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堕落的女记者
    “林姐,前面就是巨熊堡垒了。”助手小章指着星图中的一个暗淡光点。

    “嗯。”

    林忆莲轻轻点了下头,便低着头,整理一路来的采访稿件。

    飞船无声地前进,又过了2分钟,助手小章又开口道:“林姐,你说河越的新总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林忆莲手微微一顿:“不清楚。待会儿见到人了或许能看明白。”

    小章脸上显出一丝不屑的笑:“哼哼,要我说,这个新总督就是个野心家。”

    “为什么说呢?”林忆莲笑问。

    小章以为说对了,继续道:“林姐,你看看他用的手段,全都是在收买人心。他现在位置不稳,皇帝陛下看他也不顺眼,要是再没有河越人的支持,恐怕椅子还没捂热,就得被赶下台去。”

    林忆莲抬头看了眼小章,摇了摇头:“收买人心是有的,但绝不是为了保证总督之位。”

    小章一怔,认真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林忆莲已经整理好了稿件,她坐直身体,认真对自己的助手道:“自古以来,统治者想要地位稳固,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掌控军队。而从我们得到的消息上看,这位新总督一上台就把握住了军队,我们这一路过来,省内治安也相当不错,说明新总督平复了省内动荡。既有军队,又有能力,本身还是战神,凭借那些普通百姓,根本就无法撼动他的地位。”

    “可即使掌控了军队,如果民间动乱此起彼伏,统治也只是暂时的吧?”小章争辩道。

    林忆莲又摇头:“你这就犯了一个倒果为因的错误。民间反抗此起彼伏,恰恰是统治者没有恰当地使用军队,没能发挥出军队暴力的结果。”

    “我不明白。”

    林忆莲便仔细分析道:“一旦统治者有效使用军队,那么,他必然能成功镇压了境内的暴动,哪怕不是全部镇压,至少威胁最大的那个出头鸟肯定会完蛋,对不对?”

    小章想了想,点头认可。

    林忆莲继续道:“最大的反动势力被灭了,其反动骨干必然会被统治者残酷虐杀,这必然会产生震撼人心的效果,因为畏惧,其他弱小的反动势力必然会选暂避锋芒,选择蛰伏,对吧?”

    “对。”小章再次点头。

    林忆莲继续分析:“普通人都是务实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大部分人都有家室,都被世俗羁绊,这时没人领头,而统治者又强而也有力,你说大部分普通人会如何选择?”

    “老实本分地活着。”

    “对,老实本分地活着,即使对现状偶有抱怨,也绝对不会行动,这么一来,反动骨干偃旗息鼓,普通人又安分,社会环境就会趋于稳定,对吧?”..

    “没错。”

    “这时候,统治者对普通人略加施恩,让大部分普通人得到恩惠。你说,那些反动骨干还能鼓动普通人跟着他们叛乱吗?”

    “不可能了,这些反动骨干反而会造人嫉恨,成为所有人的敌人。”小章已经听明白了,他摊了摊手道:“河越新总督不正是这么干的吗?他现在就在对普通人施恩呢。”

    “问题就出在这。”林忆莲皱眉道:“施恩是对的,但现在的情况是,新总督施恩太重了,远远超出了常理,投入远超过产出。”

    小章立即附和道:“林姐,我就说新总督太慷慨了嘛。他投入这么大,肯定另有图谋,他就是个野心家!他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这个目的到底是什么呢?这些普通人,到底能给新总督带来什么好处呢?”林忆莲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小章耸了耸肩膀:“或许,新总督是没看明白形势,给多了吧,哈哈。”

    “没看明白?”林忆莲横了一眼自己的助手:“你觉得一个凭借那种手段上位,之后又用强力手段镇压行省动乱,不过十天处死近十万人的强力人物,会看不出这么浅显的道理?”

    小章急忙解释:“林姐,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别和我较真呀。”

    林忆莲眉头紧皱:“不是较真,这是我们这次采访要搞清楚的问题,否则只单纯报到所见的事实,那我们大公报岂不是和一个电子记录仪没区别了?”

    就在这时,飞船主控脑响起提示声。

    “即将到达太空港,请坐好登陆准备。”

    林忆莲站起身,整理了下手衣领上的微型全息记录纽扣,又整理了下之后面见总督时要问的问题,然后她便静静等待飞船停泊进港。

    采访的事已经联系好了,河越总督会在0.5个标准时后接见他们,整个采访过程只会持续5分钟。

    “叮~飞船已进入港口,登陆通道已布置,请乘客尽快进入太空港。”

    “滋~”

    轻微的气流声中,飞船门缓缓打开,林忆莲深吸口气,大步走出了飞船。助手小章急走几步,跟在了她身后。

    进入太空港,走了不到30米,就有两个一身暗红制服的战士大步走了过来,见到林忆莲后,两个战士对她郑重行了军礼,其中一个战士开口道:“是林记者吗?”

