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三百三十章 唯一的捕猎目标
    地下矿坑。

    战局一触即发,暗夜公爵号气质雍容,又带着一丝丝精悍的野性,即使此时处于弱势地位,却仍显出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势。

    正因为这种气势,让达拉斯没有立即出。

    刚才那一炮的威力非常强大,足以一击致命,只要对方还有这样的能力,那他就必须小心谨慎,否则阴沟里翻船并不是不可能。

    达拉斯控制甲沿着矿道的台阶缓缓往下走,的月牙弯刀如一片轻盈的叶片一般随意舞动着。

    他笑着说道:“我这台甲叫‘剔骨者’,最大功率输出1500马力,最大速度能达到两倍音速。我这把月牙剑,采用天空之城第一流的充能材料月光银打造,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只是等闲。即使没有铑磁引擎,你也不是我的对。”

    对这些话,张远只信一半,他冷笑道:“我这还有精神冲击弹,你刚才已经体验过这东西的威力。没了铑磁引擎的防护,你就不怕我用它对付你?”

    实际上,张远已经没了,这种精神冲击弹内部结构非常复杂,他头也只有一枚而已。

    达拉斯哈哈一笑:“那玩意是挺厉害,但如果你有那玩意,刚才为什么不用呢?!”

    话音未落,剔骨者甲突然化作一道淡金色的幻光,这道‘光芒’瞬间穿越50米距离,到了张远暗夜公爵跟前。

    暗夜公爵甲的高度有6米左右,剔骨者只有米,重量也更轻,动灵活性要比暗夜公爵强上一截。

    张远非常清楚这个差距,他的优势就是甲重量大,玉龙剑速度慢,所以他只能以静制动,站在原地出剑。

    对速度实在快到极点,说出就出,张远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也没有会使用大威力的剑招,只能是最基础的出剑格挡。

    虽是格挡,但两仪惊尘剑卸力蓄劲的精髓却已经成为了张远的本能,一动,就自然而然地就显现而出,一剑刺出,剑身周围就出现大量空气旋涡,剑身则变得模糊一片,犹如幻影。

    瞬息后,剔骨者甲的月牙刀划化出的漫天星光就朝张远笼罩过来,张远看的明白,玉龙剑直迎而上。

    “当~”他成功挡住月牙刀。

    这一瞬间,他本能地就要开始卸劲,但他紧跟着就发现,月牙刀上轻飘飘的犹如柳絮,一丝力量也没有,没法卸劲,更没法从蓄力。

    月牙刀一触即走,就如蜻蜓点水一般,整个刀身就如一团羽毛一般,一转而走。

    张远心凛然:“厉害,果真是绝顶强者!”

    他精神专注到了极点,五感都提升到了极限,声音、光影、空气的细微扰动等等,他都能一一感知到。

    月牙刀势一变,他玉龙剑也随之而走,剑身周围依旧旋涡缠绕,雾蒙蒙、影重重,就像是一条白玉雕琢的蛟龙。

    “当~”玉龙剑再一次格挡住了月牙刀,这一回,张远感觉到了刀身上的力量,很弱的一丝,似乎在试探。

    张远心一炸,立即用出两仪惊尘剑的绝技:阴阳相生!

    ‘敌我双方,阴阳轮转,敌弱我变强,敌阴我阳,敌刚我柔,相生相克’他心默念这招式总纲,的玉龙剑忽然变得绵软如蛇,剑身微微一扭,如影随形,紧紧地‘粘’住了月牙刀。

    “好剑法!”达拉斯赞了一声,月牙刀一动,再一次变得轻如鸿毛,这里的轻,可不是说剑上没有力量,而是力量隐而不发,举重若轻,只要时合适,刚柔瞬间就会转换,顷刻间就能发动雷霆一击。

    达拉斯用的同样是绝顶刀法!

    眼看月牙刀就要脱身而走,张远心波澜不生,身体操作却猛地提升一大截,暗夜公爵号甲的剑势瞬间变幻数次,玉龙剑如影随形,跟在月牙刀身后,紧追不舍。

    一刀一剑,一个飘逸一痴缠,顷刻间交了0多招,这0多招,刀剑竟始终没有碰撞,一直就差着1个毫米的距离,这看着不像是生死战斗,反而像是在跳舞!

    在这交锋,张远始终心静如水,因为他对形势判断极其精确,他知道,只要现在的局面一直持续下去,达拉斯必败。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心神比达拉斯强大,两人现在一直在比试动技巧,这样的技巧会消耗大量精力,时间一久,达拉斯必然会比张远先一步心神疲惫。

    一旦心神疲惫,动技巧就会露出破绽,在这样级别的战斗,只要破绽出现,就是死路一条!

    达拉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心暗暗惊讶:“这小子是什么来路?一旦被他抓住破绽,竟然就没法摆脱吗?”

