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主动搬迁
    茂振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成州警方给抓了。

    当时他正在酒店里搂着两个美女快活呢,刚进行到一半,就冲进来五六个警察,二话不说就把他给拷走了。

    不得不说,市委书记的权力还是很大的,要抓一个茂振江也不需要太多理由。

    阻挠政府拆迁,涉嫌行贿就足够了,当然现在还要再加上一条生活作风问题,那两个美女是小姐。

    说真的,一个手握大权的领导要针对一个人,就算你没事也能给你整出点事,更何况茂振江本来就存在诸多问题。

    就在茂振江被抓捕的第五天,沈慕然又亲自带队来到茂庄,负责保证茂庄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

    叶霜说了,茂庄拆迁不用顾虑任何影响,这足矣让凌正道放手一搏了。

    上午九点钟,十辆大铲车连同一大队警车,就来到了茂庄。没错,这次就是要强拆的。

    “凌正道是怎么回事?”

    沈慕然站在村口处,有些不满地问一位区干部,市局的事多着呢,自己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耗。

    “凌区长还在村里做工作,希望大家主动搬迁。”

    “这时候他又装什么好人,要求强拆的又不是他。”

    沈慕然有些搞不懂凌正道了,一再坚持强拆的是他,为此还顶撞了市长,可是这会儿市委下了指示,他却又跑去做工作是什么意思?

    在沈慕然的原则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那么多其他的。

    市委市政府给了茂庄四天搬迁时间,可是茂庄人却死赖着不走,这种公然抗法的行为能惯着吗?自然不能!

    凌正道的原则没有那么清晰,他只知道能不强拆就尽量不强拆。茂庄人虽然有些不正之风,但是毕竟他们也是成州的老百姓,也是老工业区的群众。

    前些天,凌正道一直在研究拆迁所遇到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本就是没有好的沟通,强行拆除造成了恶劣影响。

    所以不管自己身后,是否有领导支持强拆,凌正道还尽量不去采取这个措施的,这会让他觉得良心有愧。

    不过这个沟通,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这四天凌正道就没干别的,整天就在茂庄磨嘴皮了。

    可是结果怎样,还是很不理想,茂庄人根本就不听他那一套。

    “二大爷,你现在也看到了,挖掘机和警察都来了,你还这么坚持,那可就不好了。”凌正道帮面前的老头点燃一支烟,套着近乎地说着。

    坐在凌正道面前的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勒索,殴打区工作人员的那带头老头。

    这老头在茂庄比较特殊,因为他儿子就是茂庄支书茂振江,老头名叫茂兴志,年轻那会儿也是出了名的流氓混混。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凌正道发现了茂庄的搬迁阻力,就是来自这个茂兴志,这老头在村里说话好使着呢。

    为此今天,凌正道特意来找茂兴志谈话。

    不过茂兴志却没有一点待见凌正道的意思,怎么你先把我抓进警察局关几天,又把我儿子抓进去,还想让我服气,门都没有!

    吐了一口烟,茂兴志不屑地看了凌正道一眼,“你知道我哥是谁吗?那可是茂书记,我亲哥。”

    茂兴志为什么这么横行霸道,就全仗着这层关系呢,因为在家排行老二,茂兴志又被称为茂老二,所以凌正道干脆就称其二大爷了。

    “二大爷,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不管你亲哥不亲哥,他现在是不是退了?”

    “要是不退你敢这么欺负老子?”茂兴志狠狠地瞪了凌正道一眼。

    “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怎么成我欺负你了,上次你那一招黑虎掏心,可揍得我不轻。”

    “装什么装,你丫那明明就是碰瓷!”一想到上次的事情,茂兴志就来气,这年纪轻轻的不学好,非要学自己碰瓷

    “所以二大爷你也知道,这碰瓷有多气人了吧,你碰了那么多次,有没有想过别人怎么想?”

    “少特么给我来这一套,要让老子搬也可以,先放了我儿子!”

    “二大爷,你这是想救儿子了?”凌正道暗暗感叹,果然不管好人坏人,心里总是有一个牵挂的。

    “废话!你儿子被抓了你不想办法?”

    “当然要想办法了,可是您知道你儿子为什么进去的吗?就是因为他阻挠拆迁,你想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配合拆迁。”

    “你们这些狗官少特么骗老子,以为老子会信你这一套。”

    “二大爷,你信也罢不信也好,这事你要不配合肯定是不行的,这是市委和市政府的命令,你这样做毫无意义。

    说句不中听的话,就你现在这个情况,到时候就是把你活埋了,你也没处说理去!别以为政府不敢,以前茂兴国怎么样还不是被毙了?”

    这一番话从凌正道一个副区长口中说出来,真的很不妥当。

    可是你做工作,就要把自己与群众平等的线上。张嘴闭嘴就政策党章的,能说到老百姓心里去才怪。

    不管是什么人,他或多或少都会讲点理的,和流氓讲道理,你首先也要拿出一副流氓的模样才行。

    这一点凌正道不能说是炉火纯青,也算是颇有经验了,之前在安宁乡,他可没少遇到这种事。

    “埋吧?有本事就把茂庄的人都活埋了!我看他市长市委书记,还能不能干下去了!”茂兴志还是一如既往地硬气。

    “活埋那是个比喻,你以为外面那么多警车是干嘛的。到时候警察先抓的就是你,到时候把你一抓叛你个无期,你这两个院八间房就归别人了”

    “凭什么先抓我,还有我家的房子凭什么归别人?”茂兴志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愤怒之色。

    “那没办法,谁让你儿子是支书?”

    凌正道挑了挑眉头,又撇着嘴说:“你别以为现在茂庄的人都听你的,说不定那是等你进去,分你家房子呢!”

    对于茂兴志,凌正道做了深入的了解。

    这老头可不光是欺负外人,连茂庄的人也都欺负,就是仗着有关系有门路,茂庄人才对他言听计从。

    所以要说服茂兴志,就要来这么一出瓦解的法子。当然在做这件事之前,还要与这老头交一下心,不能张嘴就来。

    正因为如此,凌正道才和茂兴志说了半天的废话。

    “枪打出头鸟,茂兴国就是例子,他以前多有钱,可是现在钱没了人也没了,二大爷你可不要学他呀。”

    “奶奶地,现在人咋就这么坏呢!”茂兴志愤愤地骂了一句,又问:“如果我同意主动搬迁,能放了我儿子。”

    “放不放我说了不算,但是你这两个院肯定能保住,不然你就等着便宜别人吧。”

    茂兴志低头想了半天,最后一拍大腿,愤然地说:“老子搬还不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