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母爱
    凌正道在叶霜办公室谈论新北区项目时,宁市长也和胡市长在讨论这个问题。

    两位正副市长之间的关系,自然要显得近一些,此时二人正坐相对坐在沙发上,很是愉快地洽谈着。

    “胡市长,你这可是老来得子,嫂子给你生了一对龙凤胎,可喜可贺。”

    “多谢宁市长了,有时间去家里坐坐。”

    宁斌对胡展程很是客气,一是职位原因,二是他也很需要胡展程的助力。

    叶霜和宁斌都是空降到成州来的,彼此间想要迅速在成州站稳脚跟,不拉拢些人怎么能成。

    胡展程是常务副市长,与宁斌的之间的来往,自然要比与叶霜之间的来往要多。

    再者胡展程在成州地区任职多年,也算是深悉成州的一些事情,所以对于胡市长,宁斌还是不吝请教的。

    胡展程在基层工作多年,要论起水平来,的确比机关出身的宁斌要强很多。

    不过胡展程为人向来圆滑,虽然他和宁斌走的很近,却依旧是认真执行市委的一些指使。

    新北区这个区委书记,在胡展程看来,就是一件麻烦事。所以为此他是能躲就躲,完全不介意凌正道的夺权,为的就是两头都不得罪。

    一番家长里短之后,宁斌便谈到了正题,“胡市长,新北区下周就要奠基了,你身为区委书记,这责任一定要抓起来。”

    胡展程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宁市长,我这精力不太行了,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兼顾。”

    “怎么会?胡市长这半年来在成州,还是颇有成绩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负责好新北区的项目。”

    “尽力而为,不过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凌正道还是很强势的。”

    “再怎么说,也还是你领导他,而且你以前就是他的领导,这一点我觉得没问题。”

    宁斌现在虽然对凌正道没有什么恶意,却也谈不上什么好感。让胡展程兼任新北区区委书记,就是想借此压凌正道一头,主要还是压叶霜一头。

    不过胡展程这个老油条,实在是有点两面派的意思,还在其还算是认真执行市政府的建议。

    冯听声一心想搞地产,为此也没少拖关系找宁斌。

    宁斌起初是想帮冯听声的,可是因为上次闹的一出,让他也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惹麻烦。

    只是冯秘书长隔三差五就打个电话,要求自己照顾下冯听声。这个面子宁斌想给,却也不想给。

    冯秘书长在省里还是很有份量的,宁斌也不想因此得罪这位领导。可是自己身在成州,也指望不上他冯秘书长什么,而且上次因为搞得自己还很被动。

    后来冯听声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弄了这么一个地产开发的资历,又改头换面新成立一个尚品集团。

    冯听声这么一弄,还真就让宁斌不好说什么了。为此他便将这件事交给了胡展程去办,免得那位冯公子再给自己惹什么麻烦。

    胡展程是那种让人当枪使的人吗?显然并不是!至于他为什么如此肯揽这件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这件事,宁斌对于胡展程的态度也更亲近了一些,便想着让其再次为自己出力,在新北区项目上压住叶霜。

    然而胡展程这次的态度很不明朗,不是以年龄说事,就是以家里的一双儿女为由,总之就是不想抓新北区这个权。

    老油条是一种什么标准呢?那就是哪怕他拒绝了你,都会让你觉得,他的拒绝很有道理,胡展程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宁斌对于胡展程的一再退让,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尽量要求胡市长,可以抓起这个权。

    “宁市长,我会尽力而为,尽力做好这个工作。”最后胡展程含糊不清地应了这么一句。

    赵丽然的一双儿女已经出了满月,哥哥叫胜寒,妹妹叫胜雪,出落的都是粉嫩可爱。

    哥哥长的很像赵丽然,看上去很是乖巧,妹妹却是又哭又闹,从小就是一副火爆脾气,那股子淘劲儿更像是某个人。

    作为一个刚刚当妈妈的女人,赵丽然现在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一双儿女身上。

    有过孩子的都知道,带一个孩子就很让人累心了,更何况还是两个。所以赵丽然整日都在忙碌着孩子的事,至于别的她都没有精力去想了。

    “丽然,我看还是找个保姆吧,你这样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实在是太累了。”胡展程看着头发有些凌乱的赵丽然,心里也是有些心疼。

    以前赵丽然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优雅知性的模样。可是现在,被两个小恶魔折磨的,都憔悴了很多。

    “我自己来就行,不用请保姆的。”放下刚刚在怀中睡着的妹妹,赵丽然又抱起了啼哭的哥哥。

    “你这是为什么呢?干嘛非要自己受累。”胡展程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妻子的想法。

    赵丽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怕找保姆或者月嫂给自己看孩子,那些人会对自己孩子不好,会害了自己的孩子。

    几乎从怀孕开始,赵丽然就有些轻度妄想症,总是害怕别人会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当然这并不是病,而且一个母亲对于子女的深爱。

    正是因为太爱自己的孩子,所以她才时刻都保持着警惕,任何事都亲力亲为,而且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的孩子。

    就如一头保护幼崽的母猫,平时虽然很温顺慵懒,可是有人敢接近它的孩子,它就露出锋利的爪子一样。

    哥哥这边还没有睡着,妹妹却又闹了起来。胡展鹏看到这里,便要上前去抱婴儿床上的女儿。

    “你要干什么?”还不等胡展程的手触到女儿身上,赵丽然就惊叫着,将这个丈夫推开了。

    胡展程对于赵丽然这有些悍妇的行为,感到错愕与不解,这个满脸凶色的女人,还是自己那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吗?

    赵丽然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多激动,她稍作平静后,才低声说:“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胡展程欲言又止,他不明白赵丽然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即便这两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但是自己也从来没有多想过什么。

    可是自从这两个孩子出生后,自己连抱一下,都会被赵丽然强烈地反对,这算是什么?难道自己如此待赵丽然,都换不来她的一颗心吗?

    赵丽然也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胡展程如此的警惕,他应该不会害自己的孩子才对。那个曾经稳重理性的赵丽然,到哪里去了?

    “你自己要多注意休息,我去处理些工作。”看了看埋头为女儿整理尿布的赵丽然,胡展程回过头向书房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