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瓦尔迪 > 正文 第626章 赌博脱衣
    坐在替补席上是真无聊,尤其还是这种胜负完全无关紧的比赛,想必大家的心思都已经放在了最后的颁奖上吧。

    瓦尔迪在很不知道那些万年替补是怎么熬过去的,真需要心理强大一点,否则早就崩溃。

    坐不住了!

    瓦尔迪感觉自己痔疮都快犯了。

    不行,得找点乐子。

    想了想,瓦尔迪掏出一副扑克牌,这可是系统出品的可作弊扑克牌,自己看着背面就知道是张什么牌,而别人看起来却和正常的扑克牌一样。

    “来来来,反正也是无聊,不如我们开赌吧!”瓦尔迪大声嚷嚷起来。

    队友们看着瓦尔迪手中的扑克牌惊骇莫名。

    你居然要在替补席上玩扑克?

    真特么刺激!

    眼看着比赛胜负没什么悬念,而且更没什么意义,主力球员们其实也无聊半了,现在有人张罗着打牌,他们怎么可能没兴趣。

    “我来,我来!”

    “算我一个!”

    “看我赌神出马!”

    很快,队友们就凑过来,围成了一圈。

    很多球星都是赌徒,比如欧文、鲁尼、古德约翰森等等,就连瓦尔迪前世也是喜欢赌博,瓦尔迪这是在本色演出。

    对面看台的球迷们看见球员们凑在一起,但却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而摄像机却能够清楚的捕捉到这一幕,所有人看见瓦尔迪手中的扑克牌,都傻眼了。

    这边场上踢得热火朝,你们居然在替补席上要玩牌?

    这也太荒唐了吧!

    不过一想到瓦尔迪在这里,貌似他们做什么都不奇怪呢!

    相比瓦尔迪曾经的事迹,这真只是儿科。

    这么多人,貌似只能梭哈了,瓦尔迪可没有功夫挨个教他们斗地主规则,要不然这帮蠢货还没闹明白怎么玩呢,那边比赛都结束了!

    “那么,赌注是什么呢?如果赌钱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伊布兴致盎然的道。

    确实,如果大庭广众之下赌钱,真有点不太合适。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就赌脱衣服的。一会开始之前给大家三分钟时间穿衣服,然后就以衣服为赌注,一局结束,大家各自脱完衣服集体到场边和球迷互动,怎么样?”

    瓦尔迪坏笑着出了自己的提议,反正他可以作弊,为什么不玩的大一点?

    他的意思也很好理解,举个例子,底注是两件衣服,瓦尔迪牌面大,先话。

    “一件衣服!”

    别人如果觉得自己牌不错,那就可以跟注。

    “我跟一件衣服!”

    当然,最后的梭哈肯定就是身上所有的衣服了。

    牌局结束,你输几件衣服就脱几件衣服,如果你全输了,那对不起,请开始你的裸奔。

    听见瓦尔迪的提议,几个牲口面面相觑,要不要玩这么大?

    不过显然人是最受不了刺激的,在瓦尔迪那一副“样,我就知道你们不敢玩!”的表情刺激下,几个牲口纷纷拍着胸脯表示——谁怕谁?

    于是,球场边的赌场开始运营了。

    随着瓦尔迪一声口令,替补席上的球员们疯了一样的冲进更衣室,必须抓紧时间先把自己武装起来,衣服多才有底气啊!

    这呼啦一下,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怎么国米替补席球员一眨眼的功夫都跑没影了?

    难道地震了?

    就连曼奇尼都是莫名其妙的,这帮混蛋要造反啊?

    不过很快,他们又重新出现在场边,回到了替补席上,只不过这时候,每个人都是里三层外三层,恨不得把自己包成阿拉伯人。

    就算是手最慢的麦孔,身上都套上了三件球衣,而且袜子也是一双接着一双。

    幸好这还不是酷夏,否则不用输,他们自己就先把自己闷死了。

    虽然瓦尔迪觉得自己不会输,但为了避免被队友们发现端倪,所以也装备了不少。

    赌局正式开始。

    害怕裸奔没有参与的斯坦科维奇发牌。

    底注两件衣服,底牌和第二张牌发完,轮到第二张牌最大的麦孔话了。

    麦孔一只脚踏在椅子上,一副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发狠道:“我下10件衣服,你们敢不敢跟?”

    不过麦孔话刚完,就被伊布一脚踹在地上,随即几个人的大脚丫子就往他身上招呼。

    “我特么身上一共也没有十件衣服!”

    “你这是让大家同归于尽啊!”

    “日,能不能好好玩耍,你信不信我分分钟扒光你!”

    躺在地上的麦孔最后虚弱的伸出手,弱弱的出一句话,“那我下一件衣服!”然后,麦孔又躺下了。

    一件衣服大家还是能够承受的,于是大家纷纷跟注。

    第三张牌发出来,就已经可以看出一点形势了。

    还是麦孔这孙子最大,居然凑成了一对儿,其他几个人包括瓦尔迪在内,则好像什么都靠不上。

    麦孔得意洋洋起来,又开始浪起来了。

    “我下五件”还没等完,看见大家不善的眼神,瞬间改口:“我下三件衣服,这回总行了吧!”

