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人善被人欺(2/3)
    自由战士工坊。

    无尘组装室搭建很简单,不过是用几张防尘膜搭个四方形的空间,加上静电,再加上鼓风、滤网吹上一阵,组装室内空气的尘埃基本就干净了。

    这前后花了张远不过半小时,搭建完成后,张远驾驶着装配,开始一个一个零件的装配起来。

    脑海记忆告诉他,装配甲有很大讲究,一万多个零件,哪里装配不到位,平时看不大出来,但当甲战士做出极限动的时候,那就有可能会造成局部应力集而导致甲崩溃,那可就害死人了。

    在地球联邦,组装甲由全自动器人搞定,每一台出厂甲都有严格测试环节,所以甲品质完全可以放心。

    显然,老霍顿的这个工坊完全没有这个条件,这里依旧是半人工半械的落后方式,只能依靠组装者的经验和技术。

    这不是说星光照耀之地甲落后,相反,这地方的高端甲技术领先地球联邦至少一个时代,只不过真正先进的技术,掌握在那些贵族和豪门里罢了。

    这是张远第一次装配精灵射,所以他开启着械之心,整个人也是全身贯注,不敢有丝毫马虎。

    一旁的林可则给张远打下,一会儿看着一点一点成型的甲,一会儿又看着专注装配的张远,脑子里又回想之前张远吓走迈克的一幕,忽然觉得十分心安。

    在新月号的时候,张远组装过一次盾卫1型,经验还是有一些的,这时候又开启械之心,整个装配过程完成的非常顺利。

    大约5分钟后,一台精灵射的架就出现在仓库之。

    猛地一看,这台精灵射也没什么特别的,表面灰扑扑的,和一旁组装了一小半的精灵射看着也差不多。

    但在内行人眼里,双方的差距可大了去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林可走上前,带着套的小心翼翼摸着甲表面的装配接缝,完全严丝合缝,用摸过去,只能感到非常流畅的曲线,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缝隙的存在,甚至用眼睛瞧都必须仔细看才能发现接缝。

    她非常清楚做到这一点的难度。

    “真是太美了。”她忍不住赞叹。

    张远没有闲着,开始做甲的动力测试,将扭力器接上甲内部的万向联动轴承,打开扭力器后,被吊在半空的甲脚就开始走动起来。

    张远一项一项的测试过去,记录下数据,到了最后,他报出数字:“械传动效率达到96%。”

    “我的天哪。”林可吃惊地捂住嘴巴:“这比一等品还要好,这是特等品了。”

    一等品的传动效率是85%到90%,高于90%就是特等品,放在市场上要价格要比寻常甲高出至少0%。

    对此,张远不算满意,在他眼里,这台甲只能算一般,甲上有太多无法避免的瑕疵,虽然是他打造的,但在他眼里,这东西和残次品也差不多。。

    如果让他放开脚,绝对能将传动效率提升到99%以上,可惜,那太过惊艳,会惹大麻烦。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充满怒火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你说什么?退订?红狐,你这是在耍我吗?”

    是老霍顿的声音。

    林可一听他的话,脸色就变得惨白,她转头看着张远,低声道:“红狐就是精灵射的买主,他反悔了。”

    “他应该交了定金的吧?”张远问。

    “是交了,但定金只有5000块,现在他不要了,这台甲就白打造了。”

    正说着,张远就听到前门再次传来霍顿的咆哮声:“红狐,你特么还要找我退定金,你给我滚,没门!”

    “哐当~砰~”前门传来砸东西的声音,随后前门伙计的声音响起来:“别打啦!别打啦!”

    声音,还有老霍顿的痛哼声。

    竟然还打起来了,事情有些闹大了,张远急忙从装配上跳下来,拿着一根铁棍就要冲出去。

    “等等!”林可大喊一声,她飞快冲进一边的休息室,再出来的时候,里就拿着一把霰弹枪:“没事时候打印的古董枪,正好用来防身。里面有发子弹!”

    “明白了。”张远对这种老古董的原理还是知道的,看了几眼,就知道该怎么用了。

    他按着霰弹枪冲出去,到了门口,就看见老霍顿倒在地上,满脸是血,一个身材结实的一个剃着板寸头的红发壮年男子正拿脚狠狠踩着老霍顿的瘸腿,用力很大,每踩一下,老霍顿就闷哼一声。

    张远看的心头火起,‘咔擦’一声霰弹枪上膛,枪口直指板寸头的脑袋,厉声道:“你给我住!”

    板寸头见到张远里的火枪,便停下了动作,后退了一步,把举了起来,虽然如此,但他却一点都害怕,脸上还带着痞笑:“哈,打了老的,跑出两个小的。你这小子看着不大,胆子倒是不小,敢拿这样的老古董威胁你红狐大爷!”

    林可也出来了,见到地上的老霍顿,一声惊呼,冲过去检查老霍顿的伤势,看了几眼,眼泪就落了下来,她怒视着板寸头:“红狐,你好狠啊!”

    红狐冷笑:“我狠?我要真狠,就该直接要了他老命,敢吞我红狐的定金,真是吃了老虎胆了!”

    张远听得皱眉,他看向周围,已经有许多人围上来看热闹的,有佣兵,有旁边开店的,有愤慨的,有同情的,有幸灾乐祸的,有纯粹看热闹的。

    张远还看到几个治安官,他们驾驶者红白涂装精锐级甲,远远地站在远处街角边上看热闹,丝毫没有过来插的意思。

    ‘达利蒙城内,只要不装备大威力武器,只要不闹出人命等影响恶劣事件,治安官都是视而不见,尤其是最外面的这一圈城区,治安情况极差,打架斗殴事件数不胜数。’这是玉玲珑告诉他的,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张远问道:“你就是精灵射的买主红狐?”

