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这家伙好狠!
    比蒙城的地下城地形狭窄,如果是通常情况,这种地形比较适合打游击,对单打独斗的张远比较有利。

    但现在,达拉斯能指挥无数的精神能量体,他可以轻易封锁每一条矿道,张远再待在狭小空间,那就是找死了。

    这个考量瞬间流过张远脑海,他想也不想,一个转身,就朝比蒙城地下车站的另一个出口奔去。

    他对比蒙城的地下路线同样非常熟悉,这是他成为圣战士之后,悄悄搜集的资料,正因为熟悉,知道有退路可走,所以刚才他才敢带着艾尔进入地下城躲避。

    在矿道冲刺的时候,张远便关闭了暗夜行者系统,到现在这个地步,暗夜行者系统不仅起不到隐身的作用,反而会额外耗费能量。

    大约往前冲刺了00多米,他就被达拉斯发现了,矿道口,有无数人形光影涌过来,这些光影数目奇多,几乎将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张远抬起左臂,速射磁流炮出现,‘砰~’一身开炮,一道淡紫色光线直冲而出,飞快击人形光影。

    “嗤嗤嗤~”炮弹一连穿透了个光影,在穿越过程,炮弹似乎受到了巨大的阻力,竟然偏转了前进方向,一下击在矿道边的墙壁上。

    这效果看的张远心微微一惊:“我的速射磁流炮威力相当于末日下段,竟然只能击破个精神能量体,这东西果然厉害。”

    对面的人形光影数都数不清,少了个根本就没有影响,它们离张远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上。

    张远深吸口气,拔出玉龙剑,意念一动,长近4米的玉龙剑就化出无数道剑影,这些剑影前方延伸出去,形成一束近400多米长的淡金色光线。

    末日战技:万箭齐发!

    万箭齐发本来只是普通甲的剑招,但张远却将之做出了一些改动,配合末日级甲的铑磁引擎,顿时就成为了一招强大的末日战技。

    他现在的位置离矿洞出口只有00多米,万箭齐发一出,无数道淡金色剑芒直接从矿洞一路穿刺出去,矿道挤满的人形光影一个都没有逃过去,全部被击。

    “嗤嗤嗤嗤~”

    在淡金色剑芒之下,无数光影就如烈阳下的气泡一般破灭,炸裂成无数尘埃一般的光点,而矿道周围的石壁则被这一剑散溢出的能量所融化,看着就和被烧熔的蜡烛一般。

    “轰~”下一瞬,张远从这无数光尘埃穿越而过,冲出了比蒙地下城。

    冲出时,他瞄了一眼全息屏幕,就看见上面的能量从之前的99%变成了921%,一招末日级剑术,就消耗了6%的能量。

    对此,张远还算满意,他驾驶过玉玲珑给他的幽兰号,那台甲耗能速度可比这快多了,如果全力而发,不过五剑就会能量枯竭,而他的这台改装过的白天使甲,却至少能发出10记末日级战技。

    这就是高能量转化率的最大好处。

    太空,那些星际冒险者们还在观察着地面的情况,他们之前看到达拉斯进入了比蒙地下城,这时候,没有看到达拉斯出现,却看到地面的一个矿洞口突然冲出一道上百米长的淡金色光束,顿时都吃了一惊。

    “淡金色的能量,这是光明使徒会的力量,艾尔那家伙竟然没死!”

    “不,这不是艾尔。这光束的质感要比之前更加凝聚,就好像是水晶一样,难道说光明使徒会还有高?”

    “看,他出来了,是光明使徒会的白天使甲这不对啊,白天使可没这么强!”

    光明使徒会行事高调,会的每一个强大战士都名传星际,使徒会的甲型号更是被星际冒险者们熟知,所以张远甲一出现,其甲外形就被人给认了出来。

    就在张远冲出矿洞不过4秒,达拉斯也重新从矿道冲了出来,他一眼看到了天空的白天使甲,顿时哈哈大笑:“张远,这就是你从光明使徒会得到的力量吗?如果仅仅如此,那你的前景可不大妙啊。”

    张远在空保持着4倍音速的超高速,这是为了防止被天空密布的精神能量体包围,他看着地面上头生独角的暗金色甲,心微微一动:“这甲风格好熟悉啊。”

    稍稍一回想,他就发现,达拉斯这台甲的设计风格和暗修罗王国(魔族)神似,在外行人看来,或许双方的甲并没有可比性,但张远这样的甲工程师却是直透外形看本质,看一台甲,首先是体会其设计思想。

    达拉斯这台甲,其设计思想和魔族甲就有八成像。

    看到这里,他随口猜道:“达拉斯,我没猜错的话,你受雇于暗修罗王室吧?”

    在星光照耀之地,末日级甲,尤其是末日上段甲是战略级武器,外流的可能性极小,所以张远才有这说法。

    达拉斯嘿嘿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能改变你的结局吗?”

