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神一般的技术(三)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做?”

    眼看着黑天魔王和飘雪如狂风骤雨一般狂飙而来,藏身在暗处的艾米丽下意识地喊出声来。

    飘雪有多可怕,她有亲身体验,和飘雪对阵时,她感觉最强烈的情绪就是绝望,那种无论多么努力、多么愤怒都无法改变失败局面的无力感。

    现在,张远凭借一把短剑就要和飘雪正面对抗,而且还是以一打二的局面,她实在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可能性。

    张远声音响起,依旧冷静如初:“按原计划进行,等我们交手了,你们两个找机会上来帮忙。”

    面对气势汹汹的两个对手,张远摆出了一个防御姿态,机甲的前后错站立,膝盖微微弯曲,右机臂的短剑摆在身前,左机臂握成拳横在身侧,形成一个奇特的姿势。

    飘雪也看到了张远,她冷冷一笑:“魔王,天下第一战队里,除了张远之外,其他两人的近战能力非常弱。张远也明白这点,所以他自己当起了前锋。”

    黑天魔王嘿笑一声:“的确如此。张远手上就一把短剑,他的队友支援大概需要3秒时间,这3秒内,我们占有拥有绝对的优势!”

    他的话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在3秒内将张远给解决了。

    双方距离只剩下300米左右,而且正以每秒40多米的速度在缩短,就在这个距离缩短到只剩下100米的时候,飘雪和黑天魔王的机甲同时发出了一声引擎轰鸣,速度再一次飙升一截,一黑一红两台机甲化作两道高速光影,一左一右冲向张远。

    对此,张远的反应就是微微降低重心,同时预热机甲引擎,随时准备爆发动力。

    在金色天域千万观众眼中,飘雪和黑天魔王的机甲非常的快,哪怕地形复杂多变,但他们两人的机甲却出人意料的保持着绝佳的平衡,当他们冲刺的时候,竟然让人产生一种形同鬼魅之感。

    “好厉害!”

    “不愧是女武神,这气势简直无敌了。”

    “黑天魔王退役3年,没想到他的技术不弱反强,这家伙真是大变态。”

    “一个是过去的巅峰王者,一个是现在的冠军,两人联手,试问天下谁与争锋?”

    “张远要跪”

    这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的看法,他们对两个机甲王者表现出的技术近乎膜拜,但在张远眼中,这两人的动作却相当粗疏,哪怕他现在驾驶的是一台性能普通的游戏机甲,但他依旧有一百种办法在瞬间秒杀两人。

    当然,他不会这么干,太破坏平衡的胜利会给他惹来很多麻烦。

    大约2秒后,黑天魔王机甲率先到达张远身前,他的武器是一把3米多长,近300公斤的厚背砍刀,刀身朝张远劈过来的时候,在空气中撕扯出发出‘呜呜’地恶风,虽然技术有待提高,但气势却非常足,远超其他玩家。

    “嚯真厉害”观众们的情绪瞬间就到了高氵朝!

    面对这一刀,张远轻轻往侧边闪出一步,手中的短剑则往前轻轻一点,看起来似乎没用一点儿力气,在黑天魔网的砍刀面前,这一剑的力量似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只是似乎,真实情况却让超出旁观者的想象。

    只听‘叮’一声金属震响,短剑的剑尖点在厚背砍刀刀锋一侧,然后沿着刀刃一路往刀柄划去,一路火星四溅,剑尖一路滑到剑柄处,而厚背砍刀则被短剑的力量撞地往侧面偏出去,最终从白天使机甲身体左侧劈了下去,刀锋离白天使机甲只有不到2厘米远。

    竟然没有砍中,黑天魔王心中一震,下一瞬,他就看见一个银白色的机甲迅速接近,然后他就听到‘砰’一声闷响,自己机甲右侧竟然被对方机甲用肩膀顶了一下。

    可能是因为发动时机仓促的缘故,这一顶力量并不怎么足,没有对黑天魔王的机甲造成什么损伤,但是,这一顶的时机却相当巧妙。

    这一刻,黑天魔王机甲的力量正处于爆发最巅峰,破坏力处于最强的一刻,但机甲的平衡能力却是最弱的,被张远这么一干扰,黑天魔王就感觉脚步踉跄,整台机甲就会不受控制地朝身体左侧偏了出去。

    “啊”他心中大惊,开始用尽全力地控制机甲平衡,这时候的黑天魔王,不要说对张远发动攻击了,能保持机甲不摔倒在地就已经是万幸。

    “艾米丽、木木,就是现在,目标黑天魔王!”张远开口说了一句。

    在寻常人看来,这个是一个补刀的绝佳时机,艾米丽和木木同样是这么认为的,两人立即从藏身处冲出来,扑向脚步踉跄的黑天魔王,但张远心中却和明镜一般,艾米丽和木木会给黑天魔王带来一些麻烦,但想要击败他却非常困难,他俩甚至有可能会被反杀。

    当然,这没必要说出来,张远让艾米丽等人出手,也只是让他们多体验体验和顶尖高手交手的感觉。

    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事责怪张远,人们只会赞叹黑天魔王的强大和艾米丽等人的弱小。

    黑天魔王之后,就是飘雪的女武神机甲,这台机甲涂装是火红色的,非常耀眼,和普通机甲相比,她的外形相当的出色。

    但是,在白天使机甲面前,这台机甲却瞬间成了一台粗制滥造的拙劣机械产物。

    黑天魔王竟没有对张远造成伤害,飘雪心中震惊,但她的战斗心理素质相当不错,立即调整过来,手中的剑化作一道流光,斩向了张远左机臂。

    这一剑相当华丽,剑光如水又如月,游戏平台上的观众一下就到了高氵朝。

    “出现了,是飘雪的明月剑法!”

