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正文 1229、旧事重提
    吕树看向鬼将:“能开口说话吗?”

    “你就是取走山河印的那个人?”鬼将说道,颌骨开阖间便有低沉的声音传出。

    说实话鬼将很憋屈啊,当初山河印被夺的时候它连人影都没看见,一堆天罗地网正面攻击也就算了,还有李一笑那个二傻子死拽着黑龙矛不放,最后还是它干脆弃了黑龙矛才脱身回到鬼府之中,可那个时候山河印已经没有了。

    当时守在那里的是十二名石俑,后来据石俑反馈信息,那个取走山河印的少年不光拿走了山河印,还抢走了它们手里的长矛,贱到令人发指!

    吕树乐呵呵笑道:“对,就是我取走的。”

    然而就在此时鬼将忽然跪倒在地:“罪臣恭迎吕神!”

    吕树愣住了:“你怎么知道的?”

    “您当初威胁石俑的时候用过您标志性的武器啊,”鬼将恳切的说道:“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您老人家。”

    “等等,”吕树这次真是意外了:“你竟然见过尸狗。”

    当初他便是依靠尸狗能直接斩杀魂魄的特性,从石俑手里夺走了十二杆法器长矛,不过张卫雨都不认识的尸狗,为何这鬼将会认识?要知道这鬼将也不过是二品实力,就算是实力还没完全恢复,以前的实力也不会高过内殿直吧?

    “罪臣当然见过尸狗,”鬼将说道:“见过便无法忘记了。”

    “我还以为见过尸狗的人都死了呢,”吕树有点纳闷。

    鬼将犹豫了半晌忽然说道:“罪臣可不就是死了嘛……”

    吕树:“……”

    奥,吕树这个时候便明白过来,合着这鬼将是被老神王亲手杀掉的,所以见过尸狗……

    吕树之前确实没想到过这茬,逻辑也确实没毛病,见过尸狗、伏矢的人基本上都死了,而面前这个,本身就是个死人嘛……

    吕树有点哭笑不得:“我这长相跟老神王也不像啊。”

    “您平时也是千变万化的,罪臣只需要看您所携带的法器就好了,我上一次见您的时候,您也变了模样的,”鬼将小心翼翼的说道,他虽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可他不敢说啊。

    吕树意识到,其实老神王也经常带着变脸的面具到处溜达吧,所以自己在象岛遗迹得到的那个面具,也是老神王常用的东西来着。

    这个时候吕树最感慨的是,早知道你们一个个守护遗迹的选手都是马屁精,当初还费那么大力气干嘛,亮明身份就好了啊。

    当然,这也就是随便感慨一下,毕竟血妖那种心生反叛的遗迹守护者恐怕不在少数,若是被知道了身份还指不定是福是祸呢。

    云倚和虎执两个人一直试图帮他收拢旧部,但是很多人连傀儡师的话都不听。

    人是会变的,忠诚与不忠诚是个伪命题,他们只忠诚于实力,而不是忠诚于某个人。

    所以遗迹中死亡的守护者吕树并不觉得可惜,毕竟这鬼将当初是被老神王亲手所杀,为什么杀?肯定是犯了错误才对。

    吕树打量着鬼将:“你是何时被流放在这里的?”

    “这里没有春夏秋冬所以罪臣也忘记时间了,大约几十年的样子,这些年来罪臣每日都在煎熬,如今罪臣已经知错,恳请吕神放我出去将功赎罪,”鬼将跪伏在地上说道。

    只是鬼将说的诚恳,吕树却摇摇头,他可没打算放这鬼将出去,毕竟他也不了解这鬼将啊。

    如果是云倚和虎执在,他还能问问这个鬼将的实际情况,可云倚和虎执偏偏这时候去吕宙吃火锅了,愁人。

    鬼将这时候头都不敢抬,可见老神王在它心中有多么恐怖,吕树好奇道:“你生前是什么身份?”

    鬼将忽然一愣,您给我亲手杀了您还能不知道我啥身份?这不扯呢么。

    这一瞬间,鬼将也开始怀疑吕树的身份了,如果面前真是那位吕神,当初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拿走山河印啊,这世间能正面打过吕神的人恐怕还没生下来呢吧?

    可吕树的强大便犹如黑夜里的星辰,这不可能有假啊,起码它是打不过的。

    这前后矛盾的感觉让鬼将有点摸不着头脑,实在是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罪臣生前是王城守将,一品实力,”鬼将斟酌了一下说道。

    “你叫啥名字?”吕树好奇道。

    “虚渊玄,”鬼将说道。

    吕树愣了半晌拿出吞贼指着鬼将:“我问你名字呢,你跟我整啥拼音。”

    鬼将都快哭了:“拼音是啥,罪臣真叫虚渊玄!”

    “来自虚渊玄的负面情绪值,+666!”

    “奥,”吕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这虚渊玄的名字,跟‘乐于吕’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吕树又问:“那我是因为什么杀你的?”

    鬼将心里一咯噔,您给我杀了,还问我为什么?您这话问的都有点没法接啊,有点像是个送命题……

    就像是小时候父母训孩子一样,问你知不知道错哪了其实并不是想让你真的知道错哪了,就是想揍你而已……

    吕树没好气道:“你实话实说就完事了,犹豫什么?”

    “奥,”鬼将说道:“那一夜您微服出巡未在王城,罪臣奉命值守北城门,却没想到神王宫忽然传来喊杀声,没过多久罪臣便看到诡术大人和张卫雨大人他们想要从北城门通过,罪臣不敢阻拦便放他们走了。只不过您回来后怒气冲天,当场便杀了小人,并责罚罪臣永世不得超生,只能不人不鬼的活着,之后便奉命来这里值守,将功补过……”

    吕树平静的看着虚渊玄,心想这难道是23年前的事情吗?所以虚渊玄大概是二十多年前被老神王扔进了这里,而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恐怕就是诡术、张卫雨等人密谋已久的事情了。

    仿佛一切,都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吕树平静问道:“那天晚上你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当时罪臣也很慌乱,并无发现什么不妥,”虚渊玄谨慎道:“不对,罪臣在这里苦思多年,每每回忆起当天晚上的事情时,总觉得有一个细节让罪臣感到怪异!”

    吕树皱眉:“什么细节?”

    “那一晚张卫雨大人和诡术大人并没有受伤,所有人都没受伤,”虚渊玄解释道:“可那么激烈的喊杀声……总该有人受伤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