    “我是。”林忆莲上下打量着这两个战士:‘很精神,身上有一种淡漠生命的气势,应该是见过血的老兵,不过奇怪的是,这老兵身上却没有通常的冰冷气息,不会让人感到害怕......真是奇怪。’

    这士兵接着说道:“我将带你们去堡垒的星辰走廊。总督将在那接见你们。”

    “我很荣幸。”林忆莲微笑道,心中却有一丝丝紧张,虽然她过去采访过很多总督,但这次情况却不同,那不仅仅是总督,还是战神。

    “请跟我来。”

    两个战士转身带路,林忆莲和小章跟在身后。四人沿着通道一路往前,大约走了50米后,四人上了一艘悬浮车。

    悬浮车一路前进,飞了大半个堡垒的距离后,停泊在堡垒高处的一处平台上。

    “林记者,下车后,您沿着通道一直往前走,大约300米后,就是星辰走廊。您在走廊中稍等一会儿,总督便会过来。”

    “我明白了,非常感谢。”

    林忆莲起身离开了悬浮车,小章见状,也要跟下去,却被战士一把拦住。

    “我不能去?”小章愕然。

    “是的,只有林记者一人获得接见许可,你没有。”战士说话声音冷冰冰的,不容半分质疑。

    小章不敢反驳,只能老实待在悬浮车上。

    林忆莲也没有多说,她一个人沿着通道往前走。通道很高,有30米,很宽,超过40米,通道中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走在其中,能听到许多回音。

    林忆莲心中有些发虚,她硬着头皮往前走,大概走了300米后,通道两旁的墙壁忽然变的透明起来,通过这墙壁,可以清晰地看到远处的碧水星和金色的恒星,也可以俯瞰整个巨熊堡垒,抬头看,则能看到一团巨大的黑暗星云,林忆莲知道那是小熊星云。

    她还看到,在走廊对面,一个身穿黑色长风衣的人影正朝她大步走过来,他是一个人来的,身后没有侍卫。

    等走的进了,林忆莲看清楚了,这是一个黑发年轻人,看着最多不过25岁。

    “那应该是河越总督,比想象中年轻,看着似乎也没什么威严。如果不是事实确凿,谁会想到他竟然能弑杀叶柳烟上位呢?嗯,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气质,我好像在哪见过。”

    她心中刚产生熟悉感,对方就已经到了眼前,来不及多想,她急走几步,屈膝行礼:“总督大人,安好。”

    黑发年轻人就是张远,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点头回礼后,他赞道:“林女士,你比我想象的更加年轻漂亮。”

    虽然知道这是礼节,但被人夸赞美貌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林忆莲笑道:“多谢总督夸奖,您也是英姿非凡,让人印象深刻。”

    “哈哈~”张远朗声笑起来,这时候,他看着完全不像是高高在上的总督,更没有战神的威严,反倒像是路边走过的一个阳光开朗的男孩。

    林忆莲觉得气氛很是惬意,心中压力不知不觉就消失无踪。

    这边,张远接着说道:“林女士,咱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你是大公报的记者,这一路过来,肯定有不少问题想问我,对吧?”

    “当然。”林忆莲抬手将额头上一缕乱发拨向脑后:“既然如此,那我就冒犯了。”

    张远端正身姿,神态便郑重起来:“请问。”

    林忆莲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心中很是受用,不自觉也端正了身姿:“”总督大人,我这一路过来,总共去过3个太空城,一路所见,发现您为每一个太空城都更新了空气和水循环系统,太空城周边也建立了相当完备的守卫系统。据我估算,这笔开支至少在3000亿星盾以上。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这么做呢?”

    张远想了下,说道:“这和我的出身有关。”

    “您是指?”

    张远认真说道:“我原本是碧水星上的普通人,我亲身体会过体层的生活。我知道,许多太空城中没有干净的空气、没有安全的饮水,治疗费用高昂,而民众收入微薄,一旦生病,基本只能在家等死。当时,我就曾想过,如果有朝一日,我能成为领主,我一定要做点什么。结果,你也看到了,机缘巧合下,我成了行省总督。既然命运给了我机会,我当然要实现心中所想。”

    林忆莲听得一怔,她见过太多太多高位者,听到张远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后,本能地就是怀疑,但,她仔细看张远,却发现他目光清朗、神态坚定,完全不似作伪,让人很难去怀疑他说的话。

    可是,这话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脱离实际,以一个战神的洞察,肯定知道这么做不能长久。现在就急着为领民做事,将维护统治的金钱投放在改善民生上,到时候连总督都做不成,何谈为民造福?

    林忆莲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总督大人,恕我冒昧,但这是您的真实想法吗?”

