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机甲交流会(二)
    机甲交流会的场地极其宽敞。

    其主办地是白鹿城城市中心的白鹿广场,占地面积超过3万亩。其他不说,光是广场边上的运动场,一次性可容纳的观众就超过50万人。

    张远到达的时候,广场已经人山人海了,一眼望去,只看到黑压压一片,竟看不到边际。

    “哇喔,这真是少有的热闹。”刘易斯感叹道,他这回跟随张远一起到的,身份是张远的弟子,而不是天工集团掌门人的幼子。

    同来的还有飘雪,本来她是准备继续在工作室苦练的,不过张远认为见识同样是一种能力,在很多场合,这东西甚至比单纯的力量更加重要,便将她也带来了。

    “这些都是来看热闹的普通人,他们对机甲的了解完全停留在游戏层面。”飘雪撇了撇嘴,觉得这些人完全是跟着人群瞎扎堆。

    刘易斯历来和她不太对路,闻言反驳道:“现在的确只是普通人,但等他们见识了真正的机甲,必然会有很多人的心灵必然会受到震撼。他们或许就会走上机甲之路,就算他们这一代没有成就,但他们必然会影响下一代,下一代继续努力。在未来说不定就会出现几个名震世界的大人物呢?”

    飘雪瘪了下嘴,不说话了,她没法反驳刘易斯的话。

    张远走在最前面,他一边拨开人群往前走,一边和露意莎保持着联系:“我已经到白鹿广场了,正在赶到你那来……”

    “你一个人来的?”露意莎声音听着有些急。

    “噢,不是,我这有三个人,我,你弟弟刘易斯,还有一个叫飘雪的游戏玩家,等等,我已经看到展厅的机甲了,我这就过来。”

    张远一边说一边换了个方向。

    露意莎急道:“等等,你先别过来,先离开广场,找个安全的地方避一避!”

    “怎么回事?”张远一怔,他停下了脚步。

    露意莎语气急促地解释起来:“这次交流会,军方派了很多精锐战士和专业特工维持秩序。他们刚刚发现了些可疑线索,被流放者极有可能已经潜入到了会场。这些疯子有极大的可能会来一次恐怖袭击。所以,在排除危险前,你一定不要待在会场,这里非常危险了。”

    这真是个意外情况。

    张远如果是一个人来的,那他肯定就不会这么简单离开,但现在他还带了两个弟子,两人都是普通人,很容易出意外,而他作为导师,必须对这两人安全负责。

    想到这里,张远对飘雪和刘易斯挥手示意了下,然后转身朝广场边缘走去,一边走,他一边继续和露意莎交流:“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嗯~我有权限知道吗?”

    “具体我也不知道太多。这次会场安保是一个叫李维的少校负责的,他告诉我,这次的对手有极大可能拥有战斗机甲。”露意莎语气很是焦虑,这次交流会,参会的社会精英有数万人,来参观的的普通人总人数更是已经超过了00万,这要是出事,影响极度恶劣,天工集团的形象也是大大受损,经济上赔偿也是大大的一笔。

    而要是不出事,能将这次交流大会顺利办下来,那么天工集团就在未来十年内坐稳了机甲厂商的领袖位置。

    风险和收益都非常大,成则一飞冲天,败着有可能一败涂地,由不得露意莎不焦虑。

    张远能想象到露意莎的状态,但他最近只是大致把握着战争大势的走向,并没怎么关注被流放者的详细情况,所以这时也没什么好的建议,而且,既然已经有专人负责安保,他也不用多操心。

    他安慰道:“露意莎,这次交流会一定会顺利进行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直接和我说,我一定会全力帮忙。”

    “嗯,我知道的。”露意莎心中一暖:“你一定小心,只要你安全了,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

    张远应了声,然后挂断了通讯。

    “导师,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去机甲展厅了?”飘雪走上来问,刘易斯也看着张远,这两人都没怎么见识过真正的战斗机甲,对去展厅还是挺上心的。

    “被流放者也来凑热闹,会场有恐怖袭击的可能。我们先撤。”张远小声解释了一句。

    说话间,张远一行人已经到达了广场边缘,这里人流密集度小了很多,但同样非常热闹,时不时有悬浮车停靠过来,放下乘客后,又飞快离开,广场上的人数越来越多。

    这时候,虽然暗地里的安保力度已经非常强,但表面上却一切正常。广场上的人实在太多了,谁也不敢将消息发不出去,因为极容易形成恐慌,到时候光光是踩踏事故都能死伤好几千人。

    张远按着腕表操纵了一番,启动了停在附近停车库的自动悬浮车,等车的时候,张远说道:“我们先离开这,到附近找个地方呆上一会儿,警报解除了再回来。”

    刘易斯立即建议道:“导师,那我们去鹿原游戏中心玩吧,离这只有公里,悬浮车过去半分钟都不要。最近星际战神推出新虚拟仓,各个游戏中心都换装了新装备,鹿原更是直接换了全套的豪华版,体验相当不错。”

    飘雪摇头:“那有什么意思?再好也没有导师亲手造的好用。”

    刘易斯摊手道:“我们现在不是一时半会回不去嘛,反正无聊,不如去游戏里训练呢。”

    他这么一说,飘雪就没意见了,她现在是逮住时间就是不停训练,要不是张远抓她出来,她现在肯定还在天台跑步呢。

    张远对此无可无不可,便点头同意:“那我们就过去吧。”

    这时,自动悬浮车也到了,三人坐上后,就朝离广场最近的鹿原游戏中心飞去,游戏中心很近,果然不过一分钟时间,三人就到了地头。

    张远现在没有玩游戏的兴致,便在游戏中心一旁找个休闲座位坐了,随后对两弟子道:“你们随便玩吧,有事我会喊你们。”

