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打死都不说
    “让他进来吧。”

    叶霜是个聪明人,凌正道既然想自己在这里,那再不开门,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只会把自己搞得更被动。

    “可是”

    林建政有时候真的有点怕凌正道,那家伙满肚子坏水,他还真有些替叶霜担心。

    “没关系,他肯定是有事求我的。”叶霜此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林建政暗暗叹了口气,心里大骂了凌正道一番后,才不情不愿地打开房门。

    “啧啧好香,林县长你不厚道,自己在家开小灶,还说休息了,怕我吃你家饭”

    凌正道说到这里,眼睛就落在了叶霜的身上,而后故作惊讶地又说:“叶书记,你怎么也在这?”

    叶霜这时候已经整理好了有些杂乱的长发,脚上也穿了鞋子,不过那一身很是时尚的白色毛衣,以及脸上的红晕,让她看起来充满了女人味。

    看着明知故问的凌正道,叶霜恨不得痛骂这个混蛋一番,明明是故意的,还装什么装!

    “今天是我生日,小林给我过生日,很奇怪吗?”叶霜淡然地反问了一句。

    不亏是领导,这心理承受能力绝非是一般人能比的。凌正道这会儿有些佩服叶霜了,都这样了还能淡而处于的女人,绝对不简单。

    “不奇怪,只是我也不知道今儿是您生日,也没有准备什么,就陪领导吃个饭吧。”

    凌正道说着,就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筷子就夹了一口菜,“嗯,好手艺,看来今天我是有口福了。”

    林建政在一旁看到满头黑线,这个凌正道还是一如既往地厚脸皮。

    看着凌正道自顾地吃吃喝喝,叶霜恨不得拎起他暴打一顿,自己和林建政能单独在一起容易吗?好事都让这家伙给毁了。

    “凌局,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林建政心里同样对凌正道很是不满。

    “哦,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我们村的安置工作怎么样了,这都快过年了是不?”凌正道来找林建政当然是要找个理由的。

    “这个已经安置好了,就在水库东面的那个水乡社区,县政府优先安置的凌家村水库附近村民。”

    “那可真是太好了,林县长你可是我们凌家村的父母官啊。”凌正道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样。“我就怕这事没办好,特意跑你这来问问。”

    这不就是一个电话就解决的事吗?还特意跑过来,这鬼话骗谁呢?叶霜以前没觉得凌正道有什么心机,此刻才发现这家伙鬼的很。

    “那你找我又是什么事?”叶霜终于忍不住问了。

    虽然她知道凌正道是故意让自己先开口,但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抓住主动机会才行。

    “对了,叶书记既然也在,那我就说下我的事,其实也不是我的事,就是关于李哲的事。”

    凌正道放下筷子,便把关于李哲取保候审的事都说给了叶霜,“我个人是这么觉得的,李哲的问题已经很清楚了,怎么处理先不说,但是总要让人回家过年吧。”

    就因为这事,凌正道才故意来这里堵自己的吗?叶霜听得皱眉不止。

    按理说,如果凌正道是个聪明人,就应该明白避嫌这两个字,李哲是他的秘书,出了事他还忙前忙后,这不是摆明了落人话柄。

    这人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呢?

    “别的我不清楚,李哲父母为这事整天吃不好睡不好的,万一老两口出点什么事,这大过年的可就麻烦了。”

    “时间不早了,先回去再说吧。”叶霜这会儿也没心情多说什么,自己好好的一个生日,就砸凌正道手里了,心里是又气又恼。

    这会儿,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好的给凌正道开个小灶。

    “也行,我正好开车来的,送叶书记回成州。”

    林建政心里虽然也很恼火,可是这会儿他也没有办法,好在凌正道始终一副故作不知的模样,不然事情就更麻烦了。

    自己怎么说也好,可是这事严重影响了叶霜的声誉。

    别看叶霜表面淡定从容,心里却也有些没底,万一这事被张扬出去,自己难免会遇到麻烦的。

    不过这个女人性子烈,最反感的就是别人借机要挟。是那种宁可头破血流,也不会轻易屈服的人。

    凌正道正是了解叶霜的这性子,所以才尽量放低身架,给足了领导台阶下。不然的话,这事根本就办不成。

    半个小时后,凌正道开车载着叶霜出了青县政府大院。

    “叶书记,我知道李哲的事让你很为难,可是现在这事,我也只能求你帮忙了。”

    “你就是这么求我的?”叶霜冷声问了一句,她确信凌正道就是想借此要挟自己帮忙。

    “当然不是,我一直都很尊重叶书记的,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凌正道尽量让自己诚恳一些。

    “李哲的问题现在不是小问题,宁市长什么意思你也明白,这件事明天我会和宁市长商量一下的,尽量争取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凌正道态度还不错,叶霜终于松口了。

    “那我真的太感谢叶书记了,事后我一定负荆请罪,接受领导批评。”

    “少来这一套,我只希望你能够少说话。”叶霜有些懊恼,凌正道怎么会知道自己和林建政的事的呢?

    “其实叶书记你没来成州前,我就听说过你了。那次我和林县长在安宁乡吃饭,林县长喝的都不省人事了,却一直喊你名字。”

    叶霜没有说话,她心里在想林建政。

    “您也别怪我多话,林县长是个好人,再说这也没有什么,有些事情谈开了多好”

    “老实开你的车!”叶霜愤声打断了凌正道的话。

    “我承认我确实想到您在林县长那,也算是有目的去的,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挺看好您和林县长的”

    “我的事用你管吗?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

    “又来了不是?这领导就不能有生活了,领导就不能”

    “凌正道你再废话,明天我就撤你职!”

    凌正道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叶霜有些恼羞成怒的面孔,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他确信叶霜绝对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不然也不会冒险和林建政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觉得可以和这位领导谈谈心。

    “不管您是明天撤我,还是现在就撤我,但是我还是要说,人生不过百年,何必总是自己为难自己呢?”

    凌正道这两年练就好口才,虽然不能方的说成圆,但是却很容易就能把人带到沟里去。

    叶霜虽然不吃凌正道这一套,不过也架不住这一句句“肺腑之言”,心里对凌正道的顾虑,也是越来越小。

    凌正道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果不能让领导对自己放松防范,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我没有别的要求,这件事不要对别人说。”叶霜总算是说了一句软话。

    “叶书记你放心,打死都不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