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正文 第746章 秀恩爱死得快
    “我回来了!过来让我看看这些天你们都过得怎么样?”还没进门呢,沈一宾就开始大声嚷嚷,反正现在住的是独栋别墅,和邻居隔得老远,也不怕吵着人。

    “唧唧!唧唧!”

    “咩~咩~”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儿叫唤,小六直接从门上面翻了出来,小包也从墙头露出半个脑袋来,看样子这些家伙倒是挺想他的。

    “哎呦喂,看你身上这毛乱的,这些天夏诗璇没给你们好好洗澡吧?走走走,我带你们洗澡去!”果然离家太久就是不行啊,这两个家伙可不如之前好看了,龟大仙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额,人家几百年都淡定的过来了,这才几天功夫,能有什么变化?

    “嗯?”哈儿伸长脖子看来看去,怎么也没有看到玛法里奥的身影,不禁有些急了,虽然说它的亲生孩子都已经长大了,可是对这个干儿子还是很喜爱的。

    “唧唧!唧唧!”小六手舞足蹈一番,伸手指向了茶园里,沈一宾赶紧带着哈儿一块过去,只见玛法里奥正带着它的老婆在巡视茶园,好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连沈一宾他们过来都没有发现。

    仿佛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简直心塞的不行!最受不了在我面前秀恩爱了,给我们单身狗一条活路好不好!沈一宾郁闷之极,悻悻地说道,“走喽,我带你们洗澡去,给你们好好收拾收拾,然后咱们就开始做饭,这些天你们没怎么吃好吧?”哼,一会儿我坚决不做五香花生米、焦糖腰果这些玛法里奥最喜欢的菜。

    到了浴室里,小六显得格外兴奋,一会儿把脑袋埋进浴缸里,一会儿又开始给小包身上泼水,玩得好不开心,可小包似乎有点没什么精神,一副蔫蔫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家里的东西吃完了?”沈一宾有些疑惑,院门一直开着啊,你想吃什么就自己上山去找呗,再说了,临走时我把几个冰箱都塞满了,应该完全够吃啊?而且夏诗璇好像没和我说过这些吧?

    “咩~咩~”小包无精打采的应了两声,就再也不说话了,任由沈一宾给它涂抹洗发液和护发素,这俩家伙身上的毛可真多啊,洗个澡就用了好几大瓶的洗发液、护发素,嗯,等到时候要卖出小包的时候,必须把这笔开支也加进去!

    “好了,明天我一早就带你上山去吃新鲜的。”沈一宾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可能是那些从悬崖上采摘下来的灌木野草在冰箱里放久了不太新鲜,小包吃了这么多天肯定会觉得不舒服,他也找不到其它解释了。

    洗完澡出来,沈一宾就开始做饭,专门挑小六和龟大仙最喜欢吃的,也没少了五香花生米和焦糖腰果,哎,玛法里奥这孩子不厚道,咱不能跟着它学啊。

    结果到了饭桌上,沈一宾又郁闷了,只见这两个小家伙一会儿你喂我一颗花生米,一会儿我给你拿一颗腰果,简直腻味的要死,简直比那些在大学食堂里互相喂饭的小情侣还要可恶,好像把你们俩拉出去烧死啊!

    然而沈一宾终究还是没有忍心,气鼓鼓的端着饭碗出去了,“我去看看小包吃的怎么样!”在下认输了,在下不看还不行么?

    “盐放的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加点儿?”沈一宾看到小包好像吃得依旧津津有味,似乎和当初没什么区别,这下他愈发的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吃完饭开始喝茶的时候,小包和小六较上劲了,一个一连干掉沈一宾二两武夷山大红袍,一个一口气喝了三壶猴儿酒,只把沈一宾心疼的不行,你们倒是给我留点儿啊!

    喝了这么多茶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小包的休息,刚到十点钟这家伙就回到自己的窝里睡觉去了,沈一宾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准备睡觉,至于玛法里奥两口子,又开始在自己的豪华别墅里闹腾起来,让沈一宾不得不关上了阳台的门,才能稍微清静些。

    “走喽,我们去找吃的!”刚吃过早饭,沈一宾就带着小包它们准备登山了,如今山腰上那几片悬崖上的植物几乎已经被小包搜刮干净,他们连续爬了两个小时,方才找到合适的地方,小包跳上去美滋滋的吃了一顿。

    “咦,好像是比昨天精神了点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新鲜植物的愿意,小包似乎恢复了几分精神,可还是没有去蜀中前那么活泼。

    不行的话等一会儿听完吕丘建的汇报了咱们再来一趟,沈一宾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到家里开始准备做饭,顺便给吕丘建打了个电话,让他早点过来好一起吃午饭,小六它们则开始在院子里玩闹。

    菜做得差不多了,沈一宾从厨房里出来,打算看看吕丘建到了没有,结果刚一出门就看到玛法里奥两口子又在秀恩爱了。

    院子里的蔷薇花已经开了,玛法里奥也不知道是不是从电影里学的,就像去摘一朵送给它老婆,谁知道一不下心被蔷薇的刺扎破了爪子,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果然是秀恩爱死得快啊!沈一宾赶紧跑了过去,“小六,把龟大仙叫过来!”旁边就是上次从外面移植回来的那种野草,赶紧让龟大仙过来给玛法里奥治一治。

    哈儿拖着滑板载着龟大仙冲了过来,龟大仙和当初在仓库外面一样,不紧不慢的咬下两片叶子在嘴里咀嚼半天,然后涂抹到了玛法里奥的爪子上,玛法里奥爪子上的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住了。

    “好了好了,没事儿了,最多明天就能好了!”沈一宾轻声安抚道。

    “吱吱!吱吱!”玛法里奥应了两声,就继续去和自己的老婆腻歪去了,沈一宾起身打算回去继续做饭。

    “沈先生,这是什么草啊?竟然这么神奇?”忽然吕丘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就在刚才院子里闹哄哄的时候,他就已经到了,刚好看到了刚才那神奇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