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神圣决战
    “来者不善?”张远摸着自己下巴的胡茬,等着陆梦给出具体的解释。

    陆梦便给出了详细的情报。

    “黑森林行省总督叫安意龙,其妻叶柳菲,是叶柳烟的堂姐。十字星行省总督姚松,其母叶璇,是叶柳烟的姑妈。河越叶家被灭族,按照帝国传统,叶柳菲将是叶家第一顺位继承人,而姚松是第二顺位继承人。”..

    这么一讲,张远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他轻轻一拍手,有些懊恼:“这叶家人没有除干净,终究还是留下了祸根啊。”

    陆梦摇了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如今河越行省内部局面已经基本稳定,并且会越来越稳定。内部不乱,外敌难侵。特使团来了,见招拆招,应当问题不大。”

    张远同意这说法,不过他觉得这个特使团来的有些不是时候:“陆梦,既然有继承权,为什么不早点来,现在时间都过去20多天了才发难,这反应是不是慢了点?”

    陆梦微微一笑:“总督说的是。我也有这个疑问,所以我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结果你猜我发现了谁?”

    “我想想啊。”张远脑子里将可能的对手都过了一遍。

    他目前的对手就三个,第一个是被他坑了一台战神机甲的幽暗天堂,第二个是可以决定他总督合法权的帝国皇帝,还有最后一个,那就是那些被他敲诈了一大笔钱的星际富豪。

    幽暗天堂不大可能,在爆出叶柳烟暗通幽暗天堂的大丑闻下,黑森林和十字星应该不会冒这样巨大的风险和幽暗天堂合作。

    那些星际富豪也不可能,之前他什么身份都没有,他们都不敢造次,现在他已经是一省总督,掌握着多支舰队,这些富豪更不敢与他为敌了。他们都是生意人,这会儿巴结着和他做生意都来不及呢。

    这么一排除,就只剩下帝国皇帝了。

    张远淡淡一笑:“看来,楚太辛不喜欢我啊。”

    陆梦一脸讽刺:“楚太辛那家伙爱财如命,他恨不得所有总督都完蛋呢。不过你猜的没错,这回的幕后推手的确是楚家人。”

    说着,她将一份调查资料发过来:“其实,这是必然的结果。”

    “哦,为什么呢?”

    陆梦解释:“自古以来,深红帝国就有三大禁忌,分别是‘平民不可弑杀贵族’,‘战神不可总督行省’,‘战神不可变节’,这些全都是大忌,犯一个就是不死不休的死罪,结果你全赶上了。”

    “噢,你说的我后背都有些发凉了。”张远拍了拍脑袋,一脸苦笑。

    陆梦斜了他一眼,轻嗔道:“去,说的好像你害怕似的。别贫啦,快看资料。”

    张远哈哈一笑,翻开陆梦传来的资料。

    资料中显示,在3天前,皇家灰衣卫的星际母舰‘耀光’号进入黑森林行省,紧跟着,总督安意龙就亲自接待灰衣卫使者,使者共有两个,一男一女,男的大概2岁,女的不过十三四岁,因为距离有些远,看不到这对男女的具体容貌,但从总督安意龙的态度看,这对男女身份应该相当高。

    “这对男女是皇族?”张远问,帝国中,能让一省总督如此隆重对待的人可不多,普通的皇族成员都得不到这待遇,得是受宠的才行。

    “是皇族,而且身份不简单。”陆梦点头:“影像很模糊,不过从一些间接证据中,我们已经确定了他们的身份。男的叫楚慕平,楚太辛第三子,末日中段的战士,深受楚太辛信任。女的叫楚慕怜,帝国九公主,也是前者的亲妹妹,她天资聪颖,有洞察人心的天赋,在皇宫中很受人嫉妒。楚慕平将她待在身边,一是为了历练,二也是为了保护她。”

    张远认真听着,他手指轻轻点着桌面,沉吟了会儿,忽然问道:“皇帝应该铁了心要我的命吧?”