    板寸头嘿嘿笑:“是啊,我是。”

    “你既然买了,交了定金,现在不要了,还要什么定金?”张远冷笑。

    “这老头坑我,8万的精灵射,他硬要卖10万,你说我要不要拿回定金?”红狐嘿笑。

    林可听了大怒:“放屁!哪有8万的精灵射,你给我找出来看看!”

    “还真有,我这里有一台特价,就卖8万。”一个年人声音响起,张远转头一看,正是昨天的迈克。

    他一下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这就是迈克在报复,但同时,张远也想明白另一件事,那就是在星光照耀之地,拳头是唯一的道理,其他都是放屁!

    ‘啪嗒~’张远将里的霰弹枪里的子弹全卸了,霰弹枪成了一根铁棍,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因为用枪容易出人命,到时候会麻烦缠身,但纯打架的话,治安官都懒得管。

    里握着霰弹枪枪把,张远大步朝红狐走过去:“定金我们不退,你想怎么着?!”

    “呀喝,小伙子胆子挺大,还想来硬的?”红狐一脸兴奋,他身高一米九,普通级身体强度,对面就一个十六岁小屁孩,不过一米,就算拿着铁棍,他一只就能打的他满地找牙。

    “张远,快回来,把定金退给他!”霍顿喊起来,声音含糊,他门牙被打掉了。

    张远没听霍顿的,这不仅是为了霍顿,也是为了他自己,今天正好痛快打上一架,让达利蒙的人认识认识他张远。

    这就是达利蒙外城的生存逻辑,你不狠就遭人踩,会一直被人踩到烂泥里去。

    大步前冲,红狐也朝他冲过来,两人很快冲到一块,张远挥动霰弹枪就砸过去,霰弹枪身划过空气,带起‘呜’地一阵恶风。

    张远这一下没用什么招法,就是街头打架的架势,而且他只使出了2分力气。但狂暴级身体的2分力量,岂是普通级强者能抵挡的?

    红狐看的一惊:“啊~好快!”

    这念头刚闪过他脑海,他左胳膊就被砸了一下,‘咔擦~’臂折了,剧痛袭上心头,红狐一下被打的摔在地上。

    张远走过去,一枪托又砸在红狐腿上,‘咔擦~’红狐腿也被打折了一条,他嘴里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声。

    张远也不停,一枪托又将红狐的右胳膊也打折了,然后才走上去,一脚踩在红狐脑袋上,将这佣兵脑袋踩在路边臭水沟边上,低下头,问道:“你还要不要定金了?”

    “不要了~呜要啦~”红狐脑袋被踩着,脸上已经被踩出血了,他声音听着很是含糊。

    张远脚上用力道:“我家大叔被你打伤了,你给我赔钱,没有10万星盾,你今天别想走!”

    “唔没钱,没钱!”

    “你不是买了一台8万的精灵射吗?啊,你要没钱就用甲抵押!”

    “我我好,甲给你,你放了我吧,我错啦!”红狐感觉自己脑袋都要被踩扁了,这小伙子看着不怎么样,但人可真狠啊,他这回算是栽了。

    “那你就滚吧!”张远一脚踹在红狐屁股上,将他踹出去十几米远,疼的红狐哇哇惨叫,牙齿磕在地上,生生磕掉了颗。

    一旁的看客们也看的大跌眼镜,本来以为这眉清目秀的少年会被打的哭爹喊娘,结果反倒是红狐被打的跪地求饶,两条胳膊一条腿都被这狠小子生生打断了,这个大反转真特么比演戏还精彩。

    也不知道老霍顿是从哪里找来的小伙子,竟然这么能打,出还这么狠,看来以后遇见老霍顿,得客气一点啦。

    人群,也有红狐的几个佣兵朋友,这会儿他们却都在一边看着,没有半点帮红狐找回场子的想法,虽说拳头大是道理,但达利蒙也有基本的规矩,佣兵也都要脸面。

    红狐打不过一个小屁孩,他们再冲上去围殴,这脸就没法要了,以后谁还会找他们合作?

    远处站着的几个治安官丝毫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外城这些佣兵大老粗一言不合就会动,一天不打架就皮痒,他们哪里管得过来,只要在城里不闹出人命就好了。

    这时候,几个治安官就只当看了一场好戏。

    “那小子看着个子不高,没想到出还挺快。”

    “深红帝国人都这样,看体型根本看不出力量。”

    “老瞎眼倒是找了个好帮,我看迈克这回吃不住他了。。”

    “哈哈,我看也是。”

    另一边,红狐也是被张远欺负狠了,乖乖交出了刚到还没捂热的精灵射,然后被几个朋友拖着,灰溜溜地走了。

    一直走出去一百多米,他才敢转头,冲着张远大声威胁道:“小子,你给我等着!等我伤好了,我回来揍死你!”

    “奉陪!”张远挥了挥霰弹枪,‘呜呜’的呼啸声让红狐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被几个朋友架着身体,灰溜溜地走了。

    张远见人群还没散去,心一动,忽然生出了主意,他大声道:“来来来,各位先别走。来看看我这台精灵射的架,9万,只要9万,物美价廉,谁要?!”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