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官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最新章节!

    “不行了,我今天到量了。”宁斌终于放下了酒杯,摆手准备散席了。

    领导都发话了,周良等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几个人又是一番恭维的话,惹得宁斌更是心情大好。

    “宁市长,让小于送你回去吧。”周良看了看搀扶着宁斌的于珊,便想趁机一举将这位第一市长拿下。

    “那不用了,我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宁斌嘴上说不用,可是却并没有拒绝于珊的搀扶。

    秘书出身的宁斌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上班时间之外,他不会让自己的秘书,或者是司机跟着自己的。

    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下班后的事情,因为他见过太多领导在下班后的另一面。

    虽然自信自己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可是宁斌还是非常抵触,在工作之余身边有人跟着的事情。

    “宁市长,都这么晚了,就不用太麻烦你的司机了,我正好顺路送你回去。”于珊温柔体贴地说着。

    “这样呀,那就麻烦小于了。”宁斌醉眼朦胧地看了于珊一眼,便点头同意了。

    “小于,你一定要照顾好宁市长。”周良一语双关地说了一句,他真的有些没有想到,要拿下宁斌这样领导竟然如此简单。

    “周厂长你就放心吧。”于珊也是眉开眼笑,能成为宁市长的人,而且周良还会给自己发奖金,这可是美事一桩。

    宁斌的工作态度虽然有问题,但是他却是个很严谨的人,对于女色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之所以会对于珊有好感,那是因为这个女人够体贴、够温柔,而且处处都很敬重自己,让他体会到了属于男人的征服感。

    这种所谓得征服感,也是宁斌多年以来压抑后的释放。这些年,他受尽了曲雅静的气,如今他已经不想再去忍受,他要去征服!

    “小于,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就是无能的男人,一个活的没有尊严的男人。”单独坐在于珊车上,宁斌开始说起一些醉话来。

    “宁市长,你太会开玩笑了,在这成州还不是你最大。”于珊恭维地说了一句。

    这个常年游走在各色男人之间的女人,对于男人还是很了解的,如果一个男人肯对自己说出推心置腹的话,就说明自己把握住了这个男人。

    宁斌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他愤愤地拍了下面前的汽车仪表台,“现在我在成州最大,可是以前我就是个孙子,是个人都能骑在我头上!”

    “宁市长你不要生气,这样对身体不好。”于珊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宁斌的手。

    “我不生气,因为我特么连生气的资本都没有,就算曲雅静她明目张胆地给我戴绿帽子,我也只能装做不知道……”

    说着说着,宁斌突然就哭了起来,“这么多年,我特么就像个王八一样,一直都缩着脑袋,受尽了窝囊气!”

    “不要这么说。”

    于珊将车停在路边,牵着宁斌的手,将那只手引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你现在不用受谁的气了,也没有人敢让你受气的。”

    感觉到自己手触摸到很柔软的东西,一股邪火便随之从宁斌的身体中冒了出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于珊娇声说着,更是主动牵引着宁斌的手深入,“去我那里吧,让我好好地伺候你。”

    如此顺从的话语,更是让宁斌有些难以自控,刚想要再说什么,柔软的红唇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是最厉害的男人了,我甘愿为你做任何事。”

    于珊轻轻地咬着宁斌的耳朵,心里也是有种异样的兴奋,只要能傍上宁市长,那自己以后就吃喝不愁了。

    如此温柔可心的话,终于让宁斌失控了。他大胆地将于珊搂在怀里,手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女人的身体上游走着。

    “我们回去吧,我会让你做最厉害的男人的。”于珊很懂得如何取悦男人,她更知道宁斌最喜欢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这句话让宁斌找到了属于男人的“尊严”,一想到自己可以轻易地征服女人,他便越发地无法控制自己。

    就在宁斌要深陷其中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宁斌有些烦躁地摸出手机,刚要准备挂掉,却看到来电是宁雪,酒不由就醒了大半。

    “宁市长,我想要~”于珊的声音越来越娇柔,这样的声音对大多数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抗的。

    可是宁斌却突然一反常态,将任君采摘的于珊轻轻地推开,便接通了电话,“小雪,有事吗?”

    “哥你在什么地方,都几点了还不回来?”宁雪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责怪。

    “哦,我这就回去。”

    宁斌为人向来谨慎,这会儿已经意识到自己险些犯了错误,心中的那股邪火也随之熄灭了。

    于珊的脸上露出几分失落,自己费劲心思讨好这位市长,眼看事情就要成了,谁知道竟会因为一个电话竟然功亏一篑。

    已经清醒过来的宁斌,又恢复了往日的稳重与谨慎,“小于,麻烦你把我送回去吧。”

    于珊虽然很不情愿,可是她也明白这时候不能再去强求,那样只会让宁斌对自己反感。

    整理了有些凌乱的衣服,她有些幽怨地点了点头:“好的,我送您回去。”

    这种让人所见犹怜的幽怨,让宁斌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便又荡起几分涟绮。

    他虽然对女色并不太乐衷,但是却渴望去征服女人,让女人乖乖地臣服在自己面前。

    可以说宁斌这种心理有些病态,而这种病态的心理,来自多年的忍耐生活。

    其实身在官场,特别是处于比较压抑的环境中,都会形成一种病态心理,这种病叫做官病。

    一旦从潜伏期进入发作期,整个人就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病自然有药可以医,对于处于发病初期的宁斌来说,妹妹宁雪算是一记良药。

    两兄妹的出身于中平县的普通之家,父母早亡,宁斌对于宁雪来说,即是哥哥又是父母。

    虽说宁斌在许多事情做到并不太好,但是对于妹妹却很是在意。

    宁雪读高中的时候,父母相继因病去世,为了让妹妹顺利完成学业,宁斌白天工作,晚上给人做家教,就这样把妹妹送到了传媒大学。

    为了能让妹妹毕业后有分配,他委屈求全娶了领导的女儿曲雅静。

    曲雅静是个什么女人,当时在临山市,用最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破鞋。可是当时曲父身在宣传厅,对于妹妹的工作分配,有很重要的帮助。

    宁斌同样没有孩子,婚前曲雅静就不知打过多少次胎,早就无法正常生育了。

    可以说宁斌为了妹妹,或许也是为了他自己,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