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洗不清的冤
    “林建政?”凌正道的脸上露出错愕,他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巧。

    “你可能不知道吧,林建政是个二代公子哥,他的父亲曾经是长州市的副市长,郭胜利市长以前和林建政的父亲是同事。”

    难怪林建政和郭胜利的关系那么好,原来还有这层的关系,凌正道总算明白当日林建政,为何会与自己反目了,

    “那现在那位林副市长呢?”

    “在监狱里,被判了无期。”

    “这”凌正道愣住了,一个副厅级市长被判无期,这是多大的罪过呀?林建政这种出身,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真是不简单。

    “其实这件事也挺蹊跷的,林建政姐姐刚自杀,林副市长就被双规了,这其中显然是有些问题的。”

    凌正道点了点头,身在官场并不是说你不贪不拿就不会出事,郭胜利市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过回头想想,凌正道还真没有看出,林建政竟是如此的苦大若深。按照那小子的性子,如此卖力地往上爬,肯定是想要报仇的。

    想到这里,凌正道便发现林建政这个人,远比自己所认识的要更有心机和城府。

    “那张蓓蓓呢?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凌正道这会儿就有些担心起来,张延辉也好,李勇成也罢,但是这和张蓓蓓没有任何关系吧。

    “她没有问题的,毕业后考入长州市政府办公室,应该算是挺安稳的一个姑娘了。”

    听到这里凌正道就松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想看到,张蓓蓓这么一个单纯的姑娘,趟进这浑水中。

    沈慕然似乎看出了凌正道的心思,她阴沉着脸说:“凌正道,你给我小心点,别中了人家的美人计。”

    “这怎么会?”凌正道连连摇头,难道自己在沈慕然心里就这么不堪吗?

    “最好是不会,不然我肯定第一个抓你!”

    沈慕然为了找这些资料,也是着实费了一番功夫的。而且有些案件资料,除了她之外旁人还很难能拿到。

    之所以做这些事情,就是不想看到凌正道惹什么麻烦。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么的成熟,尤其是经常感情用事。

    这个软肋如果让人抓到,对凌正道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不过也正是凌正道的这种感情用事,才对了沈慕然的胃口,她也才会如此不懈余力地去帮助他。

    正月已经过去了,年味儿也是随之而去,成州市各部门的工作,也都完全进入了正轨。

    新来的副区长任萍,工作能力是非常强的,老工业区的拆迁工作,在她主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着实让凌正道省了不少心。

    凌正道生性懒散,既然任萍能力这么强,他索性直接放权,让这位副区长尽情去发挥。

    最近几天,凌正道时常往纪委跑。对于他来说,这才是现在工作的重心。

    张蓓蓓这个美女秘书,对于凌正道来说也很是称职。虽说他觉得李永成是个斯文败类,但是这却并没有影响他对小张秘书的好感。

    最近凌正道在忙一件事,还是关于李哲的事,他托方锦婷向法院申请取保候审,却也是被拒绝了。

    市检的姚志扬就抓住一条巨额财产来路不明,死死地咬住了李哲。

    这件事现在越整越麻烦了,之前凌正道觉得周影还可以作证,可是现在连周影也无法去证明,这钱是自己给李哲的了。

    姚志扬也算是聪明,他知道自己惹不起周氏集团,也拿凌正道没有什么办法,就认准了李哲。

    “这孙子太恶心了,他明明是针对我,为什么老咬着李哲不放。”凌正道对此也很是无奈,姚志扬这个对手,要比他想象中的难对付的多。

    “那五十万是铁证,所以要为李哲辩护,成功率还是很低的。”

    看着满脸愁容的凌正道,方锦婷脸上也有几分惆怅,“现在这件事,就只能拜托吴楠楠了,希望法院那边能够通融下。”

    吴楠楠是原纪委吴明泽书记的女儿,成州市法院的法官,只是李哲的案子不归她审,就算是帮忙估计也是有限。

    姚志扬为了阻止李哲取保候审,以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为由,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这是要给李哲定罪了。

    今天就是李哲公审的日子,凌正道是以辩护方证人的身份出席的。同时赶来的还有另一位证人周影。

    “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这孙子了,干嘛这么兴师动众的。”看到姚志扬竟亲自来做这诉讼人,凌正道也觉得这事有些麻烦。

    上午九点三十分,关于李哲涉嫌受贿的案子开庭审判。

    “被告人李哲,在任成州市工业区秘书时,收受他人贿赂,证据确凿。考虑到其拒不交代问题,态度恶劣,涉嫌包庇他人,我希望法官从严审判。”

    站在被告席上的李哲,满脸茫然,脸色蜡黄,精神低迷,人更是受了一圈。在市检关了这么久,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受到了很多打击。

    凌正道看到眼里,心里却有些后悔起来,如果当初自己对李哲约束的严格一下,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当然这事也怪李哲自己,当日他要肯向凌正道坦白,也不会落的今天的这种地步。

    “我对于诉讼人提出的这些问题,持保留态度。首先这句证据确凿就不对,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哲是受贿。”

    方锦婷作为辩护律师,自然是要帮李哲洗清冤屈的。

    “五十万的巨额资产来历不明,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五十万并非是来历不明,是周氏集团的周影小姐送给李哲的,相信李哲也已经陈述过事情的真相。”

    “谁能证明这五十万是周氏集团送的?”

    “我当时给了李哲一张五十万支票,这一点我可以证明。”

    “周影你要想清楚,涉嫌做假证,也是属于违法行为的。”

    “笑话,我为什么要做假证?”

    “那你为什么要给李哲钱,有是出于什么目的?”

    “没有目的,我乐意给他怎么了?”

    “你说你当时给他五十支票,那你如何证明这张支票是否存在?”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周影给李哲的支票是不记名的,再加上周大小姐每天花钱如流水,小小五十万多了少了的,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姚志扬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认为周影没有作证的依据,不认同这五十万是出于友情的赠送。

    即便是有依据,周影现在是老工业区开发商之一,姚志扬自信也有办法,让周影和凌正道陷入被动。

    只是现在,姚志扬有些顾虑周家的人,所以才不认可周影作证。有些事他比谁都清楚,可是他就是想借机整凌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