    “这毫无疑问。”陆梦点头,紧跟着又道:“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伪装身份的事,普通人自然看不出破绽,但战神王乾元肯定会心生怀疑。而王乾元是坚定的皇党,他的妻子叫楚太妍,是楚太辛亲妹妹,两人育有二子一女,夫妻情深。对妹夫的事,王乾元向来非常上心。”

    “王乾元啊”张远低声重复这个名字,右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他心中又一种微妙的预感,如以现在的形势演变下去,他和王乾元,必有一战,而且是生死之战!

    当然,双方都是战神,都是关乎种族命运的人物,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会动手。

    “陆梦,你盯紧楚慕平。我需要保有随时能够与之直接通话的优势。”

    “没问题。那特使团呢?”

    “盯紧就行,按照礼节,该怎么接待就怎么接待,我会吩咐刘睿去应对的。”

    “我没问题了。”

    关闭通讯后,张远想了想,抬头对主控脑萝华道:“能联系上黑森林总督安意龙吗?”

    “可以。作为姻亲,叶柳烟保有安意龙总督的直联通讯。”

    “拨通。”

    ‘滴滴滴’三声后,通讯联通,黑森林总督安意龙声音传过来:“张战神啊,最近你过的不错啊。”

    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上位者惯常的居高临下的傲慢。

    张远眼睛微微眯起,他的手下意识地就摸上了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合金剑的剑柄:“无需废话。你联合十字星总督,派遣特使团来我河越,什么意思?”

    “啊哈你说这事啊。”安意龙哈哈一笑:“既然战神您这么干脆,那我也不说暗话了。按照深红帝国传统,叶柳烟死后,我的妻子叶柳菲应当是下一任河越总督。这总督之位,怎么都轮不到您吧?”

    “帝国传统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这总督之位是经过陛下承认的。我现在还保留着当初的通讯记录。您要是不信,大可向陛下求证。”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当时局势混乱,陛下为了求稳,事急从权,答应让您暂时担任总督之位,可陛下没说让你一直当着。现在河越局面也稳了,您是不是该把河越交还给叶家啦?自古以来,可从没有平民总督行省的道理。而河越,从深红帝国开国之初就属于叶家,这一条可是白纸黑字写在帝国宪章上的,就在第二页第五行!”

    这真是是非黑白全靠一张嘴,怎么说都对,安意龙这话竟滴水不漏,张远竟然没法从口头上反驳他。

    沉默了几秒,张远就知道他现在是多说多错,在口头上是没法占便宜的,于是他干脆就挂断了通讯。

    沉吟数秒后,他再次拨通帝国皇帝楚太辛的通讯。

    ‘滴滴滴’通讯接通,张远喊道:“陛下。”

    事情到现在这个地步,张远也懒得做表面功夫,这声陛下喊的很客气,但却没多少恭敬之意。

    “嗯张卿,你有何事啊?”楚太辛明知故问。

    张远便将安意龙的话说了一遍,末了,他淡淡说道:“陛下,当初河越混乱,叶柳烟一心独立,我冒奇险拨乱反正,又花费巨大心力物力安抚民众,那时候,安总督可没帮半点忙,现在倒好,我控制了局势,安总督就来摘果子,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楚太辛听完,沉默不言。

    张远继续说道:“陛下,不知税赋的事商讨的如何了?河越民生凋敝,物力穷尽,这税实在是难啊!”

    这么一说,楚太辛顿时肉疼了,就要开口说上几句。

    但他还没说话,张远紧跟着又接了句:“不过,陛下放心,今年税赋,一定不会少,哪怕我河越民众人人勒紧裤腰带过活,也一定不能少了陛下的钱。”

    楚太辛长出口气,终于开口:“这事吧,双方都有道理,我也有错,当初我不该轻易许诺你总督之位,现在这事已成定局,不好随意更改。但,帝国传世00年,传统牢不可破,宪章更是神圣律令,从未有破坏之举。这事,我也很为难啊。”

    张远要的就是这句话,他立即道:“陛下,帝国宪章有言:若行省总督有无法决断之矛盾,可开启神圣决斗。既然我与安总督意见难以调和,不若双方各处一支标准舰队,来一场决斗,一战定胜负!若是我胜了,安意龙便不再纠缠。若是我败了,我便让出河越总督之位。陛下您觉得如何?”

