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第434章 快抓住我的鸟(1500月票加更)
    循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只顶冠全绯红,额头白色,全身是黑白相间花纹,臀部浅绯红,两翼及外侧尾羽白点成斑的啄木鸟正在一棵已经没多少树叶的大树上梆梆梆梆梆的啄个不停,时不时的从树皮下面叼出一只虫子吃掉。

    这次要找的该不会就是这只啄木鸟吧?沈一宾连忙让哈儿和小六趴下去,然后摸出把宠物雷达的地图放到最大,再左右移动测量一番,发现如果这棵大树上没有其他动物的话,那么这只啄木鸟就肯定是自己要找的目标了。

    连忙从脖子上取下望远镜,对准那颗大树一寸一寸的搜索起来,经过五六分钟的仔细查看,沈一宾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动物的存在——如果树皮下面的虫子不算的话——这只啄木鸟就是那只基因变异动物了1

    嗯,看上去好像的确比一般的啄木鸟大一些,羽毛也光泽了许多,特别是那张呈凿形的鸟喙,显得格外坚硬锐利,只见它脑袋清点,鸟嘴就轻而易举的啄穿了木头,露出了下面的虫洞,细长而又柔软的舌头闪电般从嘴里伸出,深入虫洞之轻轻一勾,一只肥大的虫子就被它从洞里勾了出来,像吸面条一样吸进嘴里吃掉。

    看它这副驾轻就熟的样子,就差说一句“这里有一只藏起来的虫子,我们可以尝试捕捉它,一只虫子可以为我们提供不少能量,它富含大量的蛋白质,是牛肉的6倍,嗯,它们的口感嘎嘣脆,味道就像鸡肉一样”了。

    “嗯?”哈儿似乎也看到了这只啄木鸟,它拉了拉沈一宾的衣角,又指了指那只啄木鸟,似乎在问是不是就是这个家伙?

    “对,得想个办法喂它吃药才行啊!”沈一宾不禁有些犹豫,啄木鸟可是能飞的,恐怕不能像抓住光头强那般容易抓到,至于用药丸的味道诱惑它,沈一宾也没有多少信心,因为大多数鸟类由于飞行生活,使嗅觉退化,除了秃鹫需要依靠嗅觉觅腐肉为食,几维鸟需要依靠发达的嗅觉,搜寻地下蚯蚓为食之外,其它鸟类似乎闻不到什么味道,就算把药丸丢到这只啄木鸟的面前,它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难道要把药丸用水化了,搓成长条状假扮虫子来骗它吃么?可是这样的话药丸的药效还在么?沈一宾同样不敢确定。

    那么,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只有想办法把它抓住然后再喂它吃药了?可要在森林里抓住一只成年的鸟儿谈何容易,沈一宾又不会飞。

    哎,要是这只不是啄木鸟而是麻雀就好了,我还可以把小锅拿出来倒扣在地上,用绑上绳子树枝支起来,再给小锅下面撒点面包屑、饼干渣什么的吸引鸟儿飞过来,然后猛地一拉绳子,小锅就会把鸟儿扣在里面,这些可是沈一宾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但是现在似乎排不上用场了,难道要挖几只蚯蚓放到锅下面么?人家啄木鸟可是不一定会搭理的。

    “小六,你能不能把这只鸟给咱捉下来啊?”沈一宾只好将希望寄托到了小六的身上,你这么能爬树总比我方便些吧?

    “叽叽!叽叽!”小六咧开嘴巴,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你如果说让它酿个酒、耍耍剑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甚至捉一些松鼠之类的小型动物也是**不离十,可抓鸟实在是有点超出它的能力范围。

    猴子也会爬树掏鸟蛋,可鸟儿一旦长大会飞了,猴子就拿它们全无办法;反倒是有一种叫食猿雕的大型猛禽专吃猴子。

    “你们在这趴着,别把那只鸟吓跑了,我回去找找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沈一宾只好悄悄地退了回去,来之前他就想过可能遇到动物不好抓捕的情况,所以也准备了一些道具,全都塞到了背包里,刚被他丢在了后面。

    回到放包的地方,沈一宾飞快的翻找起来,绳套?这个抓兔子还差不多,抓鸟就是开玩笑了;弹弓?我可没有大雄那么准的命率,再说了把鸟打坏了可就不划算了一件件的道具被沈一宾丢到一边,终于让他找出了个有用的东西,在背包的最低下放着一张小网,本来是他准备捕鱼用的,现在看来似乎也可以拿去抓鸟?

    顾不上将其他东西放回背包里,沈一宾就赶紧拿着这张网轻轻脚的回到哈儿身边,那只啄木鸟依旧在不断地啄食虫子,并没有飞到其他地方。

    “小六,我教你怎么用这个。”沈一宾将网张开,往旁边一丢,正好把玛法里奥罩在里面,玛法里奥忙脚乱也没有从网里出来,最后还是沈一宾打开网把它放了出来。

    “叽叽!”小六似乎觉得这样道具十分有趣,也学着沈一宾的样子拿着网朝玛法里奥身上一丢,再次把它罩在了里面,可怜的玛法里奥竟然成了他们练习的道具,这次玛法里奥干脆也懒得动了,就坐在网里面等着沈一宾的解救。

    一连试验了好几次,玛法里奥都快冒火了,小六总算是学会了这门艺,喜滋滋的将光剑丢到一边,把网捏在了爪子里。

    “看,一会儿你偷偷地摸过去,趁它不注意就把网给丢过去,然后把它给我抓回来。”沈一宾指着那只啄木鸟说道,“对了,可千万要小心,不要让它摔下来受伤了,一定要保护好它。”

    “叽叽!叽叽!”小六点了点头,似乎是听懂了,大模大样的爬上啄木鸟附近的一棵大树,叽叽叽叽的叫了几声,那只啄木鸟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并没有怎么在意,依旧梆梆梆梆梆的啄着树干。

    哦,这是先让对方适应自己的存在,麻痹对,然后再趁撒网?啧啧,小六这鬼主意还蛮多的么!

    沈一宾忍不住点头称赞,小六你可以要加油啊,能不能把我的鸟抓住就看这一回了,要是这回失引起它的警觉,下次在想捉可就不容易了!

    (net)