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第442章 来,搞个大工程
    “嗯!嗯!”看到自己的形象被光头强、玛法里奥和ar合力创造出来,哈儿高兴地满地打滚连连直叫,一会儿凑到跟前仔细打量这只熊猫和自己还有那些不像的地方,一会儿又跑到楼上从冰箱里找出各种食物来给它们吃,一会儿又忙着清理木屑,简直忙得不可开交,沈一宾还从来没见过哈儿这么勤快过。

    就连小六也有点忍不住了,直接从树上跳下来一拐一拐的走到跟前,抱着其它几个树根摸来摸去,似乎在琢磨那个树根雕成自己的样子比较好。

    渊则拿着画板不停的在上面画来画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看样子是打算从ar的雕刻艺术寻觅一些灵感,这让沈一宾不禁大为佩服,果然不愧是大师级的设计师啊,无论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学习进步,可比我强多了。

    店里的客人们看到他们都挤在水池边,也好奇的围了过来,当看到那两个栩栩如生的树根时,不禁大为惊讶,我去,我是不是眼花了啊?会搞艺术创作的动物?当下就有人激动地询价了,“老板,那只啄木鸟卖不卖?你开个价我保证不还价!”

    “对啊,对啊,老板你就说个价呗!”这些人双眼放光,纷纷看向沈一宾和ar,这样的宠物简直太让人喜欢了。

    “额,暂时还不打算卖,你们可以看看店里其他宠物么?它们也都是非常聪明伶俐、健康可爱的啊。”沈一宾摸出打开软件查了查他们的亲和度,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达到最低要求,沈一宾只好婉言谢绝了,哎,果然未来宠物店的这些宠物都不好找主人啊。

    “哎,老板也太不够意思了,还藏私舍不得拿出来卖!”众人齐齐发出遗憾的叹息声,不过转念一想,我要是有这么聪明伶俐的啄木鸟,我也舍不得让给别人啊!好在之前举办选秀大会给贱贱找主人的事情在云市已经是耳熟能详了,所以他们也没有继续坚持,就蹲在那里继续观看起这群宠物的艺术创作来。

    “咦?老板,啄木鸟不买的话,那这几个根雕能卖么?要是买的话我现在就付定金。”这些人又把目标放到了ar创造出来的作品上面,虽然买不到啄木鸟可能买下它的作品也是好的啊,这两件作品看上去似乎非常不俗,不管是摆在家里做装饰还是放起来等升值之后再转买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亲,您没看见它雕的是我的脑袋么?你把我脑袋搬回自己家去怕是不合适吧?”知道的是我的头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隔壁老王呢。

    “呵呵,还真是有点没注意到。”问话的那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的确,把沈一宾的脑袋带回家去好像真的不怎么合适啊?不过这些人可没有那么容易放弃,很快他又看了另外一件作品,“那,老板,那个熊猫的雕像总可以卖吧?”

    “嗯!”这回不等沈一宾发话,哈儿先紧张了,它一听到这话赶紧扑上前去一把抱住那个树根,眼睛死死地盯着刚才问话的那人,这可是它的宝贝,才不肯让给别人呢。

    “你也看到了,哈儿很喜欢这件作品。”这下倒是省了沈一宾的解释,他耸耸肩道,“你总不能从哈儿里抢东西吧?”

    “就是,看看你把哈儿都吓成什么样了!”人群顿时响起一片附和声,立刻就有人站出来批判他的行为。

    “哈儿乖,不怕不怕,他也就是开个玩笑,不是真的要卖,咱不用担心。”还有人出言安慰哈儿,“他要是敢拿走,看我们怎么收拾他。”胆敢吓唬咱们云市最受宠爱的熊猫,你到底想不想在云市混了?这人顿时成为众矢之的。

    “我错了,我错了,我就开个玩笑,不是真的要买,我道歉,我给哈儿道歉还不行么!”他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不谨慎了,连忙向哈儿作揖道歉,哈儿这才慢慢放开了树根,让光头强和玛法里奥它们可以继续加工,可它的眼睛还是警惕的盯着这人,生怕他有什么动作。

    得,看样子好像不太适合在店里继续做这些事情了,要不带到工地上去做?看着人越来越多,不仅影响到它们的艺术创作,还影响到店里的生意了,沈一宾开始琢磨着解决的办法,嗯,这个办法不错,那边不仅清净而且风景也好,说不定还能激发ar的创作灵感呢。

    “我去做饭了,咱们吃完饭出去玩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沈一宾上到二楼开始做饭,麻溜的整治出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他这此还专门给ar准备了清蒸蜂蛹和炸蚕蛹,也不知道它喜不喜欢吃。

    “kik!kik!”这两道菜果然对了ar的胃口,鸟嘴不断的啄击着自己的饭盆,舌头一伸一卷,蚕蛹和蜂蛹就到了嘴里,看上去它吃得很是开心。

    喜欢吃就好,要不然我就只有去研究怎么烹饪虫类的黑暗料理了,清蒸蜂蛹和炸蚕蛹一般人还能下得去筷子,可虫类料理她们怕是有点顶不住啊。

    吃过饭,在顾客们的叹息声,沈一宾带着这些宠物拉着树根离开了宠物店,驶向工地那边,到了工地,将树根卸在溪水边,它们继续忙活起来。

    光头强两口子暂时也顾不上忙活自己的别墅了,依旧留在这里帮着ar啃树根,渊则先去工地上检查下工作,沈一宾找了个块石头坐下,看着它们工作。

    没有外人的打扰,以及配合默契度的增加,它们的工作进度越来越快了,眼看着沈一宾整个脑袋已经被ar从树根里剥离出来,哈儿的形象也渐渐丰满起来。

    这时候渊也回来了,他拿出画板将这两座雕像用速写记录在纸面上,又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沈一宾说道,“阿宾啊,这么一个个单独的雕像好像有点单调,要不咱们搞个大工程吧?”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