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只手遮天
    凌正道对于沈慕然的消息,向来是非常重视的,这位沈局的能力的确很厉害。

    李永成虽然看着不像个坏人,但是凌正道也是久经考验的,自然明白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

    其实李永成如何,这应该和张蓓蓓没有任何关系的,不过谁让凌局长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秘书产生了怀疑呢。

    沈慕然对凌正道的事很上心,特别是他的那个女秘书,她就担心他会在这方面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为此,沈慕然特意把关于张蓓蓓的事情,全都仔细地查了一遍,还就真让她发现了一些问题。

    凌正道没有去市局,而且找了一家饭馆请沈慕然过来吃饭,没办法,谁让凌局也没有吃饱呢。

    本来以为沈慕然会很效率,结果凌正道足足等了一个小时,饿的肚子都难受了,佳人却珊珊来迟。

    沈慕然早就换了发型,如今她蓄了一头长发,活了三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留长发,以前一直都跟个假小子似的。

    凌正道险些没有认出沈慕然,要不是她坐在了自己身边,他还就真认不出来。

    一直以来,沈慕然在凌正道脑袋里的印象就是,藏青色的警服,即便是留了长发,却也是挽着的,甚至他根本就留意过她留了长发。

    刚过肩头的长发散落在肩头,黑白拼色的上衣时尚靓丽,修身的黑色长裤,同色的高跟鞋,让沈慕然的身材无法挺拔翘立。

    除此之外,沈慕然的脸上还施着淡妆,特别是那一抹红唇,更是点睛之笔,不仅仅是突出了女性的娇媚,更符合她强势的气场。

    “沈局,你这”凌正道愣了半天,眼前的沈慕然,实在是无法与他脑海中的沈慕然画上等号。

    虽说沈慕然也曾如此惊艳过,但是在凌正道的潜意识里,她穿警服或者职业西装的干练样子,却是根深蒂固。

    所以每当沈慕然刻意打扮后,他心里就会有种异样的感觉。而今天沈慕然给他的感觉,却是一副女王范,还是那种魅惑十足的女王。

    “我怎么了?”沈慕然皱了下眉,对于这个样子的自己,其实她很不自信,就怕会在凌正道面前出丑。

    “惊艳,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凌正道由衷而道,此刻他就感觉沈慕然在市局,价值就是埋没了这么一个大美女。

    沈慕然面色如常,可是心里却非常高兴,女为悦己者容,她也是如此。

    “别说废话了,我个人觉得你那个秘书,可能有些问题。”沈慕然向来不喜欢那种缠缠绵绵的事,讲究直来直去。

    “怎么了?”凌正道有些惊讶,不明白沈慕然为何会如此说,“是因为她外公的事?”

    “不是,李永成的事情,是我不经意间差到的,现在我要说的是张延辉的事。”

    凌正道又是一阵皱眉,暗想沈慕然怎么把死人也给扒出来了。

    “你知道那个以前长州利剑是谁投资拍的吗?”

    凌正道摇头,当时他还是个为温饱发愁的穷学生,自然不知道这些。

    “投资拍那部纪实电视剧的就是王朝军,当时他的兴隆集团正在长州参与城区改造,长州市东岭省第一个老城区全面改造的城市。”

    王朝军起于成州,兴于长州。当年长州作为东岭省的样板城市,进行了全面的城区改造。

    也正是这次城区改造,让王朝军迅速地拥有了一笔很大的资本,从而将兴隆房地产辐射到整个东临省。

    当初长州老城区改造,很多人都看准了这块肥肉。王朝军一个外来者,想要和本地人抢生意,其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长州的一些恶势力,自然不会让王朝军来自己口中夺食,为此王朝军在长州的几个负责人,最后被人给杀了。

    那部长州利剑就是以这个案件为背景,讲述长州警方,如何铲除长州恶势力,支持城区改造的。

    凌正道大约明白了,王朝军是利用长州警方以及收买一些当地实力,才拿下长州这块肥肉的。

    事后王朝军又出钱给长州警方歌功颂德,这收买人心的本事还真是厉害,不仅得到长州警方支持,还得到省厅的关注。

    从那以后,王朝军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黑白通吃了。

    不过后来,王朝军的手下在长州肆意妄为,事情被捅到巡视组那里去了。原本的长州执法警察,转眼间就成了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犯罪份子。

    “问题就在这里,当时真正负责长州案件人是张延辉,在另一位副局被调查的同事,他却突然因公殉职,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凌正道点了点头,这事是挺巧的。张延辉殉职成了英雄,加之当时那部长州利剑社会反响很大。所以有些事,领导肯定是能压就压。

    “当然这也是我的一种猜测,不过有一件事是绝对的,那就是张延辉生前和王朝军的关系很好。”

    凌正道点了点头,不管张延辉是不是英雄,但是他和王朝军肯定是有关系的。不然兴隆集团,也不可能那么快就站稳脚跟。

    “再说李永成的事,我特意找了长州利剑看了看,这部电视剧的编剧就是李永成,所以他也很有可能与王朝军有交集。”

    “那他涉嫌猥亵女学生,又是怎么回事?”凌正道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

    “这算是李永成的一个丑闻吧,当初他的一个学生被他侵犯后报警了,后来又有几个学生同样反映,曾经被李永成侵犯过。”

    长州大学教授丑闻,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毕竟那会儿媒体传播,还仅限于电视和报纸,很多事情都是不得人知的。

    据说李永成长期侵犯自己的女学生,还有两位教师在内,致使数人怀孕行为极其恶劣。后来有个女学生报警,那个女学生家世不错,李永成因此也被抓了起来。事后,那位女学生就联合多位侵犯者,一起状告李永成。

    然而就在李永成即将锒铛入狱时,事情却突然反转了。

    那位报警的女学生突然跳楼自杀了,而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自己是在诬陷李教授,最后李永成被无罪释放了。

    是不是诬陷,凌正道肯定是不清楚的,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位李教授肯定多少有些问题。

    还有就是那个报警的女学生为何会自杀?这显然不符合逻辑,就算是想不开,也要先将罪魁祸首绳之于法才对。

    再者就是其他人,为何会一致说自己是在诬陷李永成?这其中或许真的有些问题,如受人威胁或者是金钱收买。

    显然这些事情,以李永成的个人能力是无法办到的,有能力反转这件事的,恐怕也只有王朝军了。

    如果真是王朝军这么不懈余力地帮李永成,那么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太不一般了,至于张蓓蓓这个秘书,恐怕也不太好说了。

    “后来那女学生家属没有再去追究这事吗?”凌正道觉得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结束。

    “这件事你应该去问林建政,因为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学生,是她的亲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