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慰问
    下午,凌正道在区长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便带着事先买好的一些年货,开车直奔中平县去了。

    自从到任成州后,凌正道很少回中平县。再次回到这个自己工作了近四个年头的地方,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

    中平对凌正道来说,无疑是第二个故乡。

    四年前,凌正道带着一腔热血,满腹激情来到中平县。可是现实的残酷,却险些磨灭了他的热血与激情。

    两年的沉寂后,他把握住机遇迅速地崛起,最终走出这个让他充满留恋的小县城。

    中平县没有太多变化,可是许多事许多人却都已经变了,而且有些东西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按照叶霜的意思,凌正道这次来中平县,是去慰问李哲的父母的。其实这件事叶霜不说,他也会来的。

    李哲的家境在中平算是小康,父母都是教师有稳定的工作收入,家住在县城西苑小区,这在中平也很是不错的。

    如果李哲没有出那桩子事,李明海觉得自己还是很成功的。儿子是公务员,给领导做秘书,虽然工资不怎么样,但是这绝对是体面的事。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吃公家饭永远是最好的事情,比当什么老板都要强百倍。

    或许有人会说,只是没有志气,总想着安逸的人才会去考什么公务员。的确,别看近年来考公务员成了大热门,但是公务员真的不怎么值钱,工资真的很低。

    别说什么可以贪点拿点话,对于普通公务员来说,你连贪污的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去贪呢?

    既然公务员并没有那么美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考?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稳定。老百姓生活过日子,图的就是一个稳稳当当。

    再者就是,吃公家饭永远饿不死,而且朝廷有人好办事。

    李明海以前说话总是中气十足,因为儿子是给区长当秘书的,虽然还没有什么职称,但是这区长,就好比县里的县长。

    处级领导在官场上那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在一个县城,却是一方父母官,不能说管天管地,但绝对可以说一不二。

    所以在李明海心里,儿子李哲就是自己的骄傲。因此给李哲介绍对象的人,那也是一拨接一拨的,可是到现在李哲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主要原因就是李哲高低不就,人家条件好的看不上他,条件差的,他又看不上人家。

    更何况李哲跟了凌正道这么久,性子也野了,领导整天美女环绕的,自己不能找个有钱有势的,怎么也要来个貌美如花的吧。

    结果这么一整,李哲反而找不到女朋友了。所以有些事情,不要看别人怎样,而是要看自己怎样。

    李明海老两口作为教师,身上自然有些酸腐之气,这一点,在大多数的教师的身上都存在的。

    可以说李哲身上的一些毛病,都是被父母给惯出来的。

    李哲出事了,对于他的父母来说,无疑就是天塌了下来。为了救儿子,李明海拿出了给儿子买房的钱四处打点,钱没少花可是事儿却没办成。

    老百姓最怕的就是摊事,哪怕并不是一件大事,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却也是无法承受的。

    李哲的母亲因为焦虑操劳病倒了,在成州到处打点李明海,也只能先回家照顾自己的老伴。

    一百平的三居室,挂着字画摆放着一些工艺品,虽然有些附庸风雅,但是对普通家庭来说,也是非常不错的装饰。

    这里便是李哲的家。

    凌正道一进门,就嗅到一股子中草药味儿,同时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冷清。

    “李叔,阿姨生病了,怎么没去医院?”凌正道坐在了下来,接过李明海递过的水杯,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的,就是有些头疼感冒。”李明海惆怅的脸上挤出苦涩的笑容。

    老伴病了都有一星期了,之所以没有去医院,李明海是怕被别人笑话,更怕别人问自己儿子的事。

    所以这些天,李明海两口都很少出门,就算是出门也是偷着背着的,就怕别人会看自己家笑话。

    面子!有些人就是太看重这些了,往往因为面子得不偿失,甚至做出很多愚不可及的事情。

    凌正道点了点头,李哲的母亲在卧室没有出来,他也不便去探望。

    “李叔,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代表我个人,是咱们成州的市委书记,让我代她来慰问的。”

    凌正道之所以着重提到叶霜,就是想让李明海放心的。

    “叶书记?”李明海听到这里,脸上果然露出了喜色。

    “对,就是叶书记还有宁市长,他们都相信李哲没有问题的”

    “领导真是这么说的?李明海连忙又问。”

    “当然了,今天一早叶书记就找我说这事了,所以李叔你放心就是,我向你保证李哲不会有事。”

    李明海一个劲地点头,凌正道的这些话,真的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

    看到这里,凌正道暗暗叹息一声,迟疑了下才又说:“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查清楚,所以这几天,李哲还回不来。”

    “回不来?这都要过年”

    “这也是事赶上了,所以叶书记让我带来慰问品,提前给你和阿姨拜个早年。”

    “这怎么使得,我怎么能拿领导东西。”看到凌正道拎来的大包小包,李明海显得有些局促。

    “不是领导的东西,是领导代表政府给您的慰问,也算是补偿,毕竟李哲现在还回不来。”

    凌正道在和李明海说话的时候,尽量是报喜不报忧的,为的就是不像让两位长辈大过年的,心里还惦记着事。

    “那行,凌区长,这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虽然凌正道多次说,不用老是称呼自己区长什么的,可是李明海还是坚持自己的称呼。

    凌正道笑了笑,想到李明海在成州四处求人的事,便又说:“李叔,这事叶书记说给您办了,所以你也不用去求谁了,成州官最大的就是叶书记。”

    “嗯,叶书记是个好领导,凌区长麻烦你帮我谢谢叶书记。”

    李明海又是一阵点头,这会儿心也算踏实了许多,“那李哲他不会被开除吧?这孩子其实挺好的。”

    虽然凌正道觉得李哲应该不会坐牢,可是想要保住这公务员的身份,恐怕真的不太可能了。

    不想让李明海太担心什么,他便模棱两可地说:“李叔你放心,叶书记一定会为李哲做主的。”

    凌正道的这些话,让李明海原本惆怅的脸,渐渐露出轻松的笑容,“凌区长,这天也快黑了,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

    “不用这么麻烦,阿姨身体不舒服还是多休息比较好。这饭改天李叔你和阿姨来成州,我请你们就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