    现在的形势是,如果他不打破这样的僵局,任由形势发展下去的话,他竟然对结果有些心虚。

    “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否则后果难料。”

    这时候,达拉斯已经收起了所有轻视之心,这个年轻人虽然甲不如他,身体强度不如他,但在战技巧上的造诣却高的离谱,他只要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得阴沟里翻船。

    论技巧,他是败了,但在生死战,技巧并不是全部,真正的决定因素还是甲的强弱!

    这么一想,达拉斯身体猛地一震,操作猛地变疾,刀术一扫阴柔之气,刹那间变得刚强爆裂。

    “叮~”月牙弯刀发出清鸣,剔骨者甲内动力引擎提升到了极限,大量能量涌入刀身,刀刃顿时显出灼目的光辉,原本如飘舞柳絮一般的刀身猛地回转,斩向张远的玉龙剑。

    “当!”一声非金非木的奇异震响出现,月牙弯刀将玉龙剑击退。

    奇特的是,玉龙剑被击退的诡异有些奇怪,其剑身仍旧模糊如雾,后退的时候,就好像是被撞退的碰碰球,并没有多少狼狈姿态。

    “好卸力术!”达拉斯又赞了一声,随后又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能顶多久!”

    剔骨者甲虽然体型小的多,但其战斗风格却猛地一塌糊涂,迎风而上,一刀被格挡后,闪电般又是一刀,斩向暗夜公爵号腿要害。

    暗夜公爵号的玉龙剑划过一个圆弧,再次格挡。

    “当~”玉龙剑又被击退,声音依旧沉闷而奇异,但暗夜公爵号却显得有些狼狈,强大的力道下,甲被撞得往后退了半步。

    剔骨者甲速度实在是快,而且不仅快,力量也相当爆烈,其正常运转状态下的输出马力比暗夜公爵号的极限输出功率还要高出近2000马力,这几乎是碾压性的优势。

    更可怕的是,达拉斯是末日上段的绝顶高,他的战技巧只比张远稍逊一丝而已。张远在技巧上的这点优势完全不足以弥补暗夜公爵号的动力劣势。

    结果就是,张远全力化解剔骨者的攻势,但只能化解九成半,剩下半成力量不多,但足以破坏暗夜公爵号的动作协调性。

    这么下去,张远必败!

    如张远这个级别的强者争锋,只要稍显劣势,就能直接推算出结局,所以达拉斯之前才果断停止试探,开始强攻。

    张远也看到了自己结局,他甚至能计算出自己会在几剑之后击败被杀。

    “这么下去,9剑后,我的甲就会彻底失去平衡,到时候就是我的死期!”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一瞬间,张远心同时出现了对策。

    一动,能量符:黑鳞荒蛇出现,激发,能量集效果出现,甲动力瞬间提升20%以上。

    额外提升的能量加上玉龙剑蓄积的力量同时爆发,一剑斩向月牙弯刀。

    这一剑,张远没有使用卸力技巧,是真正的硬碰硬。

    “当~”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碰撞声,达拉斯完全没料到对力量会突然暴增,月牙刀一下被撞的爆退!

    这一瞬间,月牙弯刀被撞退·,巨大的力量一撞而来,对的剑锋如电光一般袭来,达拉斯一下陷入危境。

    这一瞬间,他显出了绝顶星际强者的底蕴,在甲几乎失去平衡的情况下,剔骨者甲猛一蹬地,甲内的空间力场引擎全力爆发,整台甲如闪电一般往后退去。

    作为微型甲,剔骨者拥有极强的动性,这一下后退,剔骨者甲和暗夜公爵号之间的距离以肉眼可见速度被拉开。

    这么下去,剔骨者甲必然会躲过张远的攻势,只要给他05秒,他就能站稳脚跟,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张远怎么会放过这个会,他毫不犹豫地用上了能量符:穷奇!

    这是他拥有的最后一枚穷奇符,他并没有用在磁流炮弹上,因为根本来不及,而是将加速效果加持在了暗夜公爵号甲上。

    “轰~”暗夜公爵号追击速度猛地加快一大截,一下超过了剔骨者甲的后退速度,双方之间距离再次拉近。

    0秒后,张远重新进入攻击距离,他精神凛然,用出了他刚刚领悟的绝招:破军!

    “咔擦咔擦咔擦~”大量操作如海啸一般狂涌而出,甲内部全息屏上的信息提示如瀑布一般狂刷而下,暗夜公爵号的玉龙剑发出一声类似龙吟一般的清越剑鸣,剑身刺出,到了半途后,剑神就化作重重血红剑影。

    无穷无尽的杀气在同一时刻朝剔骨者号猛扑了过去,就好像是两军冲锋,一番士气如虹,全力发出冲锋,刹那间杀气盈野,摄魂震魄!

    达拉斯就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如过电一般一阵酥麻,眼前看到的一切仿佛都染上了一层血红色,而眼前这台集雍容与精悍气质的甲刹那间变成了一个大杀四方的战神!

