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帮凶
    “许少你还惦记着宁市长的妹妹呢?”冯听声很是玩味地说了一句。

    许正南不悦地看了冯听声一眼,心想这小子是在揭自己的丑吗?

    作为一个风流公子哥,许正南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不过接触的女人越多,他的口味就越独特。

    类如冯听声那娱乐公司养的野模,还是三线小明星,根本就入不得他的眼。

    即便是王朝军手下美女如云,可是能入冯听声眼的也是不多。而王朝军最得意的十二金钗,他还没资格去接触。

    当然这些女人,甚至是风情万种温柔温雅的徐芳,在许正南眼里都及不上宁雪。

    明明是正派的良家少妇,却生了一张小妖精般的脸,这样的女人让许正南充满了征服的**。

    可是如今这些事情,许正南也只是想想罢了,宁雪那可是宁斌的亲妹妹,哪怕许正南胆大妄为,也不敢在成州触市长的霉头。

    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许正南这几天没事就看新闻,而且一边看,心里还一边想着那些龌龊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也不难,这小寡妇没有丈夫,又是虎狼之年,肯定是饥渴难耐了。”冯听声在一旁坏笑着说。

    许正南听到这里更是砰然心动,欲求不满的小寡妇,这种事情想想都刺激。更不要说长的还那么放荡,在床上绝对是个尤物。

    虽然想法很好,但是许正南也明白这种事不能用强,不然宁斌那一关可过不去。

    “我找人把宁雪约出来了一个星期,这机会许少觉得怎么样?”

    许正南听到这里,脸上随之露出兴奋之色,“冯少,你什么意思?”

    “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见许少终日思佳人想帮你一下罢了。”

    许正南脸上的兴奋越来越浓,连忙又问:“这事稳妥吗?”

    “稳妥是绝对稳妥的,像这种女人最在意名声,稍稍要挟下她就不会乱说的。如果许少的功夫好,那她以后还不是心甘情愿任你摆布?”

    冯听声的话越发上许正南不淡定了,这位许公子此时面色潮红,双目放光,恨不得马上就要去征服宁雪。

    当然许正南还不至于丧失理智,片刻后他便反应过来,冯听声可不会无缘无故地帮自己。

    “冯少你今天说的那个事,大约需要多少钱?”

    “不多,有两个亿就差不多了。”

    “两个亿,你之前拿下茂庄段也没花这么多吧?”许正南皱起眉头,冯听声这是想趁火打劫吗?

    “之前是之前,可是现在凌正道那小子盯的紧,两个亿一点儿都不多,再说这钱算我借的,日后还会给你提三成。”

    “冯少一码归一码,我借给你钱这也是担风险的,两亿你给我三成,是不是有点少了。”

    冯听声那片地有一个亿就差不多了,不过既然许正南上钩了,为什么不多要一个亿,缓解下启航集团的资金压力。

    可是许正南也不是善茬,即便有点晕头转向,却还是始终不忘利益。

    特么的!拿着国家的钱挥霍还想要多分成,那有这种好事!冯听声对于许正南的讨价还价很是愤然,可是现在生气也没有用,谁让人家有钱呢?

    “五五开,为了一个女人我冒这么大风险,想想也是有些不值得。”

    “好,那就五五开,谁让咱们是朋友呢?”

    同样是这个夜晚,凌正道却在方锦婷的家中。他来找方锦婷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关于李哲的事。

    本来李哲的事情还是有转机的,可是让他父亲李明海这么一闹,却又有些麻烦了。

    李明海的举报在成州官场掀起波澜,搞得市委市政府都很被动。所以出于许多原因,领导暂时不想释放李哲。

    原因很简单,万一把李哲给放了,又搞这么一出谁受得了。所以诸位领导对这件事,那是谨慎再谨慎。

    李明海因为涉嫌危害公共治安,现在人在成州看守所。好在周影没有打算起诉他,如果没有人过份追究,这件事倒也是不难办。

    凌正道对此也是懊恼不已,虽说这事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总觉得这事自己不能不管。

    “现在不仅要看市检察院那边的态度,还要看你们政府和市委的态度。”方锦婷摇了摇头,这件事她觉得凌正道不应该去管了,实在是太得罪人。

    检察院什么态度就不用想了,因为李哲的事,姚志扬也是受到批评的,这家伙小肚鸡肠的,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市政府和市委的顾虑,就是怕李哲出来又闹,两位一把手都是刚到任的,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所以这件事,凌正道最好的做法就是置身事外,可是他不是那样的人。原本好好一家人,就因此落得家破人亡,实在是不应该。

    “不管怎么说,这事我也有责任,向法院提起上诉胜率有多少?”凌正道摇了摇头,心里一阵烦闷。

    “这件事你首先还要征求两位领导意见,不然法院都不见得会受理。”

    “原来是这样。”凌正道愣了一下才又说:“我回头找领导沟通下。”

    “你就不怕领导对你有意见?”方锦婷虽然不在官场,但是有些事情却很明白,凌正道这样做分明是自找麻烦。

    “有意见就有意见呗,反正领导一直都对我有意见。”凌正道一阵苦笑。

    “你真是的。”方锦婷叹息了一番,她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却很少为自己考虑。

    也正是因为这样,方锦婷当初才放心将自己和女儿交给这个男人。

    “我还要求你帮个忙,做一个辩护律师。”暂时放下李哲的事情,凌正道便又开始说另外一件事。

    “是你想帮别人吧?”

    “差不多吧,不过这次和我也有关系。”

    “什么事?”方锦婷有些好奇,凌正道还是第一次因为个人的事,开口找自己帮忙的。

    “就是开发区彩虹服装厂的案子,这个案子市检已经受理了,负责人应该就是副院姚志扬。”

    “那案子我知道一些,你这是要针对姚志扬吗?”

    “没错,我说过不会放过他的!”

    凌正道的眼睛中冒出怒火,他之前大张旗鼓地调查开发区问题,就是在谋划一盘棋,而这盘棋就是针对姚志扬的。

    心胸豁达的凌正道,很少去恨一个人,除非那个人触了他的底线,姚志扬就是触他底线的人。

    林薇薇的死如果有凶手的话,那么姚志扬就是帮凶。当日如果不是姚志扬让人把自己带到市检,林薇薇怎么可能会忧心忡忡,又怎么可能会发生“意外”。

    就因为如此,凌正道是绝对不会放过姚志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