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皇子的谋划
    楚慕平发出访问文书后,等了足足四天,才等到了河越的回复。

    对方同意了这次访问。

    楚慕平一直提着的心思终于放了下来,他心中忍不住苦笑:‘我堂堂皇子,竟要看一个平民总督的脸色,真是世事难料啊。’

    因为这是以皇子身份进行的公开访问,所以楚慕平乘坐的并不是灰衣卫的战舰,而是九月花号舰队,也没有使用任何掩饰身份的手段。

    楚慕平也不担心父亲楚太辛会心生疑心,如果他问起,他便说自己只是借此举,近距离侦查河越行省的内部情况便是了。

    决战结束之后,九月花号舰队就离开了虚无荒漠,但却没有走的太远,依旧在河越和黑森林行省的交界处晃荡,得到河越回复后,舰队便直接转向,一路飞进河越行省。

    因为是公开访问,所以访问路线有严格的限定,九月花号舰队只能按照河越给出的线路走。

    路线上的第一站是河越的第7 号堡垒,也是河越最靠近黑森林行省的堡垒,距离虚无荒漠仅5光年。

    九月花号舰队的性能十分优秀,5光年距离,借助高速空间通道,仅花了3个小时就越过了。

    从高速空间通道出口飞出来,前方首先入目的是一颗红巨星,这颗处于暮年的恒星还剩下不到2000万年的寿命,它体积极大,直径超过20光分,几乎占据了战舰全息屏的整个视界。

    在这暗红色的背景下,有一个小小的黑点,黑点附近是来来往往的各式飞船,数目非常多,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群围绕着蜂巢的蜜蜂似的。

    楚慕平看着这一幕,对坐在身边的妹妹说道:“飞船的数目和种类都比其他行省多了8倍不止。绝大部分飞船都是飞进河越行省,却绝少有飞出去的。飞船里装的,怕大部分都是偷渡客。”

    楚慕怜一直在查看九月花号主控脑的统计数据,借助战舰强大的扫描能力,她得到了很多信息。

    “哥,不是大部分,是全部!”

    这让楚慕平有些意外:“嗯?竟这么严重吗?你仔细说给我听听。”

    楚慕怜点了点头,她追随哥哥在星际间行走,可不仅仅是因为哥哥的宠爱,她的能力也是很重要原因。

    她迅速列出详细数据,说道:“哥,你看,从我们离开高速通道口到这里,飞行距离大概是10光分,途中越过大约72艘飞船,其中49艘是工业飞船,剩下23艘是小型客运飞船。每艘工业飞船中,额外搭载人数大约是89人,客运飞船平均搭载人数是221人,加起来就是14194人。这只是10光分的数据,考虑各种影响因素,那么一个标准日的时间里,光是黑森林一个省,就至少近70万人偷渡进入河越,加上另一个邻省十字星,那一天大约是140万人进入河越了。”

    一天偷渡140万,一个标准年就是5亿之多,这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字,能有这个结果,全拜这次神圣决战所赐。

    楚慕平眉头都皱起来:“河越总督没有采取任何阻拦措施吗?”

    楚慕怜摇了摇头:“至少7号堡垒这里没有发现,从河越总督的言行看,在其他堡垒也不会有。”

    “河越总督这么做可不明智。没有总督喜欢自己行省出现这么严重的人口流失。他这么做,就是和其他行省总督为敌啊。”

    虽说因为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代替了许多低端产业,但在高端服务业以及各种需要创新的工作都无法被人工智能代替。其他不说,就说战士,低端战士当然可以用智能机器人,但高端战士,就必须是人类,而且还要求极高的战斗天赋。

    这些有战斗天赋的战士,出现的概率是稳定的,想要更多的强大战士,最佳的办法就是提高人口基础。

    所以,庞大的人口数量,是一个行省得以在星际立足的基石。

    河越总督的做法,就是在挖别人家的墙角!

    整个深红帝国有23个行省,总人口上千亿,河越目前是89亿人,如果河越触犯其他总督的利益,届时父亲只要登高一呼,所有行省就会联合起来对付河越,河越必败!

    河越现在就是在玩火。

    楚慕怜似乎能看到哥哥的想法似的,微笑道:“哥,你不用担心,父亲不会这么干,也不会让其他总督联合起来。”

    “噢?”楚慕平看着妹妹,等她的解释。

    楚慕怜手轻轻一挥,一副深红帝国的星图浮现在空气中,其中河越行省的位置用明红色重点标注出来。

    “大哥,你看,河越这一边,原本是红月行省,红月行省过去就是奥姆帝国。现在红月成了无人区,那么河越和奥姆帝国直接联通了。”

    楚慕平看过去,情况的确如妹妹所说,他点了下头。

    楚慕怜又道:“哥,你再看这里,同样是跨越红月行省,只需飞行27光年,就是天空之眼的位置,所以,河越和天空之城也是直接相连的。”

    “的确如此。”楚慕平看的有些心惊。

    楚慕怜继续说道:“原本,红月行省是三国要地,现在红月成了无人区,那红月后方的河越,就接替了红月的位置,占据了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枢纽要地。”

