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无法相信
    王朝军的十二金钗中,凌珊是最不检点的一个,如果说她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和不同的男人上床。

    她与苏澜的恩怨,也和这些有很大的关系。

    凌珊在长兴市是很有名气的开发商,事实上王朝军在成州地区的所有业务,都是她负责的,包括之前的水乡青县项目。

    或许谁都不会想到,拒绝安置凌家村水库居民的人,就是曾经出生在凌家村的凌珊。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对整个凌家村都充满了恨意。

    凌正道并不知道,自己当时在乡里住宿读初中时,凌珊到底遭遇了什么,自然也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离去。

    在凌珊的眼里凌家村只有一个好人,那就是凌正道。很多时候她都在想,如果当时有凌正道在,自己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对于凌正道,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相遇,凌珊依旧是对他充满了依赖感。

    凌正道的拒绝让她很是伤心,不过这种伤心她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很快露出调皮笑容,“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了,我逗你玩的。”

    “珊珊你过份了,那有这么整你哥的。”凌正道的脸上也露出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并不是太自然。

    “我就是想考验考验你,是不是对嫂子够忠诚,现在你可以送我回去休息了。”

    凌珊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似乎刚才的事真的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送凌珊回到酒店,凌正道便开车直奔市公安局而去了。下午时,他委托沈慕然给自己查了些东西,现在沈局让他过去。

    沈慕然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即便是已经快晚上十一点钟了,她还没有下班的打算。

    之所以如此忙,是因为她在查一个案子,关于成州市原纪委书记吴明泽的遇害案。

    凌正道走进沈慕然的办公室时,沈局还埋着头在整理案宗。

    “沈局,你整个这么忙也不休息,是很容易老的。”凌正道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就说了一句。

    “是关心吗?”沈慕然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凌正道。

    “当然了,你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眼睛都红了。”凌正道有些怜惜地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看看这几个案子吧。”沈慕然说着,就将手里的案宗丢到凌正道的面前。

    “这个我可不在行”

    凌正道摇着头,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他看到的案宗是青县公安局的案宗,案子正是五年前的凌家村灭门惨案。

    虽然这件事发生在凌家村,但是五年前凌正道还在燕京,对于这个灭门惨案也只是听说而已。

    死的一家六口,正是凌家村村支书一家,据说是因为口角问题,被同村的一个人给杀的,后来凶手也畏罪自杀了。

    “沈局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凌正道有些不解地问沈慕然。

    “这是成州地区近些年来,所发生一些大案要案,其特点就是结案太过草率,疑点重重。”

    “这么说,沈局你是觉得凌家村的灭门案还有疑点?”

    “没有错,因为这件事我特意去查过了,案发当晚根据凌家村村民所说,曾有一辆临山牌号的车来到过凌家村。

    另外根据青县的侦察资料,当时死者全家都是被捆绑起来,被人砍了数刀后才身亡的,这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沈局你这边有了突破?”作为凌家村的人,凌正道也想给家乡父老讨个公道。

    “我还特意了解一下,案发前几日,有个脸上有刀疤的年轻男子去过凌家村。所以我怀疑,这个男子就是涉嫌杀害吴明泽书记的人。”

    能把五年前的案子与现在的案子联系在一起,且不说沈慕然分析的对不对,就这办案思路就比一般人广。

    “近五年来,成州地区一共发生各种疑似命案十五起,其中有六起案子,都有这个刀疤男子嫌疑,包括吴明泽书记遇害案。”

    “那沈局你可以确定这个人是谁吗?”凌正道越发好奇起来。

    “相亮!长兴市锦绣集团的负责人的司机,与这个嫌疑人特征非常相似。”沈慕然说着,就拿起一张放大后的免冠肖像照片。

    凌正道仔细地看了一番,那男子剑眉虎目,看上去颇为帅气,只是左侧脸庞上的刀疤,显得有些狰狞。“看起来的确不像个好人。”

    “你知道长兴锦绣集团的负责人是谁吗?”沈慕然反问了凌正道一句。

    凌正道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锦绣集团表面上是继兴隆集团后,长兴市崛起的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实际上它是兴隆集团控股的。”

    “是王朝军的手下?”凌正道不禁又问。

    “算是吧,但是负责锦绣集团的人却不是王朝军,她的名字叫凌珊,就是你让我查的那个凌珊。”

    “凌珊这不可能吧,她怎么可能会和王朝军扯上关系?”凌正道连连摇头,他有些不敢相信沈慕然的话。

    “据说所知,凌珊、苏澜包括从临山来的那个戚雅,她们都是王朝军的人,而且是很被重用的人。

    锦绣集团表面上是有职业经理人负责,实际上的负责人就是凌珊。成州地区关于兴隆集团以及锦绣集团的产业,都是由这个凌珊负责的。”

    “沈局这事你确定吗?”凌正道不禁又问。

    他让沈慕然帮自己查凌珊和戚雅的情况,主要是想摸清戚雅的来历,免得凌珊被人家给骗了,却没有想到竟然查出这么多事情。

    “不是十分确定,但是可信度极高。其实这些天,我在调查吴书记遇害的事情中,已经无意中了解了凌珊的一些情况。”

    凌珊27岁,在长兴市拥有一家星级酒店,是长兴市著名的美女企业家,在长兴市名气很大。

    这些都是关于凌珊的表面资料,可是按照沈慕然的调查,凌珊实际上就是王朝军在成州地区的业务负责人,垄断整个成州地区的房地产业。

    “不可能!凌珊才多大,即便她和王朝军有关系,但是以她的年纪,王朝军又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

    “你太小看她了,她是王朝军特意培养出来的,能力绝对是有的!早从五年前,她就在长兴市很有名气了。”

    “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难不成吴书记还是被她指使人给杀的?”

    凌正道有些不敢想了,凌珊那么可爱单纯,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绝对是沈慕然查错了!

    “可能性极高,我觉得正是吴书记察觉到了,凌珊与长兴市干部的利益关系,才秘密前往长兴想抓个措手不及的”

    凌正道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他无法相信那个在成州地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会是从小爱哭的小妹妹凌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