    说话间,他操控着甲开始加速,朝张远冲了过去。

    张远没有退避,一个转折,身后带着好几条光影长龙,直朝达拉斯冲了过去。

    双方距离快速接近,转眼间就只剩下500多米,达拉斯故技重施,找到一个会,上弯刀一划,一道凝如实质的刀芒就朝张远冲了过去。

    这一刀,就和之前对付艾尔一样,借着怨恨之魂的帮助,一刀就封死了张远的所有闪避空间。

    在达拉斯看来,张远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硬接,要么就是被身后的怨恨之魂缠上。无论他怎么做,都会陷入极端被动。

    太空的星际冒险者看到这里,都是叹口气,心升起类似的念头:‘炽天使就败在这一招下,白天使更加没可能应对,它完了。’

    但下一刻,情况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天空的白天使在空突然来了个急停,随后极速下潜。每一个动作都突兀至极,也正因为这两个动作,白天使甲竟然以毫厘之差躲过了达拉斯的刀芒,同时又没有被身后的怨恨之魂缠上。

    达拉斯看的心一突:“竟敢这么做,他就不怕被身过载压成肉饼吗?”

    这两个闪避动作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其过载大到惊人的地步,任何末日级师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动,这和自杀没有任何区别。

    但张远却似乎一点儿事都没有,这全靠狂暴点数的支撑,刚才那两下动,足足耗去了他00多狂暴点!

    再次定住身体后,他离达拉斯距离已经不足200米,达拉斯的攻势也正好过去,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反击会。

    “嗡~”铑磁引擎的功率瞬间被提升到极致,白天使甲外表顿时就浮现出一层充满金属光泽的能量保护层,上的玉龙剑则探出200多米长的剑芒。

    这剑芒同样非常凝聚,看着就和实体物质一般。

    “咔擦咔擦~”张远精神凝聚,脚的操作如闪电一般,下一瞬,他毫不犹豫地发出了绝招:破军!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面对达拉斯这样的强者,张远只要得到会,就绝对不会有半分留。

    破军一出,白天使甲身前就出现了数都数不清的剑影,因为剑影实在太密集了,以至于看起来就和一团迷雾一般。

    同时,一股恐怖的杀意蓬勃发出,这杀意异常的凶残,以至于那些远在外太空的星际冒险者们都感受到了这股精神冲击力。

    “卧槽~我好心慌~”

    “这家伙绝对不是艾尔,这到底是谁?”

    “光明使徒会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强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面对张远这突兀的绝招,达拉斯也是大吃一惊,在幽光城的地下矿道,他已经领教过张远这一招,但那个时候,张远是借用狂暴上段甲释放的,剑术虽然绝顶,但杀意却只是一般,他完全能顶住。

    但现在,对方竟然借助末日级甲释放这一招,他使用的甲也绝对不是普通的白天使甲,这该死的甲表现出的力量已经接近了末日上段!

    经过铑磁引擎的放大,那恐怖的杀意如海啸一般朝达拉斯狂涌过来,这杀意实在是太恐怖了,以至于那些怨恨之魂一靠近白天使甲200米内,就被直接震成了光点粉末。

    达拉斯的甲明明有铑磁引擎构建的精神防御屏障,但面对这样尖锐的杀意,他心竟然不自觉地出现了一丝怯意。

    这丝怯意一出现,达拉斯心神立即一振,强行将之驱除,他随后也用出了自己的绝招。

    末日战技:地狱弯刀!

    甲的弯刀足足划出了9道,九道刀芒从各个方向斩向张远的白天使。

    刀芒斩出的瞬间,达拉斯心就出现一丝不详的预感:“不好,刚才心神受到影响,出刀慢了一下!”

    高交战,哪怕慢了001秒,都可能由胜转败。

    达拉斯的甲性能比对方要强一些,正常对攻,他必然会赢,但现在他慢了,他顿时就没有了把握。

    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收刀已经不可能了,他要是敢强行收刀闪避,立即就陷入绝对下风。下一刻,他就会被张远追上来一剑戳死。

    此时此刻,除了对攻,他别无选择!

    下一瞬,双方绝招撞在一处。

    “轰轰轰轰~”剑芒和刀芒不断碰撞,气劲爆射、风雷连绵炸响,比蒙城再一次被冲击波狠狠地蹂躏了一番。

    这一波交锋只持续了大概05秒。05秒后,只听‘叮’一声清越剑鸣,一道剑影成功突破刀光阻隔,斩了达拉斯甲上的什么东西。

    随后,刀光散去,剑影收敛,灰尘散尽,显出了交战双方的情况。

    张远的白天使甲完好无损,达拉斯的甲看起来也没有受到损伤,但是,达拉斯捏着的绝望颅骨却掉在了地上,颅骨的脑门正央,有一道深深的剑痕。

    张远之前这一剑,几乎将绝望颅骨劈成了两半,受此重创后,绝望颅骨上的光芒熄灭,变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黑色骷髅头。

    黑色天幕随之消失,无数怨恨之魂紧跟着消散,阳光重新普照大地,黑夜恢复成了白昼。

    当这一幕出现后,星际冒险者们都下意识地张大了嘴。

    “一剑斩破绝望颅骨的黑暗天幕,这家伙比达拉斯竟然还要狠!”

    “用一台白天使甲和达拉斯正面对攻,竟然还能略胜一筹,这家伙的动剑术好强!”

    “达拉斯的算盘落空了。”

    地面上,达拉斯也楞了,他看了看地上的绝望颅骨,又抬头看对面的白天使,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跑!

    没了黑暗天幕,他就会被堪萨斯的大量星际轨道炮瞄准。星际轨道炮加炽天使艾尔,他应对的毫无压力,但要是换成星际轨道炮加上张远,那他必死无疑。

    他没有朝矿洞跑,而是冲天而去,要逃离堪萨斯。

    张远冷笑一声,紧追而上。

    打蛇不死,遗害无穷,他岂能放走这条毒蛇!8)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