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至亲
    人都有个争强好胜的心气,特别是资历老的人,对比自己年轻的人爬到自己头上这事,总是或多或少地有些看法。

    徐建平也不例外,当然他看不顺眼的事情也多。

    “赵正义这种人,说白了就是给领导舔腚舔来的这个县长,正事从来找不到他,那些拍马屁的事那个也少不了他!”

    徐建平说话向来都是直来直去,毕竟他这文化程度也是有限,当然如果他有文化,估计这中平县早就容不下他了。

    凌正道在一旁陪笑着,反正又不是说自己,听着就好了。

    “爸,你不能这样,人家也是一番好意来看你,你怎么总是在背后数落人家。”徐芸摇了摇头,她知道这是父亲的老毛病。

    “我还用背后数落,不高兴我能去县政府骂他!”

    老徐这么一说,徐芸也不说话了,她知道父亲这话说不完是不会消停的。

    一个人说了半天,徐建平似乎也是寂寞了,回头又对凌正道说:“你不是纪委的吗?怎么不查赵正义,这种混子县长就该撤了他的职。”

    “这个我一定会好好查的。”凌正道应了一句,至于调查赵正义这种事,他还真就做不了主。

    “还有那个王殿军,也是一个混子,身为父母官不为老百姓做主,还合着伙的跟程斌欺负老百姓,这算什么东西!”

    凌正道算是明白什么事惹了徐建平,那就是程斌关停中平县企业,县政府和县委却置之不理,结果这事让徐建平不满意了。

    这种事能怪人家县长和县委书记吗?这是连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没辙的事。

    “你别想那么多了,我这次来中平县就是来查问题的,你那些事我来负责就成了。”凌正道劝了一句,免得徐建平瞎操心。

    徐建平看了凌正道一番,没好气地说:“你回去歇着吧,这里有你大姐和芳芳就行。”

    “那行,你现在就负责养身体,有事您对我说,您谁不满意,我就查谁行不”

    “还能耐你了,没事别查问题能成吗?”

    凌正道这次不说话,转身就要走人,不然这老徐又要说个没完没了。只是还不等他出门,却迎面又走进了一个人。

    这人约有四十多岁,白衬衣藏青西裤,头发和皮鞋都是亮的反光,看起来颇有几分领导的派头。

    凌正道刚要询问,却听身后的徐芸喊了一声“庆春叔。”

    老徐家的亲戚吗?凌正道正疑惑着,便又听徐建平热情地说了一句:“庆春兄弟过来了。”

    男子和徐建平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最起码凌正道还真没见过老徐对谁这么热情过。

    “建平哥对不起,我这出差刚回来,你这也太让人着急了。”男子坐在徐建平床前,握住老徐的手,一副嘘寒问暖的模样。

    “上岁数了,不比年轻的时候了。”

    徐建平感慨了一句,随后就指了下凌正道,“我女婿凌正道,你可能也没见过,订婚那会儿你去了外地。”

    “哦,小伙子挺不错的。”男子回头看了凌正道一眼,很是随和地点了点头。

    “叔叔好。”凌正道也客气地说了一句。

    “这是你庆春叔,是我本家的兄弟,县医院的副院长。”徐建平又向凌正道介绍了下那男子。

    “哦”凌正道刚要再说几句客套话,却突然愣住了,徐建平的本家兄弟,县医院副院长,这不就是自己要调查的那个徐庆春吗?

    虽然中平县并不大,大家也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是凌正道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次要调查的人,竟然和徐建平有关系。

    再看徐建平对徐庆春的态度,那简直就是至亲的模样,这么一搞,事情还真就不好办了。

    “你庆春叔是老徐家出的第一大学生,也是老徐家最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徐建平说起徐庆春,那是一个骄傲。

    “建平哥你可别这么说,当年要不是你,我也上了大学的,你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扯那没用的,自家兄弟那来的什么恩人不恩人。”

    徐建平章徐长庆春十多岁,当年老徐光荣退伍的时候,徐庆春正好上大学。那会儿都穷,上大学对于农村孩子来说,那简直就好比上天一般难。

    徐庆春家里就一残疾老父亲,先别说有没有钱上学,就是这老父亲也没人照顾,为此他放弃了读大学的念头。

    徐建平知道这时候,把自己的攒十几块钱工资给了徐庆春,铁了心要让这个本家兄弟去念书,并替徐庆春照顾老父亲。

    对此徐庆春一直也是心怀感激,后来学业有成就回到县医院当了医生,后来徐建平妻子生病,徐庆春也是悉心照顾。

    虽然老徐的妻子还是去世了,但是老哥俩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好。徐芸当初来县医院上班,也算是拖了徐庆春一些关系。

    凌正道心里开始犯嘀咕了,暗想自己要这么查徐庆春,徐建平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徐庆春涉嫌贪污吃回扣的事,凌正道还是很喜欢这位叔叔的,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挺有修养。

    可是现在,凌正道心里只有纠结,这事要让徐建平知道了,会不会刺激到他?

    徐庆春坐到中午都没有离开,而且还特意要了饭菜,很徐建平边吃边聊,期间还不忘称赞凌正道几句。

    凌正道也是故作不知的模样,在徐庆春面前也是一副好女婿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要查这位叔叔什么。

    直到下午时分,徐庆春离开后,凌正道才旁敲侧击地问了徐建平一句,“您和这位本家叔叔关系还挺好的。”

    “废话!你庆春叔虽然不是我亲兄弟,可是那比亲兄弟还要亲。这人也是好人,就是现在这好人都不得志,爬的快的都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老徐这一番感慨,让凌正道听得有些别扭,貌似自己就爬的很快

    不过话说回来,以徐庆春以前这学历水平的,至今还是一个副院长,外加卫生局副局长,这职位的确是升的有些慢了。

    要知道八十年代的大学生,那可是绝对的天之骄子。

    正常情况下,以徐庆春这条件,就算进不了省级的医院,市级医院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如今却还窝在县医院,这真是有些屈才了。

    不过不管屈不屈才,凌正道也知道,这次自己明面上就是奔着徐庆春来的,有些问题都是要去查清楚的。

    “那你先歇着吧,我也回去睡一觉。”凌正道有些撑不住了,换谁两宿不睡觉那也是受不了的。

    “你去吧。”徐建平应了一声,却不忘又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芳芳把事情办了,老子不要你彩礼的。”

    “这”凌正道最怕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这还要看她意见吧。”

    “磨叽!一个大老爷们做事就不能果断点喂,你给我站住,老子话还没有说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