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蓄意而为
    凌正道只希望和林薇薇过平静的生活,不去想那些质疑和嘲讽的声音。可是凌宝钢的话,却让他发现自己错了。

    即便这个世界如此之大,可是却没有属于林薇薇的容身之地。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三叔,就跟那个女的离婚!”凌宝钢神色肃重地看着凌正道。

    虽然凌宝钢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对于凌正道来说,凌家村的村民都是养育自己的父母,自己有今天更是离不开大家的帮助。

    凌宝钢的话让凌正道很是为难,他知道三叔的话,代表着整个凌家村叔叔大爷们的意见。大家之所以没有说话,只是不想让他太为难。

    沉思了许久,凌正道才点头说:“三叔,我明白了。”

    凌正道不会和林薇薇离婚的,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她,她又该怎么去面对那些谴责与讥讽?

    “嗯,三叔知道你仁义,可是这种事万万做不到,咱丢不起那个人。”凌宝钢又是一番叹息。

    难道这种事真的很丢人吗?凌正道在心中反思,一个人走错了路,就真的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吗?

    想到林薇薇的无助,凌正道的心中就一阵刺痛。

    回到自己的家中,凌正道更是感觉这个家已经不属于自己和林薇薇的家了,因为这里根本就容不下他们。

    带林薇薇离开水乡社区,这是凌正道唯一的办法。可是自己又能带她去什么地方,又有什么地方可以接受这样的一个女人?

    在客厅里做了良久,他才走进了卧室。灯是关着的,林薇薇的身体蜷缩在床上,看上去已经睡下了。

    可是黑暗中,林薇薇的眼睛一直都在睁着,她根本无法入眠。

    凌正道的手落在她有些冰凉的肩头上,那只温暖的手,为她很多的寒意。

    泪水从林薇薇的眼睛中流淌下来,打湿了枕头,她轻声地问了一句:“你回来了?”

    “嗯。”凌正道回应了一声,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松一些,“怎么还没有睡?”

    “我”林薇薇犹豫着,过了许久她才悲伤欲绝地又说:“我们离婚吧。”

    离婚?这两个字让凌正道的心又沉了一下,他紧紧地抱住受伤的林薇薇,“我说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去爱你的。”林薇薇摇着头,她已经没了继续面对的勇气。

    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就如同一把把刀子般,一刀一刀地割着她的心,痛的她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和我回成州吧。”凌正道只希望能够缝补林薇薇破碎的心。

    “求你不要管我了好吗?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终于,林薇薇失声痛哭了起来。

    “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吗?以前林薇薇还天真地以为,自己会和凌正道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

    可是现在那些憧憬与向往,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凌正道几乎一夜未眠,整晚他都是紧紧地抱着林薇薇,只希望她不会再受到丝毫的伤害。

    清晨,看到林薇薇终于熟睡了,凌正道才缓缓站起身来。他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一夜之间整个人似乎也憔悴了很多。

    “王八蛋!”在心中怒骂了一句,凌正道大步走出了家门。

    林薇薇以前的那些事,在水乡社区传的人尽皆知,绝非是偶然的事情,肯定是有人蓄意为之,刻意去针对林薇薇。

    传播这件事的,就是同样住在水乡社区的刘庄二狗子刘文武,凌正道现在就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打刘文武一顿!

    刘文武以前和凌正道是同学,仗着家里有几个钱,经常带着一些人欺负穷学生凌正道。

    凌正道那会儿的体格,相比五大三粗的刘文武虽然差得很多,可是他生性倔强,自然不会去做任人欺凌的弱者。

    在一次打架中,凌正道一砖头砸打破了刘文武的脑袋,因为这事他险些被学校开除,还是凌家村的村民联名求情,才让他的学业没有就此中止。

    刘文武品行恶劣,凌正道是很清楚的,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混蛋还是如此的德行。

    按照三叔凌宝钢所说,刘文武前几天还上门调戏过林薇薇。之后又特意找了一群人,整天在水乡社区,四处传播林薇薇的那些事,这明显就是故意而为!

    刘文武虽然品行恶劣,游手好闲的,却是很有经济头脑,包揽拆迁工程。这几年在青县也是混的风声水起的,整天开着二手路虎招摇过市。

    中午时分,刘文武正在青县富贵楼吃饭,旁边坐的是几个满脸横肉的社会小弟。

    没有错,刘文武在青县是一号人物,自称自己在青县黑白通吃,因为小名叫二狗子,混社会的人都称呼其为二哥。

    自认为已经可以在青县横着走的刘文武,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喝着小酒,吃着火锅时,会有人来找自己麻烦。

    凌正道托人打听了刘文武的行踪后,便直接去了青县富贵楼,一进包间出看到了在主座上的刘文武。

    虽说多年不见,留着板寸头,带着大金链子大金表的刘文武还是一眼认出了凌正道。

    “哎吆这不是凌局长吗,什么风把您这大领导给吹来了?”看到凌正道后,刘文武装模作样地站了起来。

    凌正道撇了一眼刘文武,在他看来这个混蛋,除了脖子粗了,肚子大了,却还是那副熊德行。

    摆明了就是来找事的,凌正道也不理会刘文武,上前一步就将面前的桌子给掀了起来,滚烫的火锅汤,直接就奔着刘文武去了。

    好在刘文武眼疾手快,见那火锅堂冲着自己招呼过来,连忙闪了一下,才没有被浇个正着。

    饶是如此,刘文武的手还是被烫到了,疼的他不由痛呼起来。可是还不等刘文武叫出声,凌正道抓起一张椅子,就重重地砸在其身后。

    几个和刘文武吃饭的小弟,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怒骂着上前,“特么的!敢打二哥,我看你是活腻了。”

    凌正道也不理会那些混混,抬手又是一椅子砸在刘文武身上。

    “不许动,全都举起手来!”就在几个混混摸家伙什要打凌正道时,一众警察就冲了进来。

    看到警察来了,那些混混连忙收回了手。别看他们平时耀武扬威的,可是还真不敢在警察面前放肆,一个个乖乖地站到旁边。

    然而凌正道却完全无视警察,挥着椅子再次向刘文武的后背砸去。

    “杀人啦,警察同志救命啊”刘文武看到警察,这会儿竟喊起了救命。

    可是一众警察却是无动于衷地,看着眼前的打人者和被打者。领导有交代,这件事不让插手的。

    “凌局可以了,再打我可就不好交待了。”林建政缓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