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病情
    “您这样的能下床?”凌正道看了看徐建平的腿,就觉得这活动肯定是个问题。

    “脑袋又没掉怎么不能下床!”徐建平说着,就撑着两条胳膊要坐起来,可是身子刚起了一半,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看着老徐呲牙咧嘴,一副拧着要坐起来的样子,凌正道连忙上前,“您还是老实的躺着吧,这样不行的。”

    “怎么不行了,老子摔断了腿都比你们强!”徐建平的倔强脾气上来了,哪怕是额头上已经渗出冷汗,却还是坚决要坐起来。

    “10床你怎么回事?谁让你乱动的!”一个小护士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腰都摔伤了,还乱动你想瘫痪吗?”

    徐建平听到这里,顿时老实了下来,“啥?老我这还要瘫痪?”

    “医生不是说了吗?你现在只能躺着不能乱动!”

    小护士训完老徐,又气冲冲地对张政和凌正道说:“还有你们家属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让他随便乱动。”

    眼前这三位说起来可都局长,结果却被一个小护士训斥的不敢说话了。

    “主要是他想上厕所,我这”

    “上厕所你们给接着不行?”

    “行。”凌正道连忙点头,对于这种事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不行,老子这么大人了,尿个尿还用别人伺候吗?”老徐果断摇头,看来他是觉得这种事情挺丢人的。

    “不想被伺候也行,那就插导尿管吧”

    “那我还是让人伺候吧。”老徐满脸沮丧地说了一句。

    凌正道看到这里,心里既觉得可笑又是颇有感慨,果然在要强的人,只要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那都是要乖乖的。

    虽然没有怎么伺候过人,可是凌正道却没有丝毫的抵触,见张政在一旁犹豫不决,他便从床下拿出了便盆。

    “慢慢来,习惯就好了。”凌正道见徐建平红着一张老脸,强忍着笑意地说,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老徐如此害羞。

    “不行,老子尿不出来。”努力了半天,徐建平沮丧地摇了摇头。

    “放松,深呼吸”

    “老子是站在尿的,你这让老子怎么尿,你给我滚蛋!”老徐估计是憋的难受,这会儿脾气变得越发暴躁起来。

    张政在一旁看着,脸色一会儿一变,最后装模作样拿出手机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他又满脸急色地走了进来对徐建平说:“爸,局里有个案子等着处理,我得先回去。”

    “去吧,忙你的去吧。”徐建平一阵摆手,这会儿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守着自己,实在是太尴尬了。

    “那小凌你先照顾一会儿,我忙完就过来。”张政又对装模作样地对凌正道说了一句。

    “行,大哥你先去忙。”凌正道这会儿也没功夫理会张政,他正在研究怎么让老徐尿出来

    张政走了,凌正道和徐建平大眼瞪小眼地对峙了半个小时了,那个便盆却还是空的。

    “你这样看着老子,让老子怎么尿?”老徐愤愤地瞪着凌正道。

    “那行,我不看你。”凌正道把眼睛移到一旁,伺候人不是什么容易事,伺候徐建平那就更不容易了。

    “你给我接好,万一尿床上怎么办?”徐建平心里着急,便又开始找起麻烦来。

    “你也得先尿出来才行。”凌正道都快无语了,这位爷真是爷,自己尿不出来还怪这个怪那个的。

    “你也给我滚蛋吧,老子不用你伺候!”徐建平恼羞成怒,便又开始骂凌正道了。

    凌正道还真就想一走了之,可是自己走了谁照顾老徐?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让老徐尿出来,这尿不出来就不会消停。

    想到这里,凌正道突然眼前一亮便有了注意,眉头一扬便吹起了欢快的口哨,不是说这个方法利尿吗

    欢快的小口哨在病房中回荡着,老徐的脸却是越憋越红。

    “哎小伙子别吹了,我不行,要去厕所。”

    老徐还没尿,反倒是临床的一位大爷,连忙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拎着吊**一瘸一拐地就往卫生间跑。

    这么前前后后又折腾了半小时,估计老徐也是憋的不行了,总算是尿了出来。

    凌正道深深地松了口气,伺候老徐这种事,比去南海市招商还难。可是当他低头看向便盆时,整个人却又随之紧张起来,便盆里的尿液竟然是红色的!

    虽然凌正道不懂什么医术,但是对于尿血这种事,他还是清楚的,这肯定不是什么好症状。

    不由地抬头又看了一眼徐建平,凌正道的心里更是担心,这老徐身子骨一直硬朗,这次不会要垮了吧?

    “老子都尿完了,你还愣着干嘛,倒尿去啊!”徐建平看起来似乎还挺有精神的,最起码说话还是中气十足的。

    “哦,那你先歇着。”凌正道应了一句,悄然把便盆移到身后,他担心老徐会接受不了。

    徐建平向来是个要强的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伺候。这突然就躺在病床上,他显然是无法接受的,脾气自然也变的更古怪了。

    凌正道提出换个单人病房,徐建平更是坚决反对,倒不是因为别的,他就是觉得进了那种特殊的病房,显得自己好像病的多重似的。

    还是张政有先见之明,早一步走人了,这会儿气不顺的徐建平,把火气都撒在了凌正道的身上。

    其实凌正道根本就没有照顾徐建平的义务,毕竟他和徐芳现在算是分手了。可是要把老徐单独留在这里,他却是做不到的。

    下午,凌正道把工作都交给了邢米等人,留在医院照顾徐建平,也可以说是留在医院,被徐建平各种训斥。

    “医生,10床的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担心徐建平的情况,凌正道便找主治医生询问情况。

    “病人现在除了腿部有明显骨折外,胯骨区也有损伤,另外最严重的是,病人在摔倒时造成了肾脏受损,这个还要进一步观察”

    肾脏受损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虽然看徐建平现在并没有什么事,但是谁也保不准情况会不会恶化。

    “那具体要观察多久,如果恶化又会怎么样?”凌正道听得很是没底。

    “两三天吧,如果观察内病人的情况没有恶化,那就不用太担心,如果出现感染或者其他原因就不好说了,到时候就要转院了。”

    医生的话说的虽然含蓄,可是凌正道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如果情况不好,中平县医院是医治不了的。

    还真是世事无常,谁又会想到曾经身体素质比年轻小伙子还好的徐建平,转眼间就会变成这样。

    “另外病人有低血压症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他出现短暂昏迷的情况。”

    “谢谢你了医生。”凌正道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