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第620章 你还会啥
    这块石头挺大,沈一宾整个人趴在上面还显得宽敞,只见龟大仙儿趴在最前面的地方,脑袋朝着朝阳,伸长脖子吞吐着空气,每吞一次就好像吞了一整颗汤圆一样,顺着脖子咕咚一声滚落腹中,这空气硬是被它吞出了实物的效果。

    啧啧,看上去还真是神奇,不过这姿势实在是有点太羞耻了吧?沈一宾有些为难,这方法的确颇具诱惑,可是这姿势确实有些让他下不定决心来,四肢趴在地上,背部微微拱起,脖子伸得老长看着朝阳,实在是有些别扭啊,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怪难为情的。

    沈一宾左右瞅瞅,庄园里的物业人员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边,除此之外附近就没有其他人了,沈一宾这才下定了决心,我还是试试看吧,反正也没人注意,再羞耻还能有当初跟着贱贱练嗓子的时候,在公园里那么多大妈大婶面前学狗喘气丢人?

    于是他也学着龟大仙的样子,两只前臂趴在石头上,膝盖弯起朝着东方跪下,脖子费力的伸得老长,照着龟大仙的节奏吞咽着清晨的空气。

    别看龟大仙做这些动作简单,可到了沈一宾模仿的时候就难了,胳膊和膝盖压着硬邦邦的石头有些疼且不说,还能勉强坚持,可这简简单单的吞咽空气却怎么也学不会,人家龟大仙每吞一次就像吞汤圆一样,落入胸腹发出铿锵之声,可沈一宾吞咽的都是一股股的空气,完全没办法将空气团成一团,更别说发出这样的声响了。

    这玩意儿好像有些难啊,果然修仙不是每个人都学得会的,沈一宾渐渐有些想要退缩了,这胳膊腿都开始发酸了,我怎么还是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这时候,龟大仙儿结束了早晨的修行,缓缓回过头来,两只绿豆般的小眼睛刚好和沈一宾对上,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沈一宾的动作。

    “我说,我到底那儿做得不对,怎么看起来完全没有你那种效果啊?”沈一宾忍不住出声问道,大师,您就指点指点我吧。

    龟大仙缓缓爬到沈一宾身前,先是抬了抬自己的前爪,然后放到石头上摆出了一个姿势,沈一宾仔细瞅了瞅,好像和自己摆放前臂的姿势稍有区别,他赶紧照着龟大仙的样子做了调整,膝盖也是一样的,他的姿势距离龟大仙的正规姿势还是有些差距。

    哎呦喂,你别说这动作可比刚才的难多了,这稍一调整我就浑身难受,似乎有点儿坚持不下去了,刚刚一分钟沈一宾就憋红了脸,从胳膊、膝盖到脊椎,没有一处不难受的!这动作实在是有些考验人的耐心。

    龟大仙却是微微点头,似乎对沈一宾的学习进度表示满意,沈一宾见状硬是坚持了下去,他估摸着要是连这点也坚持不下去的话,龟大仙恐怕就不会给他传授接下来的内容了。

    果然,在坚持了五分钟之后,龟大仙又有动作了,只见它爬到了沈一宾的正对面,将嘴巴大大张开,吓得沈一宾下意识就要往后退,这乌龟咬起人来可是很狠的,说啥也不肯松开,必须给它身上慢慢浇水它才会放松,起码得花上十来分钟。

    还好龟大仙并没有发起攻击的打算,而是伸出自己粉嫩的舌头,将舌尖伸到外面然后弯起来缩口口腔之中,舌头中间就好像包裹着一团实质的物品一样,这团实质的物品顺着喉咙落入胸腹之中,发出咕咚的声响,它这是在给沈一宾演示如何正确的吞吐紫气。

    原来是这样啊,不是凭借喉咙呼吸空气,也不是用鼻子,而是用舌头将空气卷进肚子里去,沈一宾这才恍然大悟,要不是龟大仙凑到他眼前演示,他那里能猜出其中的诀窍?

    我也来试试看!于是沈一宾也学着龟大仙的样子再次伸长了脖子,对准东方的朝阳将舌头从嘴里伸出来,竭力伸到最长,然后舌尖微微翘起,幻想自己的舌头也抱住了一团实质的物品,缓缓收回嘴里,小心翼翼的将这团实质物品收回口腔,随后喉结微微一动,这团实质的物品随之落入胸脯之中,发出微弱的声响。

    别看沈一宾的块头比龟大仙大了无数倍,喉管也粗了许多,可是他闹出来的声响却远远不如龟大仙,如果把龟大仙吞吐紫气的声音比作雷响,沈一宾发出的声音顶多就和咳嗽差不多,境界上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不够给力啊!沈一宾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想想人家龟大仙骑马练习了两百多年,我这才是第一天呢,能发出声响就不错了,那能一开始就达到人家的境界?

    于是沈一宾再接再厉,继续努力起来,伸长脖子朝着朝阳的方向,一次次把舌头伸出去,吞吐着朝阳的紫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龟大仙再次行动了,它起身调转方向爬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瞅着沈一宾,似乎是让他结束锻炼跟上。

    沈一宾这会儿已经是手酸腿麻、头晕眼花了,一见这个动作,顿时趴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别看仅仅是吞咽空气,动作的难度可是不低,对体力的消耗也挺大的。

    从大石头上爬下来,沈一宾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剩下的半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

    呕我怎么觉得有些恶心啊?半瓶水下肚,沈一宾不仅没有感到轻松,胸腹之中反而涌起一阵儿恶心的感觉来,连忙双手扶着膝盖弯下腰来,干呕了几声,吐出了几口又浓又黏的痰液来。

    “你这到底是什么练习啊?怎么把我折腾成这样了?”我当初跟着史高飞锻炼耐力和跟着小六锻炼剑术的时候,似乎都没有这么难受啊?

    嗯?好像有点不对?几口浓痰吐出来,沈一宾忽然觉得自己胸腹之间一阵儿清爽,就连呼吸也轻松了许多,难道说这种呼吸的方法真的有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