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内心的自卑
    一个女人如果肯在一个男人面前尽情放纵自己,无非只有两种情况,其一是生性放荡,其二则是真心爱这个男人。

    在许多男人眼中,宁雪无疑生了一张放荡的面孔,然而实际上她却是非常保守的。所以在凌正道面前如此放纵,已经说明她将自己完全交给了这个男人。

    再次恢复平静之后,宁雪依旧是精力十足,完全没有任何的倦意,她还有很多话要对凌正道说。

    “姐姐,你在想什么?”凌正道注意到宁雪似是有心事,不由便问了一句。

    昏暗的光线下,宁雪的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那种天生的妩媚也更加让人迷离。

    “你还要叫我姐姐吗?”带着幽怨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由心生怜惜。

    凌正道愣了一下,此刻他也意识到原本很自然的“姐姐”称呼,在此刻却显得格外怪异。

    宁雪轻启朱唇,想为凌正道找一个更好的称呼,可是想了半天,她却也不知该让他如何称呼自己。

    像哥哥那样叫自己小雪,可是自己明明比凌正道的年龄大。像爱人那样亲昵称呼,似乎又显得有些唐突。

    迟疑了许久,宁雪才有些吞吐地说:“小凌,你有没有想过要”

    凌正道等了半天,都不见宁雪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便不由地问:“要什么?”

    手机的来电铃音响了起来,这让刚要开口的宁雪,也随之换了一句:“你先接电话吧。”

    凌正道点了点头,摸起手机看到周影的来电后,却有些犹豫起来。

    “谁的电话?”旁边的宁雪好奇地问了一句。

    “周影,她找我可能有事情。”凌正道莫名地有些心虚起来。

    “那你”宁雪变得纠结起来,她不想让凌正道离开自己,却又不想耽误了他的事情。

    “我可能要走了。”凌正道挂掉了电话,做出了决定。

    “你有事去忙就可以了。”宁雪努力地笑了笑,只是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

    周影在半夜打电话来,原因是什么,凌正道自然是清楚的,肯定又是想让自己去陪她。

    这算是个无理的要求吧,可是凌正道却很难去拒绝,特别是他知道周影为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心里始终有愧疚。

    “晚上开车小心一些。”宁雪把凌正道送到门口处,又满怀依恋地嘱托了一句。

    “你也早点休息。”凌正道点了点头,便转身而去了。

    宁雪在夜色中站了许久,直到凌正道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她都不曾移开眼睛。

    “我想问你想过要娶我吗?”宁雪缓缓地道出心底的话,虽然这个想法早就在她心中萌生,可是却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无疑,在宁雪的心里,凌正道是自己最好的依托,这已经无可取代了。可是有些话,她始终都不敢说出口。

    特别是她得知周影打电话找凌正道后,便更不想将这些话说出来了。

    虽然对周影这个人并不熟悉,可是宁雪却知道,这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而且还拥有显赫的家世。

    至于自己,即便哥哥是成州市的市长,可以自己毕竟已经结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又拿什么跟人家比?

    宁雪的这种自卑,来源于她保守的性格,她是一个特别看重贞洁的人,总觉得已经结过婚的自己,会配不上凌正道。

    只是单看外表,真的很难想象宁雪会是这样一个女人,甚至连凌正道都觉得,宁雪应该是那种比较前卫的女人才对。

    真正了解宁雪这种性格的人,也只有她的哥哥宁斌,所以宁斌在提及凌正道时,还不忘说一句,他也是结过一次婚的,就是不希望妹妹心里有什么负担。

    可是宁雪还是太敏感,哪怕是把自己交给了凌正道,却也不敢向其吐露真心。

    凌正道达到新北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当周影打开房门后,她看到的是一个梨花带雨的周影。

    “怎么了?”看着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周影,凌正道不由地问了一句。

    不问还好,这一问更让周影“嘤嘤”而泣,她像个孩子般扑入了凌正道的怀中,哭的那是一个让人心碎。“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呢”

    听到周影孩子般的语气,凌正道好气又好笑,怎么这位大小姐越来越长不大了呢?

    其实并不是周影长不大,是因为她越发将凌正道视作自己的亲人。在亲人面前撒娇哭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人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潜意识,所以在旁人特别是陌生人面前,人总会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强势,掩饰内心中的脆弱。

    比如周影以前,在凌正道面前表现出的那种盛气凌人,其实就是这种自我保护的潜意识在作怪罢了。

    可是如今,周影已经对凌正道没有了任何的戒备,所以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也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像个孩子。

    这是女人的一种天性,如果你选择去关心,她会很开心,对你就会越发依赖。反之她就会很伤心,久而久之就会渐渐远离你。

    凌正道对于撒娇的女人,是毫无抵抗能力的。他爱恋地拍了拍周影的肩头,轻声说:“我怎么会不管你,这不是来了吗?”

    女人其实很好哄,特别是被心爱的人哄,三言两语就会破涕为笑,周影就是如此。

    看着周影乖乖地躺在了床上,凌正道暗暗摇了摇头,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自己总不能一直都陪着这位大小姐睡觉吗?

    即便凌正道对于周影心生情愫,可是他还努力让自己和她保持必要的距离,原因就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给予她什么。

    想了一会儿,凌正道才说:“过几天我要去中平县,暂时不会在成州。”

    “那我晚上去中平县,早晨回成州。”周影不假思索地说着。

    中平和成州的距离并不算远,来来回回如果开车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可是凌正道的本意并非如此。

    犹豫了片刻,凌正道又说:“我这次去是因为工作,所以不能一直陪你。”

    “是这样?”周影终于明白了凌正道的意思,脸上也随之露出委屈之色。

    那种如同小孩子般的委屈,瞬间就让凌正道的心软了下来,让他不想再去拒绝周影的任何要求。

    “那你今晚不走吧?”周影有些哀求地又问。

    “今晚不走。”凌正道点了点头,他已经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之前凌正道还为自己能够摆平周影而沾沾自喜,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其实是他自己被周影摆平了

    “把你的西装留给我,晚上我抱着它睡觉,就像抱着你一样。”周影很是期待地又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