    听到这,楚慕平已经明白了妹妹的意思,他没出声,让妹妹继续往下解说。

    楚慕怜轻轻拨着星图,用浅绿色标注出一条星际通道:“大哥,你再看,小熊星云横跨红月行省,几乎将这红月一劈两半,红月上半部分,和黑森林接壤,下半部分,却只和河越交界。因为小熊星云的阻隔,帝国其他行省的力量很难破坏河越和奥姆之间的星际通道。”

    楚慕平连连点头。“的确如此。这片区域,简直就是河越行省的后花园,别人根本无法染指。”

    楚慕怜又在星图另一侧标出一条明黄色的星际通道:“大哥,你再看这。这里是天空之眼,这里是河越,这边是大角星云。基于之前同样的原因,黑森林很难破坏这条通道。如果黑森林想这么干,就必须通过这条通道。”

    楚慕怜在图中划出一条翠绿线条:“大哥你看,这是月海走廊,也是黑森林舰队进入这条通道的唯一通道。原本,这里是有一条高速星际通道的,但现在,这里必然被破坏了,不仅被破坏,说不定还有一座河越的堡垒呢。”

    楚慕平眼神一凝:“这里已经是红月的地方,河越真会去修?”

    “拜叶柳烟所赐,红月目前是无主之地。河越不是会不会去修的问题,以新总督的办事效率,他现在应该已经在修了,说不定都快完工了呢。”

    “那我可得好好查查去。”楚慕平说道。

    妹妹说的东西他也模糊想到了,但妹妹说的内容比他想的要细致和深入很多,他立即拨了灰衣卫的秘密通讯,等通讯接通后,他便道:“3号,你现在去月海走廊走一趟,去查探下那边的情况。”

    3号就在月海走廊附近,很快就能得到消息。发布命令后,楚慕平耐心等待起来,楚慕怜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星图。

    这段时间,九月花舰队通过了7号堡垒的安全验证,得到了第二条星际高速通道的使用许可。

    九月花舰队绕着7号堡垒转了一圈,进入了堡垒后方的高速星际通道。

    一进入通道,楚慕平就‘咦’了一声:“好快!好稳!”

    通常情况下,星际高速通道中的速度最高是100倍于寻常空间中的光速,但这条高速通道,速度上限却足足提升了一倍,达到了200c。

    同时,在200c的速度下,飞船船身的震颤却非常小,几乎感觉不到,这和其他行省内部的高速星际通道的质量完全不可同日而已。

    更快的速度,更稳定的运行状态,就意味着河越行省内部的资源流通速度远远超过其他行省,如有战事爆发,兵力和物资的调运也会占有巨大优势。

    楚慕怜也是一脸惊奇:“哥,这么看来,河越总督图谋不小呀。”

    楚慕平皱眉,默然不语。

    在沉默中,半小时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楚慕平的秘密通讯响了起来,他立即接通,里面传来3号的声音:“殿下,月海走廊的星际高速通道损坏了,损坏非常严重,没有修复可能。”

    楚慕平心中猛地一跳,又问:“还有其他消息吗?”

    “我们派出了一艘无人侦查舰,但就在刚刚,这艘侦察舰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怀疑是遭到变形怪的攻击。”

    “噢~~~我明白了,就这样吧。”

    挂断通讯后,他对自己妹妹说道:“这么看来,月海走廊果然被封锁了,不过,这会不会是变形怪所为?”

    楚慕怜摊了摊手:“或许吧,但可能性极小,变形怪用来震慑普通人可以,震慑战神可不够。”

    说完,她继续拉出星图,说道:“以河越当前的地理位置,如果父亲逼得太紧,他就有可能成为奥姆帝国或天空之城的一份子,最大可能是天空之城。如果两者真的结盟,那么,奥姆帝国正和暗修罗王国死磕,无暇回顾,而天空之城和河越前后夹击,天空之眼的战争堡垒顷刻就能覆灭。届时,天空之城的势力不仅控制天空之眼,还延伸进了帝国内地,这情况就太糟糕了。”

    楚慕平听得心惊肉跳:“妹妹,照你这么一分析,这个河越总督,岂不是成了帝国心腹大患?我如何和他联盟?”

    楚慕怜笑眯眯地道:“正因为他这么重要,才值得联盟呀。诚然,河越总督雄心勃勃,但现实非常残酷,哪怕他是天纵之才,最多也不过折腾10年而已。”

    “10年?为什么?”楚慕平下意识问道,刚问完,他心中就猛地一动,说道:“妹妹,你是指黑暗纪元?”

    “对呀,两千年一次,黑暗降临星空,星云大幅扩张,巨兽横行。河越目前的位置是好,但却是重灾区,小熊星云和大角星云一扩张,河越就完蛋了。而现在离下一次黑暗纪元,刚好剩下10年。”

    上一次黑暗纪元,发生在深红帝国之前,民间早已经没了相关的资料,甚至各省总督也只是模糊知道一些消息,只有皇室才知道所有内情。

    这话一出,楚慕平就完全懂了:“妹妹,你是说,让我借他10年势。”

    “当然。”楚慕怜得意的一笑:“10年之后,大哥你也该登上尊位了,而河越毁于黑暗纪元。到那时,河越总督也没了根基,纵有万丈雄心,也只能专心做你的护国战神了呀。”

    “哈哈哈,妙!真妙!”楚慕平大笑起来:“妹妹,你真是我的指路明灯啊!”

    “大哥,这次结盟,你可得表达足够的诚意哦。”

    “那是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