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世人皆是杂草
    九月花号战舰。

    神圣决战结束后,楚慕平联系了自己的父亲楚太辛。

    “父亲,决战结果出来了,河越胜了。”

    通讯对面沉默了几秒,楚太辛声音响起:“这出乎我的意料。你把整个战斗过程的全息影像传给我。”

    楚太辛的声音淡淡的,并没有包含什么情绪,但熟悉父亲脾性的楚慕平知道,这时候的父亲是最危险的,他心中并不是没有怒火,而是在寻找发泄的口子!

    楚慕平越发小心:“父亲,已经在传了,不过真实影像数据量有些大,大概要20分钟才能传完,在这段时间,容我为您大致复述一遍战斗过程。”

    “你说。”

    楚慕平便从决战开始一路说起,从张远特立独行,一骑突出,奇招迭出,再到黑水舰队

    仓促应对,一路说到柳如海战死,舰队士气崩溃,主动认输。

    末了,他总结道:“父亲,这场决战,我们大大低估了河越的机甲科技实力。同时,也高估了柳如海的力量和黑水舰队战士的战斗意志。这点,从柳如海战死后,胡元盛立即认输就能看出来。”

    楚太辛点了下头:“你总结的没错。其他都情有可原,唯独胡元盛消极应战,竟在主体未损情况下迅速认输,这样的将军有什么用?这样的士兵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皇帝的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几近于咆哮!

    楚慕平完全不敢出声,他深知父亲的可怕,只要一句话,立即就能将他打落尘泥。他一路走到今天,全靠小心谨慎。

    如果是以往,楚慕平心中不会有过多的想法,但这一次,他脑海中却再一次浮现出了张远秒杀柳如海的画面。

    ‘如能得此人相助,我心中便有了底气。哪怕父亲想要处置我,恐怕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不至于像现在这般,随意就能主宰我的命运。’

    这个想法一出,就如毒药一般,迅速占据了楚慕平的脑海,再没法抹消。

    另一边,楚太辛自然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想法,在他眼中,自己的三子是最乖巧的,从来不会心里话,他并不喜欢父亲这种对各大行省竭泽而渔的手段。

    在他看来,各大行省的确要控制,以免威胁帝都,但控制不能太狠了,这样容易引起反噬,而河越总督所做所为虽然高调了一些,但他的做法并没有错,如此改善民生,发展民间工业,绝对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他这么做,虽然先期投入大了些,但等民间商业活力提升上来,便会反哺政府。民众生活品质高了,更加拥戴政府不说,在自己后代的培育上也会更加花费心思,等新的一代成长起来,行省内便是人才济济的局面。

    而如现在这般,无论到哪个个太空城、去哪个人居星球,到处见到的都是愁眉苦脸、面黄肌瘦的人民,这些人眼神呆滞、表情麻木,被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束缚了所有的灵性。

    作为帝国皇子,楚慕平觉得这实在算不上是一种荣耀,尤其是当他拥有轻易改变这种局面的能力的时候。

    楚太辛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的细微表情变化,他又问道:“幽暗天堂的刺客什么时候会动手?”

    楚慕平有些失神,听见声音后,震了一下,回过神来:“哦,他们说,三个月内必然会完成刺杀。”

    “现在已经过去1个月,还剩2月,我倒要看看那些毒蛇会用什么手段。平儿,河越总督这里,你继续给我盯着,一旦有什么异常,就立即向我报告。”

    “是,父皇。”

    到这里,楚慕平以为这次通讯已经结束了,心神稍松,就准备关闭通讯设备。

    却没想到,通讯中忽然传来父亲的话:“还有,你是不是觉得我对普通民众太吝啬了?”

    楚太辛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正说中楚慕平的心思。楚慕平心中剧烈一跳,背上冷汗一下就绽了出来,他不敢否认,立即恭敬地道:“孩儿的确有这想法,但这必是孩儿愚钝,没看清事情关键所在,还请父亲指点。”

    楚太辛对这态度十分满意,他轻蔑地一笑:“河越总督这么做,好处当然很多。但是,他这么做,必然会大幅增加民智。智多则欲多,欲求若不满,则必然心生怨恨。一个见识广博,心智大开的民众集体,必然会要求更多的权力,到时候,河越总督难道甘心让权吗?”

    “这”楚慕平以前从没这么想过。

    楚太辛冷笑连连:“平儿,我告诉你,那小子现在是在玩火,等火势起来,第一个烧死的就是他!”

    “啊?”楚慕平心惊,忙问:“父亲,那我们是否要阻止?”

    楚太辛摇头道:“无需阻止,就让他这么干下去,等火势起了,我们派大军镇压便是,也让其他人好好看看,平民造反的下场!”

    这话让楚慕平心中一阵发毛。

    楚太辛郑重说道:“平儿,你要记住,我楚家统治深红帝国1600年,靠的绝对不是慷慨和仁慈,而是武力上的绝对优势和对民众心智的控制。那些普通人,不过是一堆杂草,没必要知道的那么多。没事的时候,让他们为自己口粮拼尽全力、耗尽精神。有事的时候,他们便是战场上的炮灰。你明白了吗?”

    楚慕平感到一阵心凉,他躬下身:“是,父亲,我懂了。”

    “嗯,很好,好好干,不要让我失望。父亲不会让你被人欺负了去。”

    关闭通话后,楚慕平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手一摸,竟然已经汗湿重衣。父亲的话仍在耳侧,说的非常有道理,但他却觉得无比仓库。

    ‘世人皆是杂草。那我是什么?我是父亲手中一个趁手的工具吗?不,我不甘心,我不喜欢,我做不到这样无情。’

    楚慕平抬头望天,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心意彻底定了下来。

    ‘父亲,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