    “好嘞。”刘易斯兴致勃勃地应了声,然后转身开了两台最豪华的虚拟游戏仓。

    “飘雪,我的技术又有了突破。我觉得我完全能对付你的那些小阴招了。”

    “嘻嘻,我也不多说什么。你等着输就是了。”

    “去,你要是输了可别哭鼻子”

    “呵呵~”

    两人一路怼来怼去,直到进了虚拟仓才停住。

    另一边,张远难得放松了一下,他也没去关注交流会会场的情况,随意点了一杯饮料,就这么懒洋洋地坐在临窗的椅子上晒太阳。

    正当他精神放松,浑身舒爽的时候,他心中忽然猛地一动,后脑勺的皮肤微微一紧,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敌意。

    张远心中奇怪:“怪事。我是第一次到这,一个人都不认识,谁这么闲的蛋疼会来找我麻烦?”

    他状若无事的睁开眼睛,没有转头,而是盯着身边的玻璃看,因为窗外的阳光,玻璃上的倒影非常不明显,但这对张远没有影响,接着玻璃的反光,他将室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很快,他就发现了敌意的来源,那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身高有一米九,身体壮实地和头牛似的,身上穿着黑色休闲服,除了身材外,其他看来一切都很普通。

    他正站在一张全息屏前面,状似随意地看着全息屏上关于虚拟仓的介绍,但时不时地,他的眼角余光会偷偷瞥过来,其目标就是张远后背上的各处要害。

    这家伙脸生,张远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他:“陌生人,对我有敌意,那十有**是在哪里看过我的资料,认识我这张脸。我最近一直低调,也没得罪什么人,难道是米修派来针对我的刺客不成?”

    心中这么猜测着,张远目光依旧在这黑衣青年身上转来转去,很快,他发现了更多的细节:“耳朵里植入了隐秘的毫米联络器,腰带、鞋跟、鞋尖、手腕、戒指、项链上都加装了各式各样的致命武器,还穿戴着隐形眼睛似显示屏,这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

    正在这时,这黑衣青年似乎看厌了视频,他去游戏中心吧台端了一杯热饮,状若无意地朝张远所在的休闲区走了过来。

    张远仍旧一动不动地看着身边的玻璃窗,似乎对杀手的到来毫无所觉,但在心中,他已经预测到了这青年的一举一动:“一杯滚烫的热饮,这家伙走到我身边之后,肯定会趁势将这饮料泼到我身上,借着热饮带来的疼痛的遮掩,他应该会用手指上的毒针戒指来攻击我。”

    张远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趁着双方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他深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站起身来,朝休闲区一旁放着的游戏杂志架走去。

    杂志架子在远离杀手的方向,张远这么一走,间接就拉开了和杀手之间的距离,也破坏了他悄无声息杀人的计划。

    同样接着玻璃的反光,张远看到那黑衣青年眼角微微一抽,他同时放弃了这个临时刺杀计划,就端着热饮坐到了张远之前位置的旁边。

    这是在等着张远拿杂志回去呢。

    张远随意地翻动着架子上的杂志,似乎在寻找合意的书,翻了一阵后,他随手拿了一本介绍机甲游戏的杂志就走回了之前的位置。

    在走动过程中,他再次感受到了那个黑衣青年的目光,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去喝他的热饮,但张远发现,这家伙的左手始终放在桌子底下。

    很明显,这只手上应该拿着什么致命武器,可以在桌底下隐秘地射杀他。

    张远恍若未觉,他看都没看他,继续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在这过程中,他隐秘地打开了自己抽空打造的贴身防护能量场。

    “咯噔~”他重新做回了座位。

    就在他坐下的瞬间,张远就看到黑衣青年左手臂微微颤了一下,紧跟着,张远就感到能量场上微微一震,受到了一次轻度物理打击。

    虽然只是轻度,但张远的防护能量场功率是针对机甲攻击来设计的,轻度打击足够让普通人瞬间没命。

    张远有心看看这杀手的来历,演戏演了个全套。

    “噗通~”一声,他身体‘无力’地趴在桌上,手中的杂志也掉在了桌上,同时他咬破嘴唇,让自己唇角淌出血来,面部也充满了痛苦。

    “啊~”

    坐他旁边不远的是一个姑娘,她一下发现异常,立即尖叫起来。

    黑衣青年只以为自己刺杀成功,饮料也不喝了,立即站起身,转身快步朝游戏中心门口走去。

    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游戏中心已经变得相当混乱,至少有十几个人跑向张远,将他围成一团,黑衣青年回头望了一眼,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随后他转身快步离开了游戏中心。

    他一走,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张远就‘醒’了过来,他站起身来,笑着对身边人说道:“抱歉抱歉,我刚才不小心咬到嘴唇了。我这人有轻度晕血症,一见血就晕,实在是抱歉。”

    “”

    这解释实在是牵强,但他现在就是个好好的大活人,他自己也说没事,旁人也不会没事找事,很快,刚刚围起来的人就散了。

    张远立即打开自己的随身智脑,输入命令,联结上工作室光量子超脑,3秒后,他获取附近区域所有监控探头的权限,又过2秒,他找到了刚刚离开游戏中心的那个黑衣青年。

    这家伙离开游戏中心后,竟然没有急着走,他在附近绕了一圈后,走进了一个购物中心的洗手间,等他出来的时候,身上衣服、发型、甚至脸型都又轻微的调整,变成了一个棕发的平凡年轻人,和刚才完全两样。

    “嚯~还挺专业!”张远惊叹。

    这棕发年轻人哪也没去,竟然再一次朝游戏中心走了过来。

    “竟然又回来了,这什么套路?”张远很是不解,他现在很是蛋疼,早知道这家伙还要回来,他就不‘醒’这么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