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讲人情
    凌正道听牛春说了半天,才皱眉问了一句:“牛哥,你们这吃吃喝喝的到底给办事了吗?”

    “办什么办,我在组织部确实认识的人不少,但是这事归司法管,咱这政府部门跟人家不是一路子啊。”

    “那你就这么白吃白喝了?”

    “什么叫白吃白喝,那老李是我哥同事,人家找上门能不帮忙吗?不是贪图他一顿饭,关键是要不去,显得咱多没人情味儿。”

    “让你这么一说,敢情是人家求着你去的?”

    “你还别不信,我要是不去,老李拎着东西能找我家去,你说这影响多不好。”

    关系、门路这是官场上一条不成文的规则,你办事不找门路,不托关系,有时候还真的很难成事。

    凌正道能体会李明海是一种什么心情,为了救儿子也不管有用没有了,找了门口,托了关系,这心里总会踏实一些。

    只是这种踏实多少有些自己骗自己,钱没少花不说,就怕搞不好因为心力憔悴落了一身病。

    想到这里,凌正道越发觉得自己必须要去找姚志扬谈谈。

    “牛哥,李叔给你钱了吗?”凌正道随口又问了一句。

    牛春听到这里,脸上便露出几分紧张之色,“凌老弟,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能收老李的钱,就是陪他张罗张罗,肯定不能拿钱是不?”

    凌正道上下打量了牛春一番,就觉得这老牛可能没说实话,便又说:“我说了不是来查你的,你还跟我来这一套?”

    不查我,还拐着弯问我有没有受贿,你凌局长当我是傻子吗?牛春心里暗想着,脸上却露出无辜之色。

    “我和老李这也算很近的关系了,我怎么可能收他钱。”

    牛春没有说实话,这前前后后他收了李明泽一万多块钱。这一万才哪到哪?他自信只要自己不说,这事根本查不出来。

    官场上,尤其是成州官场,许多领导干部都特别防着纪委。原因是李明泽书记在时,把这官场纪律整顿的太厉害了。

    所以牛春虽然表面上与凌正道称兄道弟的,实际上却是处处防着这位纪委监察局副局。

    凌正道看出了牛春的心思,却又摇头笑了起来,“牛哥你这就不厚道了,搞得我好像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似的。”

    “兄弟你可别冤枉哥哥了,我真没有拿老李钱。”牛春别看官不大,却是老油条,任由你凌正道怎么套近乎,就是矢口否认。

    凌正道真没有要针对牛春的意思,他这一番话也算是好意。这万一因为这个出点什么事,实在是不值得。

    不过看老牛这处处防自己的模样,凌正道也觉得多说无益,好像自己真的要针对他似的。

    整整一个下午,凌正道都没离开组织部的学习室,就怕叶霜给自己来个突击检查。不过这次,叶书记并没有来。

    “哥哥今天做东,请你去下馆子。”下班时,牛春很是大方地要请凌正道吃饭。

    “还是算了吧,这大冷天的跟你吃地摊,我可受不了。”凌正道对于上次牛春请自己吃饭的事,那可是记忆犹新。

    倒不是凌正道在意什么,而是他还有事,他要去检察院会会姚志扬。

    姚志扬也算是一个颇有能力的人,他之前在省检任职时,处理过许多贪腐问题,深得领导信任。

    正因为如此,加上又颇有些家世,年纪轻轻就被任命为成州检察院反贪局长,兼副检察长,标准的正处级。

    姚志扬与凌正道同龄,妻子是某位大领导的千金,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同样他和凌正道有一个共同的特别,就是敢为别人所不为。

    当然做为二代公子,姚志扬没有凌正道那么多顾虑,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可以说没遇到过任何挫折。

    虽说两人性格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凌正道却很讨厌姚志扬这个人,特别是李哲这事,更是让凌正道觉得这人没个人味。

    姚志扬看起来要比凌正道勤奋许多,凌区长到了市检后,姚局长还在开会,足足等了半个钟头,才总算见到这位局长。

    “凌正道,你这是来投案自首的吗?”姚志扬看到凌正道,张嘴就问了这么一句。

    老子招你惹你了?凌正道心里暗骂着,脸上却还挂着笑容,“我倒是真想投案自首,可是就是不知道要自首什么?”

    “老工业区徇私舞弊,包庇受贿人林薇薇,这些还不够吗?”

    饶是凌正道有些城府,听到这里,脸上也是露出几分不悦。“姚局你要查我随便查,别老是给我扯着没用的。”

    见凌正道脸色变了,姚志扬反而冷笑起来,“放心吧,你的问题我迟早能查出来。”

    “随便,今天来我是有别的事跟你谈”

    “免谈!”姚志扬摆了摆手,便夹着公文包准备走人。

    怎么就这么一个孙子!要不是怕影响不好,凌正道恨不得打姚志扬一顿,你丫的凭什么这么嚣张!

    “是李哲的事,你到现在也没查出结果,按规定是不是可以取保候审了?”凌正道无奈地赶上姚志扬。

    “你是为这事来的?”姚志扬停下了脚步。

    看着姚志扬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凌正道强压着火点了点头,“这要过年了,你总应该让人回家过年吧?”

    “你这么想让李哲取保候审,目地可不单纯。”

    “我能有什么目的!李哲父母就这一个儿子,为了这事老两口急的火上房了,人心都是肉长的”

    “我看是你凌正道快急得火上房了吧,怕李哲交代了问题,你就麻烦了对吗?”姚志扬冷声打断了凌正道的话。

    “行!你怎么想我都行,但是这人你必须先给我放了!”凌正道有些火了,这姚志扬简直就是个畜牲。

    “放了,你凌正道有这么大面子吗?”姚志扬满脸不屑。

    凌正道握了握拳头,却又松开了,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了一下,才又说:“别的不说了,我就问你至今还押着李哲,这符合不符合规定?”

    “符合不符合,不是你凌正道说了算的。我还就告诉你了,不光是我要严查,宁市长那边的意思如此,你先我还不如去宁市长。”

    李哲算是政治上的一个牺牲品了,宁斌与叶霜角力,李哲是他可以稳压市委的一枚棋子,他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凌正道深知这一点,不过他是没办法找宁斌的,那简直就是去撞枪。再说就算宁斌同意取保候审,这关键问题也还在姚志扬身上。

    “姚局长,我有句话想对你说。”凌正道沉默了半天,才又缓缓地说了一句。

    “什么话?”姚志扬越发趾高气扬,他感觉凌正道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我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