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玄幻三国 > 195、不能打脸
    “要除了大伯的乡正名头,还要锁拿归案?”

    楚河顿时怒极反笑:“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将大伯锁拿归案!”

    现在的楚河,虽然说不上年轻气盛,但刚刚提升境界,血气方刚是肯定的,实力也是大涨,自问在秦州城内,怕是没有谁是自己对手,自家被大同县城如此欺负,叫他如何吞得下这口气!

    楚河不清楚蜀国平定叛乱需要多少时间,但这里和地球三国不一样,多了一个黄巾余孽,还有自己这只时空蝴蝶,未必和地球的历史一样走向。

    他并没有轻视黄巾军。

    要知道秦州城这边的黄巾余孽,只是黄巾军一个小棋子而已,蜀国各处,甚至连带大魏大吴那边也有黄巾军的动静。

    要是黄巾军只有过山虎这点人,也不可能让拥有数十万雄兵的南蛮王孟获与之联手。

    只要前面有黄巾军和南蛮军顶住个个三五年,加上虎牙岭上的黄忠和甘宁保证,五年内不会有五品以上大能进入天水郡,楚河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发展自己的军队,根本不会惧怕什么大蜀官府的围剿!

    楚文脸色还是显得担忧:“河儿,你也别大意。”

    “这个乡正的名头不要也罢,反正也只是个名头,官印文书都没有下发。”

    “但我们租赁了乡民的田地,说好给乡民缴纳赋税,若是我们不应承官府那边,他们派人下来收税,乡民还不是要怪到我们头上?”

    楚河脸色微微一沉,他虽然不惧大同那边,但这样还真的有点麻烦。

    民心关系到气运,若是失了气运,连黄忠、甘宁这样的战神都难以反抗,更别说自己了,当个白身没有问题,要想争霸天下可就是妄想了。

    楚全也是忧心忡忡的说道:“河儿,你的舅舅一家,如今还在大同那边,一旦我们抗税,怕会祸害到他们。”

    清河村这边大好,本来赵沐秋早打算把父亲赵一义一家接过来的,但赵一义却是古板,不愿到女儿亲家这边,怕丢了颜面,加上大同县的酒肆也不舍得丢下,才一直留在大同县城。

    楚河沉吟了一下:“父亲不用担心,孩儿这就派人前去大同县城,把舅舅他们接回来。”

    楚全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如今大同县城城门紧闭,不得出入,如何将岳父他们接出来?”

    “孩儿早让人留在大同县城那边,暗中看着舅舅,只要想一下总归有办法的。”

    楚河想了一下又道:“我们先去会一下大同县来人。”

    楚文叹道:“也只能这样了。”

    大同县那边来的人不少。

    没有百八十骑,他们也不敢离开大同县城到这最偏僻的常定乡来。

    不过,这百几十号骑兵,自是进入不了清河村,只能留在村外,被潜渊卫严密看守着。

    只有主事邓贾被允许进村,现在正在楚家大宅偏厅会客室候着。

    邓青能成为大同县的典武从事,虽然是不入流的品阶,但自是有相当本事的。

    事实上能当官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在这个武力为王的世界,没有几分手段的话,早被人吃得渣都剩不下来。

    邓贾作为邓青的心腹加族亲,被邓青委以重任前来常定乡下发命令,当然也不是酒囊饭袋。

    先前他态度嚣张蛮横,开口就要七成粮税,十九万石米粮,只是演戏而已,这十九万石粮税,也预算好常定乡这边讨价还价。

    要是手下都被人严密看守起来,自己被人带着进村,都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让清河村的人看到,试问怎么可能甘心拿出如此多的米粮。

    自从进入常定乡,邓贾的脸色就一直十分凝重,尤其到了清河村外,看到那些身披战甲,手持利刃的潜渊卫,给了邓贾极大的压力。

    便是那些蛮横成性的邓家家卫,也收起了脾气,老老实实的待在清河村外,不敢动什么心思。

    电影中那些依仗主家权势欺压百姓的家丁,在这里是不怎么现实的。

    这些邓家的私兵家卫,很清楚他们只能对普通百姓耍横,对一个掌控了整个常定乡,麾下拥有数千精锐的楚家耍横,那跟找死没有区别。

    在这样的时势下,就算楚家把他们全部杀了,也别想大同县城会出兵给他们报仇雪恨。

    楚河有穿越优势不错,但别想这里的人配合他来一个弱智光环。

    态度嚣张吓唬了一下楚全和楚文的邓贾,等楚全和楚文离去之后,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

    别看楚文和楚全显得有点担心,但两人离去之后,连个奉茶递水的仆人都没有给他留下,便知道楚家其实不把他放在心上。

    邓贾也知道,把楚文吓住了没有任何作用,楚家,乃至整个常定乡,真正做主的,却是那个十岁出头的小屁孩!