    “帅炸了!”

    “张远要倒霉!”

    明月剑法是飘雪的成名机动,在以往的所有战斗中,只要这套剑法出现,她的对手没有一个能接住三剑的,这是无数胜利铸就的荣耀。

    面对这华丽的一剑,张远眉头轻轻一扬:“有点意思。”

    这一剑气势略有不足,但却比黑天魔王的刀法要精细许多,控制程度也更高,破绽更少,在星际战神这款游戏里,这套剑法已经相当不错了。

    当然,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白天使机甲身形微微一转,右机臂中的短剑再一次‘轻飘飘’地朝飘雪的剑点了过去。他这一剑实在是诡异,很随意,也没什么力道感,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在耍弄一个木棍似的。

    瞬息之后,就这么随意地一剑,竟然再一次点中了飘雪的剑刃,‘叮’一声金属震响,剑尖再次在剑刃上开始朝剑柄滑动,一路火星四射,而飘雪手中的剑也不由自主地要被点偏出去。

    飘雪刚刚亲眼目睹了张远对黑天魔王用这一招,所以出剑的时候特意留了一分力道,眼看自己剑身被对方点中,她立即就开始转动剑身,要摆脱对手干扰。

    前一刻,她以为这并不难的,但在下一刻,她就发现她把事情想的简单了,无论她怎么转动剑身,对方手中短剑始终如影随形,剑身上的偏转力道也始终不变。

    顷刻之后,飘雪手中剑就‘无可奈何’地从白天使机甲身侧切了过去,离白天使机甲的距离同样是两厘米。

    两厘米不远,相对机甲的体型来说,几乎是贴着机甲过去的,但就这么一点距离,飘雪却始终无法突破。

    明明就在眼前,却犹如天堑一般不可逾越。

    一剑斩偏后,飘雪就遇到了和黑天魔王一样的处境,她眼中就看到银光一闪,白天使机甲已经到了眼前,紧跟着,她就感觉自己机甲被撞了一下,一股诡异力道传过来,她一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女武神号,脚步朝一旁偏了出去。

    “死吧!”

    飘雪心中不惊反喜,她对这一招早有准备,脚步一偏,她手中的剑立即朝自己身侧斩去,同时快速调整机甲平衡。

    这一剑有名堂,叫做背水一击,取身处死地,趁敌以为必胜,心神松懈的一瞬,发动绝杀一击。这一招打的是心理战,反败为胜的几率非常高。

    “噌”这一剑竟然再一次被对手手中的短剑点住,而且被点的位置还是剑刃,‘嗤嗤’地金属摩擦声中,剑身再一次偏了出去,没有给白天使机甲造成半点伤害。

    “怎么可能!”

    飘雪心神大震,这家伙依靠一把一米多长的短剑,竟然两次三番地挡住她的攻势,而且用的还是难度最高的刺剑法,每一次还都刺在剑刃上,这对眼力、时机把握能力的要求非常高,可对方却十分轻松地办到了。

    在无数观众眼中,就见到张远就如一个贵族剑客,在刀光剑雨中闲庭信步,他的动作并不算快,每个人都看的清楚,他的剑术也没什么气势,更不谈什么华丽感,无非就是一点、

    一滑,紧跟着就是一撞,和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但就是这么随意地过了份的剑术,竟然前所未有的有效,面对两大高手的连发进攻,张远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破解攻势。

    这事真是奇了。

    破解了飘雪的背水一击后,张远顺势转过身,没有追击,就站在原地,再一次摆出了最初时的奇怪防御姿态。

    飘雪因为有所防备,所以调整姿势速度也相当快,一个旋身,就再次朝张远攻去。同一时间,艾米丽的机甲被黑天魔王击破,木木则在黑天魔王号的攻势下疲于奔命。

    艾米丽和木木的真实技术水平只能算是一般小高手,在黑天魔王这样的绝顶人物面前,没有多少反抗余地。

    张远也没去看队友,他‘专心’应对飘雪的攻势。

    观众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战场,只觉得十分过瘾。

    “这个张远真是有点强,竟然破解了飘雪和黑天魔王的连击!”

    “的确是。不过张远的剑招很单一,武器也不占什么优势,刚才那一下,应该只是占了出奇制胜的便宜。”

    “这真是越来越精彩了。不过,张远现在和飘雪打的不相上下,等黑天魔王解决了木木,双方一围攻,张远就很难破局了。”

    “哎,这场对决完全不公平,根本就是张远一个人在打,他能打成现在这样,已经当得起绝顶高手的这个称呼了。”

    “是啊,是啊。”

    就在这时,黑天魔王手起刀落,斩断了木木机甲的脖子。

    木木出局,天下第一战队就只剩下张远一个人了,他现在和飘雪似乎不分上下,如果再加一个黑夜魔王,情况肯定会非常不妙。

    这是绝大多数观众的想法。

    但也有人不这么想,刘易斯就是一个,因为张远而观看决战的露意莎和莉莉也是,除了他们三个之外,飘雪的大哥也正看着这场决战。

    这些人几乎都皱着眉,想法也都类似:‘这个张远,没有出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