    这话一问完她就后悔了,一是因为这句话带有她的主观判断。二是因为这可能惹怒这位年轻的总督。

    张远脸上依旧带着笑,他低头看着有些惶恐的女记者,笑道:“林女士,判断真假的事,还是交给大公报的读者吧。任何人做任何事,总是有人怀疑,有人相信的,您说是吧?”

    林忆莲轻呼一口气:“您说的对,总督大人。”

    整理好心情,她继续问道:“总督大人,那您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是继续提高民众福利呢?还是到此为止?”

    张远斩钉截铁地道:“当然是尽我所能地提升。”

    林忆莲眨了眨眼:“我不明白.”

    “现在,我已经只解决了行省内居民的基本生存需求,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不仅希望我的子民能活着,还希望他们能活的好,让所有人羡慕。哦,对了,如果有人愿意来河越,我也非常欢迎,只要你能来,我就一定会为你们安排合法身份。在河越,每一个人都会活的和贵族一样,有尊严、有自由,每个人只要努力,就必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一下,连林忆莲都觉得张远有些疯狂了,她急忙转移话题:“众所周知,这次神圣决战,双方的力量并不得等,河越处于相当不利的局面。您的看法是?”

    张远淡淡一笑:“在战舰数目上,河越的确处于劣势,但对我来说,战舰不过是个移动的靶子罢了。无非就是多打一个靶子,难度高了一些,不过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呃~您显得相当自信。”林忆莲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督大人,您今年是2岁,真正参加战士训练的时间不过半年,哪怕在力量上成为了战神,但在战斗技巧方面肯定会有所欠缺,我很好奇,您为何拥有如此信心呢?”

    张远想了想,忽然问道:“林女士,我能借你一根头发吗?”

    “呃~当然。”

    张远便一伸手,手指轻轻从林忆莲头上拂过,收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长发。

    他捏着发丝,对林忆莲道:“这世上的战技几乎无穷无尽,但究其本质,无非只是对力量的掌控而已,而进入战神境后,我对力量的掌控提升到了某种极致。”

    说话间,张远微微一甩手,他手中那根软柔的发丝顿时就好像被灌注了某种能量一般,变得刚硬如铁。

    紧跟着,张远捏着这根头发王身边的高强度合金墙壁一戳,无声无息地,头发就没入足以抵挡核爆的合金墙壁,一直刺进去大半截才停下来。

    这合金墙壁是晶体结构的,呈高度透明,于是,林忆莲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发丝一半在墙壁中,另一半却软软垂下来,看着就好像长在墙壁上一般。

    “哦,我的天,这怎么可能?”她捂住了嘴,满脸不可思议。

    “没什么了不起的。对物质围观结构的洞察,外加对力量的精细掌握,而这就是我的自信!”

    说完这句话,张远道:“5分钟时间结束了,还望林女士能如实地将今日的采访付诸大公报。”

    林忆莲还没从之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听到这句话后,下意识说道:“我当然会这么干。这是我的职业素养......这.......”

    话还没说完,她就发现手里多了点什么,打开一看,竟然是4枚黑星币,足足400万星盾,是她0年的薪水!

    张远笑眯眯地道:“林女士,这是河越地一点儿土特产,你千万要收下。”

    “可是.....”林忆莲有心要拒绝,可星盾吸引力实在太大了,而她要干的,只是将这个总督的话如实报告而已,她实在拒绝不了啊。

    可是,这违背了她的职业道德啊,她怎么能拿钱呢?

    “林女士,这事你知我知,而我已经关闭了这里的所有监控探头。您如果能为河越美言几句的话,我会赠送给您更多土特产。”张远笑眯眯地补上了最后一击。

    林忆莲终于没能抵挡诱惑,她快速收回手,将这四枚黑星盾收进了裤兜。

    “总督大人,这......这......非常感谢您的馈赠,我一定会客观报告河越的情况,尤其是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如实报道,一句都不会漏过。”

    “非常感谢。”

    说了这句后,张远便转身走了。

    她的目光忽然定在张远背影上,她终于发现熟悉感的来源了,这个张远和之前接她的两个战士,还有她这一路在太空城看到的许多官员,身上都有一种类似的气质。

    这气质说不清道不明,但从对方一举一动中能体会出来,林忆莲现在就发觉,这个河越中存在着很多人,拥有非常独特的气质。

    这种气质,她以前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过,奥姆、天空之城、深红帝国都没看过。

    不过,这只是气质问题,很主观的感受,林忆莲并没有追究,只是心中感叹:“这真是一群奇怪的人。”

    她的心思很快就转到了裤兜里的星盾上:‘这总督怎么会这么慷慨呢?一出手就是四枚黑星盾,都可以买一辆最新出版的豪配飞船了。我是不是该为河越美言几句?再多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