    “神圣决斗啊......”楚太辛沉吟着,似乎犹豫不决。

    但张远耳朵很尖,他分明听到通讯背景音中多了许多杂音,虽然听不清内容,但稍稍一猜就知道,楚太辛应该是和幕僚团讨论,甚至有可能直接联系安意龙。

    大约三分钟后,楚太辛为难地道:“张卿,这是不是这么简单的。就算安卿放弃继承权,但还有十字星总督姚松,也拥有继承权。据我所知,姚卿对你也多有不满,我刚联系他,他也有意参与神圣决斗。”

    张远一怔:“陛下的意思是,我河越要以一敌二?”

    楚太辛摇头道:“不不不,自然不能这么干。当然,我作为一国之君,也不能过于偏袒。张卿,你看这样,神圣决战,河越出一支标准舰队,而黑森林,出一支标准舰队。十字星则出只出一艘没有护卫舰的星际母舰。然后,划定战斗星域,双方硬碰硬决战,胜者便继承河越,其他人再没二话,如何?”

    这就是说,河越是标准舰队,而黑森林和十字星加在一起,组成一支拥有两艘星际母舰的超级舰队。任谁都能看出,黑森林联军拥有无比巨大的战力优势。这场神圣决斗中,河越舰队和送死几乎没有区别。

    楚太辛看着是做老好人,但其实是将张远往绝路上逼。

    张远又不蠢,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决斗方式:“陛下,这显然不是公平的神圣决战,帝国历史并无先例。”

    楚太辛长叹口气:“张卿,神圣决战,本只适用于贵族。现在因张卿平乱大功,我这才破例同意开启决战。但帝国不是我楚家一家之帝国,23行省,23位总督共同组成深红帝国。若是我过于偏袒张卿,其他总督必然心生不服......张卿,你也要考虑我的难处啊。”

    这话说的好听极了,但说来说去,潜在的意思就一个,要么张远同意这么安排,要么这事就免谈,要再不服,他楚家也要开始撕破脸了。

    张远当然能听懂,他快速思索着,十几秒后,他开口道:“陛下,我要求两个小改动。”

    “说来听听。”楚太辛语气很淡,似乎很不耐烦。

    “第一,神圣决战,我也要参战!”

    “不可!”楚太辛直接否决:“你是河越总督,怎么能以身犯险?再者,你是战神,你要是参战,这场决战有什么意义?区区一支标准舰队,怎么可能抵挡战神之威?”

    张远说道:“我不会使用战神机,只用一台末日上段机甲。”

    “这......”楚太辛又沉默了下去,然后通讯中又响起了极细微的杂音。

    这一次楚太辛的沉默持续了足足有0分钟,随后他才开口道:“既然张卿决心与麾下将士共进退,那便这样安排吧,但要记住,如果决战中,你中途退出,便是你输了。”

    张远心中冷笑:“这是自然。”

    “那第二个改动呢?”

    “第二,决战战场由河越选定。”张远说道,这是争取主场之利,战场选的好,再配合合适的战术,能抵消对方一大部分军力优势。

    但这一点,楚太辛却坚决反对:“不可!”

    他冷声道:“自古以来,神圣决战地址在行省边境随机选定,绝无一方定下战场之理。张卿,不要得寸进尺!”

    楚太辛这话说的很重,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张远沉吟数秒,点头同意了:“那便遵循传统吧。”

    楚太辛淡淡笑了下:“张卿,我,深红帝国皇帝,便作为公证人,同意河越、黑森林、十字星三行省进行神圣决战。决战日期定在一个标准月之后,决战地址由超算随机在三省边境圈定。张卿,你可明白了。”

    “明白了。”

    “很好。”楚太辛语气变得十分温和:“张卿,此战凶险,如果感觉不敌,可宣布退出。届时,红衣龙卫最高指挥使的位置,我给你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