    这一次,大家就谨慎了许多,三件衣服不少啦!

    而且从牌面上来开,麦孔一对儿k其实也不了,就算发完牌,他们可能也未必比一对儿k大!

    所以马克斯韦尔不动声色的弃牌了,萨穆埃尔想了想,也扔了牌。

    瓦尔迪心中感叹,你们这都是明智的选择啊!

    不过其他几个人咬咬牙,不服输的还是跟着下注。

    “我就不信我连一对都比不过!”

    “就是,我这显然是同花的牌面!”

    第四张牌发下来,不大局已定,但形势已经十分明显。

    瓦尔迪明面上也凑成了一对,当然,没有k大。

    而此时,牌桌上只剩下瓦尔迪、麦孔、马特拉齐和维埃拉四个人。

    随着最后一张牌发出来,对于瓦尔迪而言,局面已经彻底明朗了。

    明面上,瓦尔迪是一对10,麦孔是一对k,马特拉齐是四张红心,维埃拉则是散牌,但有一张a。

    看马特拉齐那个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好像凑齐了同花一样,而麦孔也信心满满,因为觉得自己一对k已经是最大的了,别人都是虚张声势,他就不相信维埃拉底牌真是一张a。

    这里面只有瓦尔迪最有底,因为他知道所有人的底牌。

    维埃拉在诈,他底牌不是a,只是凑成了一个对;

    马特拉齐也在诈,他不禁没有凑成同花,连对儿都没有;

    至于麦孔,也是虚有其表,一对k就是他的牌面;

    而瓦尔迪的底牌,则又是一张10,也就是,揭开底牌的时候,就是瓦尔迪赢了。

    不过瓦尔迪可是演技派,这时候怎么可能不演一波?

    其实不对,应该本色演出最合适,因为他只有装作底牌就是很大的样子,才能让几个牲口怀疑他在诈。

    这时候,大家各怀鬼胎,都变成了实力派。

    “敢不敢梭哈!”马特拉齐一副要把全身衣服都压上去的样子,极其猖狂嚣张的道。

    他是在给麦孔施加压力,如果麦孔不跑,那他就得跑了!

    而麦孔这时候真在犹豫,就害怕别人底牌出问题,不过麦孔还是算了算自己身上的衣服,最后选择赌一把。

    “我下三件衣服!”

    马特拉齐惊讶的看着麦孔,“你还真敢继续下啊,我这么大的牌你都不怕?好吧,我弃牌!”

    很干脆,马特拉齐知道自己赢不了,又怎么可能继续跟注。

    维埃拉却是个猛人,这时候怎么可能认怂?

    “我加两件衣服!”一拍椅子大声喝道。

    麦孔心中咯噔一下,心难道维埃拉真的是一对儿a?

    看着麦孔那副表情,瓦尔迪心里已经笑得不行。

    这时候,轮到他话了,瓦尔迪面无表情的了一句话:“梭哈!”

    瞬间气氛凝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瓦尔迪身上,惊异不止。

    他怎么敢梭哈?

    麦孔觉得不对了,心你们是不是唬人啊,我就不信你们牌都那么大。

    “梭哈!”

    麦孔也跟着梭哈了。

    这回轮到维埃拉弃牌了,没能诈到人,那也只能自己闪人。

    麦孔哈哈大笑一声,已经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我就不信你能赢,我就是一对儿k,来吧!”

    完麦孔掀开了自己的底牌。

    瓦尔迪撇撇嘴,看向麦孔的眼神中充满了戏谑。

    “让我算算你一共应该脱多少件衣服,2+1+3+,不对,你梭哈了,你得裸奔,哈哈!”

    完,瓦尔迪把底牌一掀,赫然是张10。

    麦孔瞬间昏厥,躺在地上开始装死。

    不装死不行啊,难道还真裸奔去?

    其他人整齐的“嘁”了一声,对麦孔这种装死的行为表示不屑。

    “赶紧起来,我给你留点脸,让你身上剩一件,赶紧出去露脸吧!”

    瓦尔迪自然知道不可能让麦孔真的裸奔,留一件裤衩已经是极限了。

    虽然几个牲口不太情愿,但愿赌服输,况且他们也不至于脱得浑身一丝不挂。

    于是在球迷们不可思议的惊呼声中,国米替补席前开始上演惊艳的脱衣秀。

    几个开始就弃牌的牲口脱了几件衣服,发现身上还是里三层外三层,接着直接脱了一个干脆,这么长时间的罪是白受了;

    马特拉齐上面脱完脱下面,最后除了裤衩就剩下一只袜子,想了想,干脆把这孤零零的一只袜子也脱了下来,光脚上阵;

    维埃拉有点大意,这货刚才抢的有点少,拖着拖着就觉得不对劲儿,貌似自己身上衣服不够脱啊!

    于是可怜兮兮的看着瓦尔迪,意思再明显不过。

    亲,让我也留一件呗!

    瓦尔迪不耐烦的摆摆手,朕准了!

    最后就是麦孔了,这货根本没有讲条件的余地,脱了个溜光,身上就一件裤衩。

    看台上球迷们的惊呼声已经快要穿破地球,电视转播画面已经不去捕捉场上镜头,而是紧紧的盯着国米替补席,直播这场脱衣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