了摇头,她似乎并不想谈论这个问题。

    “姐夫那方面是不是不行?”徐芳很是认真地看着徐芸。

    “这……你小丫头知道什么。”徐芸更是惊讶,她不明白徐芳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以前是不太懂,所以看了你包里关于姐夫的病历,也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我想应该明白一些了。”

    “你什么时候看的病历?”徐芸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好久以前了,后来你一直都没有孩子,我……”徐芳虽然对男女之事并不太懂,可是如今她却意识到,姐姐应该一直都过的很孤独寂寞。

    “你不要乱打听了。”徐芸打断了徐芳的话,有些事情她不想提及。

    “你完全没有必要难为自己的,为什么不肯和他离婚?”徐芳不解地又问。

    离婚?徐芸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不想让父亲为自己操心,至于别的事情,她也不会去多想。

    然而这一切都成立在,徐芸没有和凌正道发生关系之前。如今她那如一潭死水的心起了波澜,便很难在平静下来。

    “芳芳你不要胡说,我和你姐夫的关系很好的。”徐芸很是违心地说了这么一句,而后又不忘嘱托,“这种事更不要对爸爸说。”

    “为什么,他是不是威胁你?”徐芳毕竟还是年轻,无法完全体会姐姐的心情。

    “这怎么可能,芳芳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徐芸连连摇头,她与张政之间从来没有过冲突,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只是夫妻间也如此客气,那就太不像夫妻了。

    “我没有胡思乱想,就是觉得姐夫他……”

    “我怎么了,芳芳你又在说我坏话了是不?”徐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传来张政那带着笑意的声音。

    两姐妹同时回头,看到笑眯眯的张政,各自的脸上都有些微妙的变化。

    “你不是有工作吗,怎么过来了?”还是徐芸最先开口问了一句。

    “什么工作,也没有照顾老岳父重要。”张政颇为真诚地说着,“小芸,你和芳芳先回去休息,我在这照顾爸就行。”

    “我没事的,你忙你的就行,别耽误了工作。”

    徐芳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姐姐与姐夫,两人之间似乎真的很是和睦,只是彼此间的客气更像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