    在这个宗族观念十分严重的社会,邓贾怎么都不明白,楚千重这个族长,怎么会让楚河掌握大权?常定乡这数千潜渊卫,又怎么会甘心受到一个小屁孩的控制?

    按照常理,就算楚河再天才再妖孽,也是不得不听从族长和家中长辈之令的。

    这偏厅的会客室,布置相当简陋,一张屏风,几张案桌,墙壁上挂着刀剑弓箭的装饰,还有一幅三四尺长的地图,是大同县的地图,相当的详细,比邓贾以前见到的地图都要精细许多。

    地图旁边是两个木质书架,上面放满竹简书册。

    会客厅外也没有人看守监视,邓贾干脆走到书架旁边看了一下,发现都是很普通的竹简和书卷,但数量极多,范围极大极杂。

    有启蒙书册,有诗词歌赋选集,有天文地理,有蜀国人物风情,有儒家书文、名言名句等,更有关于武道、文道修炼的,甚至有工事、农事的方面的书册。

    书册竹简卷轴等,都不是普通百姓购置得起的,尤其是在大同县这样的偏野之地,就算楚家钱银不缺,要收集如此多的,方方面面的书籍,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看这些书册的情况,并不是用来装潢的,而是有人经常阅读。

    邓贾有些奇怪,这些东西,正常来说是放在书房的,怎么会放在会客室?

    邓贾当然不知道,这楚家大宅,是楚河的大本营,地方就这么大,楚河的书房外人又不能随意进入,这会客室,平时来的都是楚家亲近之人,书册留在这里,是给这些人阅读观看。

    楚河并不想下面的人大字都不识一个,留着这些书册在会客室,也算是让他们接触一下文道。

    另外,在不出门的情况下,了解三国之事,风土人情,书籍是最好的选择,楚河自己就没有少看这些辛苦收集起来的书册。

    正当邓贾打算细看一下的时候,忽然便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他马上回到案桌,脸上已经覆盖倨傲之色,鼻孔朝天,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果然,楚河三人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楚河看了看这个穿着青色书生袍服,三角眼,脸颊清癯,尖下巴留着山羊胡子,相貌有些尖酸刻薄的中年人,也没有跟他磨蹭,冷声说道:“你就是邓青派来收取粮税的?”

    邓贾也看着楚河,捋着胡子说道:“鄙人邓贾,在邓典武大人门下做事,这一次正是前来常定乡,收取大蜀粮税。阁下又是何人?”

    楚河并没有回答,正是问道:“要收取多少粮税?”

    邓贾脸色一正,却是没有了倨傲之色,打量着楚河道:“阁下年纪轻轻,却是长得气宇轩昂,莫非就是大同神童楚河楚潜渊?”

    楚河愣了一下,想不到邓贾一下子就转变了态度,语气也客气,虽然他现在一副干瘦的样子,和气宇轩昂根本不沾边,但还真的不好拿捏什么,只得捏着鼻子说道:“正是楚某。”

    邓贾马上拱手说道:“早听闻常定乡楚潜渊乃是人中龙凤,素有仁义之名,如今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至于收多少粮饷,乡正大人以前曾是官府书吏,自然心中有数。”

    楚文冷哼一声:“秋收粮饷自是知道,可不是阁下说的十九万石之数。”

    邓贾笑道:“那按照乡正大人所言,该是多少?”

    楚文正要说话,但陡然之间便想起什么,却是微微一哼的道:“粮饷多少,自有官府统筹计算,可不是楚某人说了算!”

