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的私有宝贝陆浩然冷熙婷 > 章节目录 第078章 精彩的斗智斗勇
    好看的言情小说网

    “没诚意。”冷熙婷不冷不热的将手中的蛋糕放在了桌上,就当他这是在开玩笑,也并没有当真,看向他,转移话题,“说吧,

    你到底把我留在这里想干什么?囚禁我?”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陆北辰看向了桌上的蛋糕,眼底的神色被纤长的睫毛遮掩。

    她豁然站起身来,目光带着一丝犀利的瞪向他,“我说过了,陆北辰!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这样卑劣的人,怎么配得上我?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

    “卑劣……”陆北辰缓慢的咀嚼着他这两个字,眼底带着一丝看不透的神色,“何以见得?”

    冷熙婷眼底带着一丝鄙夷,“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在跟我装傻吗?既然你跟我装傻,那我就一件件,一条条的跟你说清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了顿,“既然你之前跟我说过多年前在浩然把我带到你面前,你就对我动了心思,所以这么多年来,你一

    直都在筹谋算计我。”

    “几个月前你为了破坏我和浩然的婚礼,在我结婚前一夜给我下了药开始,就开始第一步算计吧?最后又制造了一次车祸,英雄

    救美,想让我对你产生好感!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你机关算尽,还是没让我对你有丝毫好感,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

    “加上这一次浩然在婚礼上被人下药,因此让我和浩然的婚礼彻底泡汤,也是你干的吧?你为了自己的私欲,什么禽兽的事情都

    干得出来,你说你不是衣冠禽兽,谁还是?”

    冷熙婷咬牙切齿的瞪视着面前这个高深莫测,腹黑的整颗心都是黑幽幽的男人,“现在,如你所愿,彻底搅黄了我和浩然的婚礼

    ,婚事泡汤,你的阴谋诡计得逞了,满意了?”

    男人放松身体,后背悠然的靠在沙发上,手指轻轻地在沙发扶手上节奏规律的叩击着。

    他明明拥有一张高贵、立体的脸,可是那不可一世的神态却是叫人心头一颤。

    “说完了?”他半倚在沙发上,抿唇,眸色冷冷淡淡的,看不出温度,“如果说这一切跟我没关系,你会信?”

    “当然……不信!”而面前的女人是显然不会相信他的只字片言,“啧!到了现在,堂堂陆氏集团总裁,还敢做不敢当?难道你还

    想把这些事情推到别人的身上?推到吴蓉或者钟雅的身上?”

    “那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吴蓉是浩然的亲生母亲,怎么会不顾儿子的幸福,坑害设计自己的儿子?”

    “而钟雅喜欢的是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算是钟雅干的,也是受你指使!钟妍就更不可能了,虽然他对陆浩然爱慕心路人皆

    知,可以钟妍那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性格,根本就没那么大的胆子来设计浩然。”

    冷熙婷条理分明的分析着这一切,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啪啪的击掌之声。

    “说得好!”悦耳悠扬的男音传了过来,“分析的很透彻,可你却太过自以为是。”

    冷熙婷听着他话语中若有似无,透露出来的嘲讽,脸立即就烧红的厉害!

    “你现在还想抵赖不成?”她心中有一丝害怕,怕自己的确是自以为是的分析错了。

    可是自己是不会分析错的,有能力设计自己和陆浩然的,就只有眼前这个有权有势之手遮天的男人,他的心思太过深沉,城府

    之深让人防不胜防。

    这个心机boy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就这么相信吴蓉?仅仅是因为她是陆浩然的母亲?爱屋及乌?”他的手紧紧的捏住她的下颚,一字一句,异常嫉恨的问。

    “你说是吴蓉干的?”冷熙婷的眼底闪过了一抹狐疑,随即一口打断,“我不信!你就想把你做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都栽赃嫁祸到

    别人身上!就算你想要栽赃嫁祸,也请选择一个能让人信服的人选!吴蓉?不可能!吴蓉有多爱护自己儿子是众所周知的,怎

    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痛苦,娶不上自己最爱的女人?甚至那样狠毒的在婚礼上设计自己的儿子和别的女人上床!

    如果她想拆散我和浩然,一句话就够了,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没什么辩驳的必要。”被人如此冤枉,陆北辰眼里掠过一抹黯淡,但只是一

    瞬,很快又恢复成波澜不惊,“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走。”

    “你!”因为他最后这句话,冷熙婷气得牙根痒痒,“别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别忘了,你现在还有一个把柄在我的手中捏着呢

    ,你就真的不怕我将那个秘密公诸于众,让你身败名裂?”

    “哦?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身败名裂的把柄被你捏着。”陆北辰饶有兴致的挑唇,似乎不悦又似乎不在意。

    冷熙婷陡然双眼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是你,为了陆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弄死了你的大哥陆北信!”

    听闻她的话,陆北辰轻轻的眯起了犀利的眸子,抬眸看着她的脸,眸色不带温度,“这件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冷熙婷的嘴角闪过了一抹冷冽的弧度,“几年前,我和浩然去他家玩,亲眼看见你进入了陆北信的书房,等你出来的时候,他就

    已经彻底昏厥过去,哪怕你假心假意的把他送到了医院,可还是抢救不及,如你所愿的死掉了!如果他不死,现在陆氏集团的

    总裁还指不定是谁。”

    “你以为所有人都被你蒙混过去了,认为他是突发心脏病去世,可我知道,他是被你气的心脏病发才死的!如果不是你逼迫他说

    了那些让他退位让贤的话,他也不会气死。你就是这样一个野心勃勃,为了权力地位,连自己的大哥都要残杀的禽兽!”

    陆北辰听着她说的这些信誓旦旦的话语,眸色深深的看着眼前满心满眼,对他都是厌恶的女孩,唇畔勾出几分弧度,玩味而深

    沉。

    在冷熙婷以为他会被自己这些话而惹怒或惊慌失措的时候,他却一副局外人一般的口吻,“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说这些没有任

    何可信度的话,就能威胁到我?”

    手机阅读更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