    这一刹那,他心‘砰砰’猛跳,连呼吸都忘了,一直到对方的剑扑到眼前,他才猛地惊醒:“好猛!我还是低估他了!”

    这样的动剑术,这样的气势,有朝一日若是驾驭末日上段,乃至战神级甲,必然是名震四方的绝顶强者。

    唯一可惜的是,他现在驾驶的,只是一台伪末日级甲而已。

    “很厉害,但你还是差了一点点!”

    达拉斯月牙弯刀一动,操作速度也提升到了极限,弯刀顿时化作一片星辰,这星辰就朝前方的剑影撞了过去。

    “暴雨流星刀!”

    “叮叮叮叮~”如暴雨一般的金属碰撞声出现,瓷白色剑影、赤红色火星、皎白色的月牙刀交错融合,周围气劲爆射、碎石飞溅、一阵阵圆形气浪在地下矿洞如翻腾沸涌,发出一阵阵恐怖的风雷之声。

    这景象,恍如世界末日。

    交锋持续08秒。

    08秒后,剔骨者甲飞退而出,一下退入狭窄的矿道,然后全力冲刺,眨眼间就冲过了转角。

    通道后传来达拉斯的声音:“好!刺激!从今天开始,你将是我唯一的捕猎目标!”

    张远没有追,他也在后退,暗夜公爵号外壳千疮百孔,左臂被切断了半根,他也一直后退,等退到通往矿道更深处矿道口时,他收起甲,然后拼了命地往矿洞深处逃去。

    刚才那一场交锋,暗夜公爵号受损,但达拉斯也没占到便宜,他的剔骨者外壳看着破损不大,但因为强行爆发力量,张远清晰听到其甲内部传出件断裂的声音,再打下去,剔骨者甲极有可能性能大降,甚至可能直接报废!

    到时候,谁胜谁败,全凭运气。

    显然,无论是张远还是达拉斯,都不想干这种凭借运气决生死的事,双方各自忌惮,所以各自退走。

    张远在通道拼命飞着,他相信达拉斯这样的独行游侠式人物肯定还有后续段,说不定他还有一台新的微型甲也说不定,他现在自然是逃得越远越好。

    一边逃,他一边抛下大量微型炸弹,等逃出100米后,他就引爆炸弹,炸坍通道。

    通道的小面积堵塞不足以阻挡末日级甲,但如果是大面积坍塌,末日级甲也没可能在短时间越过。

    就这么一直炸坍了一公里多路的矿道,张远才放下心来,他开启了纯能战斗服的隐身功能,稍稍放慢速度,然后打开通讯器,联系陆梦:“我逃出来了,你那边怎么样?”

    “滋滋~滋滋~”通讯器里传出一阵嘈杂的声音,陆梦声音却没有响起。

    “怎么回事?”张远皱眉,这是铑磁通讯器,哪怕在地下矿道,也无需担心信号强度的问题。

    他再次呼叫陆梦:“陆梦!陆梦!能听到我说话吗?”

    “滋滋滋滋滋~”还是一阵毫无意义的信号杂音。

    虽然是杂音,但张远是械工程师,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空间的铑磁干扰变得非常强烈,地表环境肯定是出现了变化。”

    他们前不久也测试过铑磁通讯器,根本没有这种杂音出现,现在这情况,只能说明有人释放了大规模的通讯屏蔽。

    堪萨斯行星,谁有这个能耐呢?张远脑海一下就跳出看了一个最大可能选项:“十有**是韩家人干的,目的应该是阻断叛军之前的通讯。”

    想到这里,张远心微松,叛军的情况和他无关,他只担心陆梦的安全,主要她没事就好。

    既然通讯被屏蔽了,张远就收起铑磁通讯器,一路赶往预定的传送地点,他相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陆梦应该会在传动地点附近等他。

    40公里并不远,张远一路小跑,一个多小时后,他赶到了传送地点附近,当他即将绕过一个转角时,忽然感觉情况不对。

    他立即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潜到转角边,快速探头往转角后看了一眼。

    就这么看了一眼,他瞳孔微微一缩:“微型甲战士,狂暴下段的,竟然站在门口当守卫,这肯定是韩家的甲战士。”

    那么问题来了。

    韩家的甲战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问题很好解释,他们应该是发现了传送时发出的量子波动,所以就派精锐过来查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陆梦怎么样了?地面上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是韩德回来了?

    一系列疑惑涌过张远心头,就在这时,转角后通道传来脚步声,从脚步声音看,应该是奥姆人。

    有对话声传出来。

    “一群大字都不认识一个的贱民,竟然学会造反了,真是好笑。”

    “这些只是炮灰罢了,背后主使却不简单。就说刚刚抓到的那个深红帝国人,竟然有末日级的身体,身份还是深红帝国前灰衣卫指挥使说不定幕后主使就是深红帝国。”

    听到这句话,张远心猛地一跳:“什么?陆梦竟然被抓了!”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