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出路
    “人呢?”许正南看着空荡荡的客房,恼怒地质问冯听声。

    “人呢”冯听声不满地看向丛智磊。

    “人应该是回来的。”丛智磊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回来你麻痹!这客房都找了三遍了,也不见人!”

    “这”冯听声和丛智磊一阵无语,这到嘴的肉怎么可能就突然飞了呢?

    “还愣着干毛,赶紧的去找人,要是宁雪出什么意外,看你们怎么向宁斌交代!”许正南怒吼了起来。

    这会儿冯听声和丛智磊的心,也都“咯噔”了一下,这事真要让宁斌知道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见许正南转身就往外走,冯听声连忙问:“许少,你去干什么?”

    “我吃了两粒药,你特么说我能去干嘛!”

    看着许正南急匆匆地离开,丛智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冯总,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特么能怎么办,赶紧给我去找人,找不到人,你我都要完蛋!”

    “那咱们去调酒店监控吧,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回来。”

    “不光是酒店的监控,还有富贵楼的!”冯听声说着,就摸出了手机,“李局吗?我是冯听声,想找你帮个忙。”

    凌珊此刻正在长兴市的一处别墅中,之所以放下凌正道,一个人匆匆地赶了回来,是因为王朝军突然来到了长兴市。

    “干爹,你又在怪人家了,人家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凌珊站在王朝军的身后,讨好地为其按摩着双肩。

    “我说过你多少次了,现在不是以前,你不要以为在长兴就相安无事,东岭省现在落马的官员还少吗?”

    “这事主要还是刘全忠的事,他那个弟弟讨债就讨债吧,竟然还想讨人家的女朋友,在长兴我可管不了他们兄弟。”

    “全忠以前是跟我一起打江山的,我本来是想重用他,可惜烂泥扶不上墙。”

    王朝军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身边的人都是棋子,必要的时候是都可以抛弃的。

    “干爹你有什么打算?”凌珊故作不知地问。

    “走一步说一步吧。”王朝军没有表态,片刻后却又问:“最近那个凌正道有找过你吗?”

    “没有,不过我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他现在很失落的样子。”凌珊面色不改地说着。

    “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刚死了老婆。”说到这里,王朝军回头看向凌珊,“林薇薇的死,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吗?”

    “这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当时人家在陪干爹呢,这你都忘了吗?”凌珊说到这里,便又撒起娇来,“哼干爹你现在都开始怀疑人家了。”

    王朝军的手摸在凌珊光滑的手背上,满脸和蔼地笑着说:“不是干爹怀疑你,只是现在做什么事都要谨慎,以后都要逐步洗白的。”

    “那可是不容易,刘全忠肯定不会同意的。”

    “他不会不同意的。”王朝军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就在这时候,凌珊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王朝军柔和的目光,也随着手机的铃音变的凌厉起来。

    “是公安局的李局长打来的。”凌珊摇了摇自己的手机,对王朝军笑了笑便接通了电话,“李大局长,你有什么事吗?”

    “凌总,我想调一下富贵楼和兴隆酒店的监控”

    “那可不行,我可是做生意的人,希望李局长能通融下。”凌珊满脸的微笑,可是心里却慌乱不已,难道王朝军知道凌正道来长兴市了吗?

    “那好吧,还是生意重要。”那位李局倒也是痛快,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凌珊收起手机,心情却是越发地急切,她在想该如何向王朝军说刚才的电话内容。

    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的,凌珊笑着便说:“干爹,现在长兴市的这些人越来越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还不等凌珊把话说完,王朝军就摆了摆手,“如今在长兴说话,你比我有分量,有些事自己看着办就行。”

    “那我还不是都听干爹的。”

    “好了,这次我只是路过长兴市看看而已,这就回去了。”王朝军说着就站起了身子。

    “啊人家还以为干爹会留下来陪人家呢?”

    凌珊嘟起了嘴巴,很奇怪的是,她从来都没有在王朝军面前皱过鼻子,似乎她皱鼻子的样子也只有凌正道会觉得习以为常。

    “干爹岁数大了,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王朝军说着就向外走去。

    看着王朝军的车消失的在夜幕之中,凌珊深深地松了口气,她早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王朝军早就对她起疑了。

    凌珊在长兴市这几年来,背着王朝军做了很多事情,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够了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为此这几年,凌珊更是巧妙地除掉了王朝军在长兴市安排的一些人。正如王朝军所说,如今真正能控制长兴市的人就是她。

    之前凌珊这么做,主要是有苏澜在为自己做挡箭牌,毕竟苏澜才是王朝军最不放心的人。可是现在苏澜越来越低调,凌珊的高调却越发凸显出来。

    这不是一个好事情,凌珊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离开长兴市了。她可不想戚雅那样对王朝军惟命是从,在她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工具罢了。

    表面上看来,凌珊不如苏澜那么聪明,实际上她早就看透了王朝军的薄情寡义,而幼年时的那些经历,也让她不再信任任何人,除了凌正道。

    凌珊很清楚,自己唯一的出路只能靠自己。

    “李局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凌珊再次打通了那位李局的电话。

    “是这样的,临山的那位冯少打电话来,说要调监控找人,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先问问凌总,既然你不同意,也没必要给他面子的。”

    冯听声?凌珊听到这里不由皱眉,她搞不明白这个纨绔子弟为何要调监控,难道是因为正道哥吗?

    对于冯听声与凌正道之间的一些过节,凌珊还是比较了解的。想到这里,她便又对李局说:“麻烦李局了,改天请你吃饭。”

    “凌总客气了,长兴市是咱们的,还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的,他冯听声在长兴吃不开的。”

    王朝军的座驾已经驶出了长兴市,这位东岭省的风云人物,此刻正在闭目养神,谁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王总,启航集团的冯听声打电话找你。”一个娇滴滴的小秘书,轻声细语地对王朝军说。

    “他找我做什么?”王朝军眼睛都不睁地问了一句。

    “好像是有事找你帮忙”

    “就说我不在,这种人也只有遇到麻烦才想起我,让他自己去处理吧。”王朝军不屑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