    邓贾点了点头:“如今叛匪作乱,流民肆虐,这粮税肯定不能按照以往的惯例收取。”

    “典武大人,也是大同县出身,知道乡民之苦,因此据理力争,求得县令大人和县城大人的允许,七成收取粮税,本该是二十四万石。”

    “县令大人考虑到常定乡楚家忠义,先前捐献五万石米粮,因此这二十四万石赋税,乡正大人收取上来,便扣除之,只需要押送十九万石米粮前去县城便可。”

    楚文一听,心中顿时打了一个咯噔,终于知道邓贾的意思了。

    这分明是要把上半年的粮税都一起收了!

    这样算来,十九万石还真的不过分。

    问题是上半年的时候,楚河还没有回来,潜渊卫也没有扩招,只护卫清河村的范围,常定乡各处,粮食产量低得可以,自己吃食都勉强,又哪里来的米粮缴税?

    现在常定乡乃至其它乡有富余的米粮卖给楚家,主要还是楚河剿匪清平诸乡的功劳。

    楚河来之前,本来以为这邓贾嚣张狂妄,自己狠狠打他的脸,然后便将他驱逐离去的,想不到邓贾精明,说话有条有理,不给他发飙的机会。

    他心中不禁感叹,果然不能小瞧他人,没有谁天生就给人用来打脸的。

    听得邓贾如此说道,楚河忽然一笑:“十九万石确实不多,如此多的米粮,我们还得筹集一下,不知道县城那边什么时候派人来取?”

    楚文和楚全都是愕然,先前看楚河的样子,分明是不打算缴纳粮税的,怎么现在又让邓青过来收取了?

    邓贾也是有些意外,他开始称赞楚河仁义,就算着楚河不愿缴纳粮税,打算以大义来压楚河的。

    要是楚河抗税,那就是不顾大同县十万百姓的死活,如此不仁不义,楚河别想再有好名声。

    但楚河一口答应缴税,邓贾意外之余,马上就道:“按照规矩,这粮税的收取运送,乃是乡正负责,不过县里十万百姓现在已经缺粮短食,还希望乡正大人尽快把粮税押送到县城。”

    哪知道楚河摇了摇头,苦笑说道:“我们常定乡可没有什么乡正,先前的乡正大人,却是被流民所害,这粮税,怕还得城里派人下来收取。”

    邓贾略微一愣:“怀羽兄不正是常定乡的乡正?”

    楚文也不是蠢人,马上就猜到了楚河的想法,这个时候也是无奈说道:“虽然县里有意让楚某担任常定乡乡正之位,可惜文书一直没有下来。”

    邓贾张了张嘴巴:“这……怀羽兄还没有收到文书?为何邓典学大人,告知邓某,怀羽兄便是常定乡乡正。”

    楚文摇了摇头:“这楚某也不知道,不如邓兄先回去县里询问一下,看县里大人什么时候把文书下发下来?”

    楚文还真的没胡说。

    在富裕繁华的乡镇,乡正相当抢手,收取粮税可以上下其手,中饱私囊。

    但大同县这些偏离之地,乡正可不是什么吃香的职务,不但没有什么油水,还因为要收取粮税,得罪乡邻,一旦乡民抗税,一怒之下杀了乡正都是有的,因此乡正的任命,以往都是一句话的事。

    就好像村里的族长,清河村上一任族长说楚镇海接任,那楚镇海就是族长了,可没有文书族印什么的。

    问题是,按照蜀国的律法,这乡正、亭长,都要官印文书的。

    楚文没有官印文书,从法理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常定乡的乡正。

    邓贾三角眼连眨了几下,任他老谋深算,也想不到楚河会拿出这样一个借口,他当然知道,楚文不可能有乡正任命的官印文书。

    他最后只得沉吟说道:“我看不如这样,怀羽兄先把粮税收取上来,邓某这就派人回去禀告县里大人,想必其中有什么因由。”

    “邓某可以保证,只要怀羽兄把粮税解押到县城,定然不会只是一个乡正位置。”

    楚文脸色一正:“邓兄此言差矣,收取粮税,乃是国之大事,皆是官府操持,楚某一介白身,岂敢行这大逆不道之事,邓兄切莫害我。”

    这个时候,楚河也是满怀歉意的说道:“既然这是误会,大人又怀着官府大事,还请邓大人快快回去县城,问清楚谁人才是常定乡的乡正,切莫耽搁了收取粮税的大事!”

    “对了,既然县令大人大义,那粮税收取上来之后,还望把五万石米粮送到我们这里。”

    随后他叹了口气:“现在楚家家大业大的,还真的有点米粮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