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恶化
    说起来一个正科级干部,会因为营养不良出现低血压症状,这多少有些稀罕了。毕竟大多数领导干部,最常见就是三高

    倒不是说徐建平多么艰苦朴素,两袖清风,而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的饮食的确有些差强人意。

    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蓝雅也回南海市了,徐建平就觉得整个人空了下来,整天都是茶饭不思的。

    结果这一来二去,就搞得身体出现了低血压症状。

    其实这毛病老徐一直都有,虽然一直都是个小干部,但是一个人拉扯两个女儿的辛苦,还是可想而知的。

    老徐自己舍不得吃舍不穿,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两个女儿。别人可以出去吃饭喝酒,可是他不行,把两个女儿放在家里,他不放心。

    如此两个女儿都成人了,可以却都不在身边,这让老徐内心很是失落。即便是他知道自己留不住女儿,可是那种心情却不是谁都能体会的。

    住院这种事对徐建平来说,更是一种折磨,他是宁愿坐牢都不想住院的。

    “你赶紧的给我回去,老子能照顾好自己。”徐建平看着坐在身边的凌正道,更是心烦意乱地想将起打发走。

    “那好,你先休息吧。”

    凌正道摇了摇头,便走出了病房,当然他是不会走的,毕竟谁知道老徐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没个陪床的怎么行?

    看着凌正道灰溜溜地走出病房,徐建平还是黑着一张脸,这一下午自己赶了这小子不下二十次,结果转眼他又回来了。

    “老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心里不舒服也不能总拿孩子撒气,你那儿子够好的了。”

    旁边的病友摇头说了徐建平一番,显然也是觉得老徐有些过份了。

    “啥儿子,那是我女婿。”徐建平叹了口气,这会儿他特别想念自家闺女。

    “女婿就更好了,就你这女婿都比我那儿子强。你闺女有福气啊,我觉得那小伙子人挺好的,换了别人谁这么惯着你?”

    徐建平沉默了下来,的确他也觉得凌正道真的没理由惯着自己。说是女婿又不算女婿,而且人家现在职位也比自己高,完全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逆来顺受的。

    “你这脾气得改,不然这么好的女婿指定不就让人抢走了。”

    徐建平听到这里,不由就有了些心思,说起来他还真怕别人抢走自己这个女婿。

    已经是晚上了,凌正道在医院走廊的窗户前点了一支烟,心里想的还是徐建平的一些情况。

    今晚如果没有什么事,老徐的情况就不会太严重,如果出现了什么症状那就不太好说了。

    期间张政打来过一次电话,问了下情况,又说工作走不开什么的。

    凌正道知道张政是不想过来,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现在过来不过来都一个样,也帮不上什么忙,最多也就是替自己挨几句骂而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凌正道不由回头,便看到了神色匆忙的徐芸。

    凌正道也是年前见过徐芸一次,便再未见到过她。

    如今的徐芸看起来要比以前时尚了许多,格子连衣裙,长发垂肩,即便是脸上带着焦急之色,却也无法掩饰她优雅美丽的容颜。

    “大姐”凌正道连忙迎了上去,虽然这声“大姐”叫的有些怪异,但是他还是对徐芸充满尊重的。

    “小凌”徐芸看到凌正道先是一愣,而后才又问:“你大哥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

    “大哥有工作,而且挺急的,我就先让他回去了。”凌正道特意为张政说了句好话。

    “我爸他在那个病房。”徐芸也顾不得多想什么,此刻就想看看父亲的情况。

    “就在前面病房10床,你也别太担心,刚刚睡着。”凌正道说着,就引着徐芸走进了病房。

    老徐这一天也没少折腾,这会儿应该也是累了,凌正道和徐芸走到他面前,他都没有醒过来。

    徐芸张了张嘴,却又不忍心唤醒父亲,一双秀目随之变得晶莹起来。

    见徐芸如此担忧,凌正道连忙安慰:“大姐你不用担心的,就是摔伤了腿而已,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凌正道没有对徐芸说出具体情况,就是怕她会更担心。即便是如此,徐芸的眼睛还是通红,不时就会流下泪水。

    “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中平的。”徐芸看着有些憔悴的父亲,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就如同徐建平视女儿为命一样,徐芸又何尝不是视父亲为重要的人,这种亲情是许多感情都无法去替代的。

    凌正道退到了一旁,让徐芸坐在了徐建平的身旁,看着佳人含泪的模样,他更是不由想起当与徐芸的那些错误经历,心里更是充满了愧疚感。

    “你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就行的。”凌正道见已经是凌晨时分,便关心地对徐芸说了一句。

    徐芸这会儿才醒悟过来,她看了凌正道一眼,却又很快地移开了视线,“我没关系的,你先回去吧。”

    “我也没事的。”凌正道摇了摇头,自然不想让一路风尘的徐芸留下来照顾徐建平。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凌正道和徐芸单独在一起时,彼此都会觉得很尴尬,大多时候相互间都是沉默的。

    一阵咳嗽声打断了这种沉默,睡梦中的徐建平呼吸似乎有些急促起来,这个变化立刻引起了凌正道和徐芸的注意。

    “爸,你怎么了?”徐芸忙问了一句,手更是摸向了父亲的额头,“怎么会发烧了?”

    凌正道听到这里,也仔细看了一番,果然呼吸急促的徐建平,满脸潮红之色,情况看起来似乎并不太好。

    “我去叫医生。”不及多想,凌正道便冲出了病房,他就是担心老徐在这观察治疗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症状。

    徐芸本来就是医生,虽然只是妇科医生,可是却也能看出父亲的情况有些不对,特别是她注意到父亲的下身出现了渗血的情况。

    不就是摔伤了腿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徐芸已经意识到,凌正道并没有完全对自己道出实情。

    徐建平的情况突然恶化,值班的医生也说不清什么状况,最后只能将人先送到急救室治疗。

    “小凌你老实告诉我,我爸他到底怎么了”徐芸焦虑地握着双手,脸上尽是急切之色。

    “这”凌正道见徐芸如此着急,迟疑了下才说:“医生说是摔伤了肾脏器官,不过应该没有大问题的”

    徐芸整个人都懵了,显然凌正道的话对她来说是很沉重的打击。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